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高辣文 > 失恋联盟 > 四十一。嘤嘤怪杉
    傅浩霖的家空旷且干净到一尘不染,屋内的装修与平层的直线条一般简单优雅。
    把米杉箱子轮上的灰尘擦干净后,傅浩霖把它放进了自己的房间。“杉杉,你睡这里。”
    “那你呢?”米杉闪闪眼睛看向双人大小的床,又看向傅皓霖。
    “客房。”
    不行,米杉捏起小拳头。悄悄跺脚后悔不该乱说给霖霖破处,把别人给吓到了!原来在家都一直睡一起,现在霖霖是我要泡的冰山美人了!不许跑!
    ————————
    坚硬的乳头过皮肤,手臂被饱满的乳沟夹住,毛孔上的每个汗毛都竖了起来。傅浩霖揉着额头,试图在冒汗之前把米杉靠在自己手上的身体扒下来。
    “怕...”米杉抱得更紧。
    屏幕里出现一只大白鬼,米杉惊叫一声,整个人跳进傅浩霖怀里。
    倒吸一口凉气,米杉坐到自己身上的角度再歪一点,以后真的只能像现在一样单方面让她用自己的手快乐了。
    鼻梁被从蕾丝吊带里半暴露出来的乳肉紧紧包裹,在乳香和来自自己的男士浴液香味里,傅浩霖接近甜蜜的窒息。
    从来不知道,每天晚上在家一起工作时都把凳子搬的离自己远远的米杉可以这么黏人,控制着粗气鼻息,“怕就别看了。”
    米杉从善如流,凑近傅浩霖的耳软骨,软软吐着气,“好,那要霖霖抱我回床上。”
    拉住给自己掖好被子就要睡去客房的傅浩霖,“要抱抱睡。”,眼看流露出来的拒色,开了哭腔,“霖霖,怕鬼,怕怕。”
    米杉半真半假的眼泪就要滴下来,傅浩霖僵着脖子躺进被子里。
    不顾挣扎,米杉把两腿插进傅浩霖腿间。“怕,要霖霖抱紧紧才能睡着。”
    感觉到冰山腰向后拱来掩护的坚硬热度,米杉埋在胸前的脸露出一丝狡捷的笑容,一整晚让自己都恶心的嘤嘤怪果然没有白装。
    呵,男人,原来不管是不是gay都对通用型嗲精没有抵抗力。第一步装柔弱完成了,下一步扮猪吃掉你。
    “霖霖,这是什么呀?”米杉假意惊恐,“就在腰这里,好大好热,烫到人家了。”
    快速掀起被子,坐到胯上,“霖霖身体出问题了吗?护士姐姐要帮你检查身体哦。”一把连内裤扯下傅浩霖的睡裤,让可爱又粗暴的粉红色的性器弹在手上。
    傅浩霖略微有些尴尬,“杉杉,不要闹。”
    趴在傅浩霖身上,少女的紧致的小腹从短小的背心露出白皙的一小节,肚脐眼刮擦过蘑菇头,软下声音,“霖霖,你下面肿了,护士姐姐替你治病病好不好?”
    傅浩霖在米杉细长眼线挑起来的娇媚眼神里,和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主动待遇里,忘记了自己立下的在米杉喜欢上自己之前再也不碰她的誓言。
    杉杉主动的样子又软又挑逗,是不是对我已经...傅浩霖下身在柔软纤细的手指的抚触下略微开始飘飘然。
    穴口包裹在浸透了透明液体的内裤里,感觉手底下的阴茎又肿大一分,米杉抬起臀部轻轻磨了上去。
    似乎过去蹭蹭时傅浩霖没有好好感受过自己的胸部,每次不过掐掐乳头就过了。低下眼睛,自己的胸...怎么说也有二两肉吧,gay...也会喜欢有手感的东西吗。深吸一口气,牵起冰山的手,压在胸前。
    今天的手心格外滚烫,米杉敏感的胸部被灼得小声呻吟出来。
    米杉的眼睛里是沉醉的混沌,傅浩霖却在同样难以脱逃的漩涡里突然被扯了出来。
    不,不是的。好像昨天在车上满足杉杉以后,她就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蹭,尤其是试图弄硬自己。她好像只是想拿自己当按摩棒。杉杉...还只是想要上我而已。
    傅浩霖顿时坐起身子,冷下声音,“杉杉,不怕了就睡吧。”
    一脸茫然地望着傅浩霖,“可你硬了啊,你...下面都肿那么大了。”托住有着细小褶皱的囊袋,轻轻揉捏,“霖霖,我帮你好不好。我会...我会让你很舒服。”
    “我有看新的学习资料的,一定让你比以前我们两个蹭蹭的舒服。”
    傅浩霖咬紧牙关,把米杉手指一根根掰开,用薄毯子把粉色乳尖从凌乱衣衫里滑落的米杉裹成了卷饼。
    轻拍米杉的背,给气鼓鼓的她顺气,吻过额头,颈部,脸颊,扳过不满嘟起来的嘴唇留下一个浅浅的晚安吻。“杉杉,乖。晚安。”
    看着关上的门,米杉气的一脚蹬掉被子,狠狠捶床,委屈地几乎要飙泪,都做到这个程度了!还要拒绝!到底自己多没有吸引力!情感博客里都说男生拿下半身思考,那给自己这种给小朋友连舌头都没有的亲亲算什么,我才不要当你小姐妹!
    平静下呼吸,是攻略战术出了问题吗?分明以前两个人蹭的好有默契呀。
    想起傅浩霖以前曾经晕逼,那...说不定他也晕胸!回忆起他之前对自己胸部的无大热情,说不定是因为把傅浩霖脸往乳沟上埋,或是手抓在自己胸上导致他刚刚又晕了……
    从哪里失败,就要从哪里站起来一万次!只要人是我的,迟早会让你习惯我的胸!米杉转了转手中并不存在的笔,霸总自信的柴犬得意一笑。
    那就要从男生和女生都有的东西入手。
    傅浩霖揉着被眼镜腿和在自己脖颈前的香软呼吸导致的抽搐的太阳穴,无奈叹息,“杉杉...你这么坐我没法工作。”
    米杉指了指屏幕,“你骗我,我看过你今天的规划表。你今天的计划完成了。”
    “我想读文献。”
    “那我和你一起读。”米杉踩上书桌,弯起臀部,随手从书柜上取下一本俄语书,虽然一个字母都不认识。
    米杉穿着将将遮住下臀沿的背心裙,随着手部的轻轻抬起,完全在冰山眼前暴露出臀部。
    傅浩霖看见颤动的圆润牛奶色臀波,惊地立刻转开上眼睛,“把内裤穿上。”
    “我穿了呀,你看。”米杉观察着傅浩霖颧骨的红晕,用换成酒红色的指甲挑起臀瓣间卡住的那一线布料,从臀部一直挑至会阴,后穴和花唇细缝先后随着动作暴露出来,又因为手指的移动勉强被那根布料遮住,“我热,穿太多难受。”
    傅浩霖看了一眼空调遥控器的21度,眼睛确和米杉一样莫名其妙热起来了。
    光裸的臀肉坐在傅浩霖手里滑动,手指在胸口轻轻画圈,悄声询问,“霖霖,我每件衣服都穿了,但穿单薄点你不会介意吧?我不想套睡袍。”
    喉结滚动,米杉一下一下刮着,“嗯?霖霖?”
    “随你。”傅浩霖狼狈地把米杉抱到沙发放下,把自己锁进厕所。
    傅浩霖走路的奇怪姿势映入眼帘,得意地比了胜利在望的手势,过一会我就吃掉你。
    可没等晚上吃掉冰山,米杉就因为穿太少被空调反噬了。
    肚子疼也不忘抹上变色唇膏,“那晚上外卖清淡一点哦。”
    “想吃什么?”
    米杉头探进t恤,吮住冰山neinei,用舌尖擦了擦,“霖霖,吃这里可以吗?”扇扇睫毛,“我是病人,要吃病号餐。”
    “........”
    最终没吃成neinei,却吃到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傲娇小公主人生第一次的下厨。
    可能是粥和小菜怎么做都不会太难吃,但也有可能是被米杉闹着要求光上身穿围裙做饭的美男滤镜太强大,每一个碗碟里都显出山珍海味的样子。
    哀哀揉着其实已经不疼的肚子,被抱在冰山怀里,一口接一口吃掉喂到嘴里的粥。米杉仰望着傅浩霖望着自己轻拧眉头,却认真喂饭的表情,白天光屁股往人脸上怼的没脸没皮消失殆尽,耳朵居然又一次烧起来。
    分明屋内的光只是温暖黄光,米杉却看见了傅浩霖那天为她放的漫天烟花。
    “我又真的真的初恋了。”安静无声的屋内米杉自带了甜美的颅内背景音乐。
    门口响起了咔嗒两声钥匙响打破了宁静,有人交谈的声音传了进来。腿躺软的米杉被傅浩霖一把扯下身上的围裙包裹住衣不蔽体的臀部,无法挣脱,八只眼睛对在空气里。
    站在玄关的中年夫妇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看向那一桌不在外卖盒里的粥和小菜,被自己以为不会同异性说话的的儿子抱着的惊恐卷发小姑娘,和面无表情腰间刚刚还系着围裙的儿子。
    半晌,中年男人尴尬地打破寂静,“浩霖,原来你这次从学校回来不仅学会做家务,还学会做饭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