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高辣文 > 被色欲魔王缠上怎么办(H,纯肉or剧情肉) > 第四十二章幸福就是睁眼就能看见你(大结局

第四十二章幸福就是睁眼就能看见你(大结局

    当格拉夫顿公爵赶到城门的时候,原本整齐划一的教廷人士已经四散,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大部分是穿着白衣的教廷人,小部分是面目狰狞长得奇形怪状的地狱魔物。
    那些还在奋力反抗的白衣人,衣饰都已经溅上了同伴的鲜血,甚至有一些被魔物的体液喷溅到,留下了炭黑的灼烧痕迹。浓郁的血腥味蔓延在空气中,魔物的嘶吼,人的惨叫,此起彼伏。
    埃里希此时正贴在一刻树的背面警惕的站着,手中举着长剑,防备着随时可能会向他冲来的魔物,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和教廷的人像是被圈禁在一片区域中,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这种情况有点像那对贱人在花园苟且时的情形。
    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被那些可怖的魔物撕碎,浓重的血腥味让他有些泛恶心,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里面坚持多久,那些魔物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地底爬出来,而他们的人却越来越少,他此时才真正体会到典籍中所写的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求您不要杀我,这都是教廷的旨意……我甘愿成为您的奴仆,为您做任何事情……”
    埃里希听到树后传来一个男人颤抖的声音,卑微哀求的语气极其诚恳,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不知是什么在驱使他,埃里希朝树后撇了一眼,就见一个中年男人,似乎是教廷的小领队,跪倒在一个黑衣男人的身前死命的磕着头,嘴里不停说着求饶的话语。
    黑衣人背对着埃里希,但这并不阻碍埃里希认出他的身份,那个迷惑了众人,狠狠侮辱着他的恶魔。
    他看到那个恶魔无动于衷的接受着那个人的跪拜,最后用一团黑雾把他活生生勒死在当场,即使内心极度的恐惧也阻拦不住他想要向他挥剑的冲动。
    握着剑冲出去的埃里希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杀了眼前这个人,只是才刚把剑刺出去就被袭来的黑雾死死推在身后的树干上。
    “你知道,上一个向我挥剑的人在哪里吗?”
    阿斯莫德一脸藐视的转过身看向还在挣扎的埃里希,他早就知道他躲在了那棵树后,本来他就是来寻他的,结果他倒自己蹦了出来。
    “你要杀便杀,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就该去死。”埃里希死死的瞪着正向他缓缓靠近的阿斯莫德,手脚都不能动的他气愤得甚至想要吐他一脸口水。
    “我不会杀你,因为有比杀死你更有意思的事情。”
    阿斯莫德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得埃里希背脊一阵发凉,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前就是一片漆黑。
    这一年,在格拉夫顿公爵的领地上发生好几件大事。首先是公爵大人击退魔物有功,受到了教皇和国王的双重嘉奖;其次是安德烈斯大公的次子被发现私生活极其混乱,曾与多名老年寡妇有染,险些被其中一位的儿子打断双腿也贼心不死,公爵大人因此公然解除了两家的婚约;再者是公爵小姐在与新任未婚夫完婚之前遭到大公次子的报复,不幸丧命尸骨无寻,公爵大人悲愤交加,正式向安德烈斯大公宣战……
    “唔……阿斯莫德……我还是好痛。”
    在床上刚睁开眼的凡娜莎一看到阿斯莫德就伸出手要他抱,这是她这段时间来每日都会做的事。
    “怎么变得这么黏我了,难道是因为把我的血给了你的缘故?”
    阿斯莫德笑着抱起窝在丝绸被子里的凡娜莎,亲了亲她的脸颊。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你是不是已经烦我了?”故意皱起眉头的凡娜莎嘟着嘴瞪了面前的阿斯莫德一眼。
    又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的阿斯莫德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好不容易才把宝贝拐到手,我怎么会烦宝贝呢?”
    不发一言的凡娜莎头抵着他的胸膛,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不放,虽然已经过了一月有余,但她依旧清晰记得在她与阿斯莫德的婚礼前夕,埃里希以祝福为由约见她,本就愧疚万分的她自然应允,然后……单独赴约的她就被他一剑刺入心口。
    凡娜莎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埃里希,这个往日对她倍加呵护的哥哥手上,她依稀听见他说她是贱人,是妓女,是淫妇,脏到他看着就觉得恶心,他用她从不曾听过的恶毒话语辱骂她,还说就是因为她,他的一生都毁了……
    后面的话她已经听不到了,接连着心口的痛感也逐渐消失。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前,她想着这样她就不再欠埃里希什么了吧!只是……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在她即将成为阿斯莫德的妻子之前,她后悔万分自己是瞒着所有人出的门,不然他一定会护她周全的。
    凡娜莎再次恢复意识就是在万魔殿这个熟悉的地方,她不知道她是生前所犯作孽太深死后入了地狱,还是被她的爱人救下带到了这里,大概是前者。
    如同游魂一般的凡娜莎飘荡在这个奢华到让人叹为观止的精美宫殿中,识不清路的她花了很大的功夫才飘到阿斯莫德所辖的区域,找到他的所在又耗时许多,等到她飘进门,正巧看到阿斯莫德将一把匕首刺进他的胸膛。
    他专注的看着床幔遮挡下的身影,她拼命呼喊他却好像听不见一样,她看着他将心口流出的血引入床幔之内,红到发黑的细线将他与床上那人连接在一起。
    她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说着要阿斯莫德放心的话,说她很快就会醒过来的等等,那是个很好看的金发男人,世间任何赞美的词用在他身上都显得不那么贴切,他美得纯粹,美得无暇,白与金的衣饰与这地狱的氛围格格不入。
    凡娜莎看着阿斯莫德将那把染着他鲜血的匕首递向了那个男人,那人接过之后,匕首就在他手上燃烧殆尽,他告别阿斯莫德朝着凡娜莎走来,经过时对她浅淡笑了一下。
    在他离开之后,正要往阿斯莫德那里去的凡娜莎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再次睁眼,对上的就是她爱人那对勾人心魄的耀眼黑眸。
    ——————————————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哟_(:з」∠)_
    之后可能会不定期更些番外\(////)\羞耻play  来一发之类的。
    最后也没忍住,还是让我Lucy来打了个酱油,
    本来想拔他翅膀毛的,后来一想薅秃了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