海棠书屋 > 武侠小说 > 泰阿剑魂 > 第三四五章 秦国有乱
    小寒欣赏地看了太平公主一眼,又将她抱在怀里,享受了片刻,才得意地道:“现代人就是懒惰,正所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有些还还愚蠢碰见到自己不理解的事情,就说别人是神棍、迷信之类,哎哟,总是莫名其妙的唯物主义!哈哈,我们说不定都是他们眼中的异类了!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底细,肯定会不择手段的,这就是人性!而且,越是高位的人,越是卑鄙、龌龊!”
    “嘿嘿,哥哥不会在说咱们母亲大人吧?我母后虽然是个强势女人,但不会用卑鄙、龌龊的手段,她正大光明得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小寒的脸顿时红了,随后笑了:“我说的是未来时代的现代人哈,毫无道德可言,还一个个标榜正人君子,嘿嘿,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嗯,不说也罢,关我们何事?所以说,我们的宝物也好,发现也罢,所有的东西,连一个字都不能外泄,就让那些蠢猪们继续愚蠢下去好了!哈哈,等咱们把剑养好了,我们就打开禁锢,到金星上去!说不定,咱们有了哥哥的这个神玉,还能冲出太阳系,甚至,银河系!”太平公主得陇望蜀地说。
    林雪梅扑哧一笑,乐了:“太平,你这丫头想多了吧?哈哈,咱们目前连外太空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呢!嘿嘿,想多了就不好了!”
    “嗯,你提醒得对,哈哈!好了,准备酒菜去吧,你们两姐妹这几天辛苦了,不过,还要继续辛苦!走吧,今天本公主也帮你们,哈哈!”太平公主开心地笑了。
    小寒叹气了,笑了:“过几天嬴政就要回大秦了,真儿,你去送送她吧!玲儿,你也去送送萱儿!我们就不去了,哈哈,我们有新鲜玩意儿了,大秦的事儿,让那小子痛痛快快地玩儿,咱们不再管了!政儿已经长大了,咱们没必要捆住他的手脚,让他放心大胆地干吧,这是他的使命!”、
    “诺!”真公主、姜玲公主闻言,欣慰一笑,却没有马上去庄园,反而继续留在巨舰上侍候他们!
    当然,她们也要凭借记忆,帮且裴映雪、禇心理顺玄影石。
    很快,他们就发现:原来,玄影刻下来的东西,竟是抹灭不了的,只要他们别把玄影石弄丢了,就可以随时找到需要的信息!
    嬴政就要回大秦去了,无论他,还是韩震,又或者跟来的侍卫,一个个都开心得不得了!反而齐国方面,无论是齐王,还是丞相田单,又或者姜玲公主,都恋恋不舍,可,又无可奈何,只怕含泪告别了他们!
    回到巨舰上,见姜玲公主的脸色并不爽快,太平公主冷笑道:“嘿嘿,你这丫头怎么了?舍不得萱儿?我们还舍不得政儿、雨依呢?好了,快点把心态收拾好,你这丫头今天帮梅儿、若曦做酒菜,至于这些比高科技还厉害的玩意儿,等你心情回复了再说!”
    目前,这丫头几乎有点魂不守舍了,连她都奇怪这姜玲公主为了哪般,竟如此不爽!
    “是,太平公主教训得是,奴婢知道了!只是,我跟萱儿的时间最长,所以,一直将他当成了女儿似的,这回,她去了,只怕我再见不着她了,所以,有点挂心嘛,姐姐原谅!”姜玲公主惭愧地说。
    小寒见状,叹气了,苦笑道:“女人就是感情动物,不过,很好,哈哈,我喜欢!过段时间,真公主回秦国去时,玲儿可以随他去咸阳城的逍遥居住一段时间嘛,嘿嘿!这样,满意了吗?”说完,掐了掐她粉嫩的脸,又亲了一下她的唇,才放她去了。
    果然,姜玲果然一直甜蜜,开心地笑了,然后,陪林氏姐妹做酒菜去了!
    “嗯,哥哥也心软啊!可见,感情也是你最看重的东西,否则,就不会因为小事儿而成全玲儿丫头了!哥哥,难道,我们也还要回咸阳吗?”太平公主细心地部。
    小寒笑了:“丫头,只怕我们还得去咸阳,甚至,传说中的蜀国,听说三星堆那里有点古怪,还有,我们中华大地的龙脉,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研究一下,哈哈!”
    “啊,是吗?莫非,哥哥在想能源的事情?龙脉,咱们如此吸取了那里的能量,会不会对后世不利啊?哈哈,不过,无所谓了!”太平公主笑了,却满不在乎。
    小寒叹气了,苦笑道:“龙脉我们当然不会损了,不过,能量却是要取一些的,后世的不肖子什么都敢卖,为什么要便宜他们呢?”
    闻言,无论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美人儿,都露出来痛恨之态,所以,也就觉得无所谓了,吸完了都无所谓。
    小寒突然明白了:原来,外星人对地球最感兴趣的,还是特殊能量!只不过,他们为什么便宜自己呢?
    见他表情有点凝重,太平公主瞬间就明白他的想法,笑了笑:“嘿嘿,哥哥,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玉帝哦!”
    “啊!”小寒才这醒悟了,哈哈一笑,喝得就更爽快了。
    嬴政一行回到大秦,见咸阳城的气氛怪怪的,就有点不爽快了,却不知何故,只得回了王宫,试图搞明白原因,还未问话,雨依公主就叹息了:“大王,咸阳城有祸乱了,又有人故意质疑大王的血统了!大王,你应该猜得出来哈,就是长信侯嫪毐!看来,又要下雨了,大王,我们得准备雨伞了!要不要真公主出面呢?”
    “啊!”嬴政先是一惊,随后,思索了片刻,才笑了:“哈哈,这是萱公主,对了,萱儿,这是王后雨依,你要参拜的!”
    “是,大王!萱儿拜见王后!”萱公主赶紧参拜雨依王后了。
    雨依王后哈哈一笑,将她扶起来,笑了:“妹妹不必多礼!哈哈,你们都来瞧瞧,咱们这个小妹妹多漂亮啊,哈哈,比本王后还俊三分呢!”眼睛却瞥向了嬴政,显然,她更在意嬴政如何处理长信侯嫪毐。
    “嗯,王后,这事儿不必急,慢慢来!谣言就是谣言,咱们理他干什么?只是老叔他们什么意见?”嬴政竟毫不生气地说。
    雨依公主叹气了:“这回似乎老叔有点动摇了,因为,似乎王太后也默认了!所以,局面有点不爽!不过,他应该是忠于大王的,只要咱们把事情说清楚了,应该没问题!”
    “嗯,这事儿最好还是老祖宗跟老叔私谈比较好!否则,咱们乱说,那,可能天下乱!好了,暂时不管了,翻不了天的!不过,最好咱们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嫪毐,那,就根本用不着老祖宗出面了!”嬴政思索着说。
    雨依公主想了想,才苦笑了:“我也不希望惊动老祖宗嘛,不过,老叔那里确实要交待一下的,否则,咱们大秦的根基就不稳了!”
    “嗯,好,等老祖宗回来,咱们就让她跟老叔说!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这件事儿,最重要的还是嫪毐的动向,这事儿由谁来处理比较好呢?”嬴政已迫不及待地说话了。
    胡珠儿已准备好酒宴了,笑了:“大王,王后,咱们边吃边聊如何?哈哈,多大点事儿啊,有大王在,咱们轻轻松松就可以搞定了!”
    “嘿嘿,还是珠儿姐姐想得周到!好了,萱公主侍候大王,我们继续跟大王谈事情!对了,大王,要不要把韩俊、阳泉君请来,咱们一起商议?”雨依王后又建议了。
    嬴政哈哈一笑,乐了:“今天是寡人回宫,当然就去爱妃们一起享受了!他们嘛,明天,哈哈,这种事情不必心急的!小小的嫪毐,比之吕不韦,差了何此十倍?一只跳蚤而已,雨依丫头还没告诉我由谁来处理嫪毐?”
    “嗯,大王自己决定吧!似乎由外姓将军解决比较好,不过,王太后那里可能有难度,最好,由老祖宗、老叔亲自处理,咱们闪在一边最好,嘿嘿!”雨依王后开心地笑了。
    嬴政闻言,就愣住了:这丫头什么意思啊?难道,这种事情还要让老祖宗来操心?
    可,细想一下,又觉得她的意思非常好,太厉害了,几乎可以兵不血刃;至于那个所谓的长信侯嫪毐,让他见鬼去吧!
    想了想,他终于开心了,笑了:“很好,不如,老祖宗那儿,雨依去说,好不好?嘿嘿,我有点脸上挂不住!”
    “嘿嘿,大王放心,老祖宗那儿嘛,好说!我们几个一齐上阵,如果一切如愿的话,应该很愉快的!就不知道老祖宗她们什么时候回咸阳来?大王知道她们的行程吗?唉,如此太迟了,我们就借不到兵了!”雨依公主叹息了。
    嬴政神秘一笑,乐了:“嘿嘿,我瞧她们很快就会回咸阳!哈哈,他们以为我只会玩儿,其实,我知道他们肯定要回咸阳的,因为,三星堆那里他们必须去的,那里有资源!”
    原来,他已看到了所谓的能量石,而三星堆一向是巴蜀最神秘的地方,他们肯定要去看的,而且,会很快,因为,他们喜欢玩儿刺激的!
    随后,嬴政又询问了:“其它政事呢?郑国渠修得如何了?能不能缩短工期?还有,你那个大哥韩非又如何?啊,对了,要不要把烈哥请回来,咱们好好聚聚?”
    “哈哈,大王,你问得太多了!这些事情我们慢慢回复你,总之,除了那件事,其它一切正常!只不过,俊哥跟阳泉君红过脸一次,现在没事儿,我让俊哥跟阳泉君道歉了!只要阳泉君不介意就没事儿了,唉,有时候这种事情还真是烦人!”雨依王后叹气了。
    嬴政哈哈一笑,乐了:“嗯,放心,寡人回来了,你就轻松了,不过,很多事情仍然要你帮我拿主意!啊,对了,惜花如何?还有多久生孩子?”
    “快了,应该在下月底吧!嘿嘿,有大王在她身边,她应该顺利生产了!”雨依王后甚至有点羡慕惜花公主了。
    他们正闲聊时,嬴齐就不请自到了!
    嬴政一见,有点不悦了,但又在关键时刻,叹气了:“老叔请坐,哈哈,咱们的酒宴一会儿就开始,嗯,要不要把嬴迈等老将军也叫来?”
    显然,他已感觉到这老将军有话要说了,与其他唱独角戏,不如,让那帮老家伙都来!
    “啊!”见他脸色似乎有些不悦,嬴齐先是一惊,随后赶紧赔笑道:“大王,用不着,他们只是托我来问问!想必王后已经给大王说过了,所以,咱们就想问个清楚!”
    “嘿嘿,老叔,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答案在老祖宗那儿!如果我所料不差,她们应该快回来了,到时你问老祖宗,如何?”嬴政饶有兴趣地说。
    “啊!”嬴齐先是一惊,纳闷了,随后问:“奇怪,这事儿关老祖宗什么事情啊?莫非,其中有什么玄机?”
    嬴政哈哈一笑,乐了:“这种事情自然由老祖宗管了,你信老祖宗吗?如果你信,就由她来解决!哈哈,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对不对?难道,老祖宗的话还不如太后、长信侯吗?嘿嘿,她们在玩什么,老叔不会不知道吧?”
    嬴齐的脸色这才爽快了一些,笑了:“是,那,就由老祖宗来解决!只是,长信侯呢?怎么解决?大王不至于让他继续祸乱宫廷吧?”
    “嗯,这件事情慢慢再说!总之,一切以老祖宗的意思办!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练兵,提高国力,等时机到了,我们就要出兵攻打赵国!好了,酒菜都上齐了,请坐,老叔!”嬴政说完,已亲自给嬴齐斟酒了。
    嬴齐见他如此热忱,满意地笑了:“大王,你莫怪我们如此小心,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嬴氏的基业,所以,咱们还是希望把事情弄清楚!既然事关老祖宗,那,就由老祖宗来裁决!只是长信侯的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否则,他说不定比吕不韦更麻烦!”
    嬴政闻言,不觉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