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收了灵石,笑的见牙不见眼:“客人不知道,这广廷山被称为仙山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当时也确实有仙娥,每年都会遴选两位俊秀少年服侍,只是选上山的那些少年们,没一个活着回来的,后来迷花宗的修士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仙娥,而是吃人的妖怪,还去除了妖,我听我爹说,那可是打的地动山摇,后来那些迷花宗的修士们也没回来,广廷山便成了瘴气重重,人入必死的魔山。”
    “原来是这样……”
    暮辞面露好奇:“老板你可知道怎么去广廷山吗?”
    “诶唷,客官去不得去不得啊,广廷山外五里地全是毒瘴,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修士想进去寻宝,可没一个回来的,那就是个魔山,去了便会丢了性命。”
    “我们本事高强,老板只需告诉我们怎么去便是了。”
    劝说再叁,这老板见面前两个俊秀少年油盐不进,非要去魔山从闯一闯,便只好说了。
    按照他的说法,广廷山就在距离红崖城西叁十里的地方,靠近海岸处,只要见了紫色毒瘴,便到了广廷山结界边。
    两人御剑而行,不过一会儿便见到了被紫气围绕的高耸山峰,暮辞放出心月轮试了试,果然整座山都有结界,御剑是不能行了。
    两人只好下到地面,在紫瘴外打量了起来。
    打听好了消息,暮辞和珈蓝便已经做好了准备,暮辞手中的笼子中正是一只小鸟,他用绳索一端绑在小鸟的腿上,一端握在手中,将小鸟放飞到毒瘴中。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绳索忽的落到地上,暮辞微微皱眉,施法拉回绳索,见到被拽回来的东西时,两人都沉默一瞬。
    这只可怜的鸟儿已然成了一具只挂着些许血肉的白骨。
    可见这毒瘴的毒性和腐蚀性有多强。
    珈蓝忽然道:“暮辞,不若你还是留在外面等我吧,里面凶险,这本就是我自己的事……”
    “珈蓝!”
    被这一喝吓了一跳,珈蓝惊讶的看着以往总是笑眯眯,现在却面无表情像是气急了的暮辞。
    “正是因为凶险,我才要跟你一起,我能保护你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
    暮辞再一次打断了她的话,直接握住了她的肩膀,直直盯着她的双眸:“珈蓝姐姐,我知道你心好,你只是觉得这是你一个人的事,不愿意让我跟着你犯险,怕我受伤,对不对?”
    “可是……你自己进去,我怎么能放心,我怎么敢放心?我想陪着你,再艰难险阻的地方我也不怕,而且我很厉害的,珈蓝姐姐,我只想报答你的恩情,你不能不要我,拒绝我。”
    暮辞双眸沁出微微的水汽,表情委屈极了,让珈蓝不得不觉得要是她坚持的拒绝他,下一刻这孩子就能哭出来。
    在非原则性的问题上,珈蓝总是很容易心软,不怎么会拒绝别人。
    “那你一定要跟好我,照顾好自己,要是……要是有危险,一定要护好自己,知道吗。”
    叮嘱再叁,珈蓝掏出一个小玉瓶,这是她炼制的避毒丹,服下可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百毒不侵。
    为防止毒瘴腐蚀肌肤,两人用灵力包裹周身,形成一个简易的罩,便进了毒瘴结界。
    毒瘴内目只能视十步之内,十步之外便什么也看不到,好在珈蓝有从云屏山秘境那里得到的夜明珠,用夜明珠照着也能看清些周围的状况。
    一路走来,便看见零零散散动物的尸体、人的尸体,都已经被毒瘴侵蚀的只剩下累累白骨。
    也不知为何在这毒瘴之中,时计是停止的。
    按照两人服用避毒丹来算,少说也已经过去了叁炷香的时间,却仍是陷在这片紫雾之中,半点也没有要走出去的样子,此时说要退回去,连原本的路也找不到了。
    珈蓝心里有些后悔,她倒不在意自己,是觉得连累暮辞。
    暮辞忽的叹气,停下脚步:“珈蓝姐姐,咱们这么没头没脑的走下去不是办法。”
    “……”珈蓝苦笑:“你说的是,只是现在我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这样吧,我用从问剑山庄偷学来的秘术探探路去。”
    “不可,你自己去,我怎么能放心。”
    暮辞眨眨眼,安抚笑笑:“放心姐姐,这秘术是用分神引魂法,将自己意识的一部分放在外物之中,我还是安全的,只是行秘术后,叁个时辰我灵力会迅速枯竭,到时候得需要姐姐你保护我了。”
    征得珈蓝的同意后,暮辞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吹了一口气,这纸便成了一张纸鹤,他结了几个印,身体中便冒出一丝浅烟包裹住纸鹤。
    此时,暮辞原本的身体像是被定住一般,闭上双眼一动不动,而纸鹤却发出暮辞的声音:“姐姐在此稍微等等我,我去探探路。”
    接着,纸鹤便飞起来,一溜烟消失于毒瘴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