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小说 >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 > 第1564章 谁让你说话的?我问你了吗?

第1564章 谁让你说话的?我问你了吗?

    倒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钟吾带来的仆从。
    事实上,如今聚集在葬灵山上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各种王侯将相之子。
    不说百分百吧,近乎九成都是带着目的来的。
    或者说是家里的任务。
    所以任务和体验生活是两回事,这些公子小姐们一直以来的富贵生活总不能缺吧。
    比如饮食起居、各种跑腿办事等等。
    而眼前之人,正是钟吾带来的多名仆人之一。
    竟然有人敢在这葬灵山上闹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两人豁然回头,可当看到被砸烈的门户前,那位戴着面纱的妙龄女子时,两人脸色顿时大变。
    尤其是对方此刻盯着他手心之物,让的钟吾赶紧收了起来。
    “司、司空前辈,这是怎么了?“
    钟吾连忙上前问道。
    司空青鱼和周知离两人,可是成名已久的两位半祖境强者。
    极为重情谊,在诸多强者口中,口碑极为不错。
    否则也不会因为一场救命之恩,会发誓寸步不离的守护兰娑大师十万年。
    连着他姥爷都赞叹有加。
    司空青鱼静静而立,缓缓开口∶“不亏是百万年的柳木心啊,就连我顶多也只是见过万年柳木心。”
    听到司空青鱼的话,钟吾心里一紧。
    这女人该不会想要我的柳木心吧
    这可是娘花费了巨大代价给他送过来的,每次炼丹结束后,用这东西恢复起来极快。
    在钟吾沉思和肉疼之际,一旁的风羽芝却敏锐的察觉到了,眼前这位大佬神色中的极度不满和讽刺。
    不对,情况有些不对。
    “钟公子,走吧,兰娑大师要见你!“司空青鱼清冷开口。
    听到兰娑大师要见他,钟吾瞬间双眼放光。
    难道————
    “世子小心一点!“一旁的风羽芝连忙传音提醒。
    他感受到了司空青鱼的杀机。
    更有对他们的可怜。
    钟吾哪还管得了这些,一定是这不开眼的仆人得罪了这位大佬,才会被这般对待。
    不过无所谓。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了。
    “是前辈!”
    说完后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就要擦掉脸上的烟灰。
    可很快又停了下来,给风羽芝示意,便赶紧出门。
    风羽芝也是紧跟上去。
    不久后!
    当钟吾来到兰娑大师的丹殿外,就看到周知离前辈双手抱着臂弯而立,像个门神似的。
    ”就是他?”周知离问道。
    对于柳蝉精怪的事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很难相信,这样的渣子就在这葬灵山上。
    尤其是眼前之人,一脸嬉笑。
    真是狠毒,无情无义!
    司空青鱼点点头。
    “见过周前辈!“钟吾赶紧收起脸上因为激动而产生的笑容。
    尽量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一副懂礼貌的样子。
    周知离冷哼一声。
    跟着行礼的风羽芝越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连忙上前一步:“敢问两位前辈,兰娑大师找我家世子有什么事吗?我家世子来葬灵山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大师单独召唤,想必我家侯爷知道了定然欣慰。
    如果是天大的好事,他姥爷作为九江州的巡察使,想必都会赶过来给这唯一的外孙庆祝的,不知道两位前辈能否提前透露一下,我也早早告诉他们这个喜讯?”
    听到风羽芝的话,周知离和司空青鱼齐齐看向钟吾。
    没想到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份竟然这么大。
    侯爷?
    九江州的巡察使?
    能作为巡察使
    的,无一例外都是祖境强者。
    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
    而且这位护道者很聪慧,这已经是在隐晦威胁了。
    而钟吾则不满的看向风羽芝。
    有什么好告诉的,八字还没一撇呢。
    而且我这个人喜欢低调,啰里啰嗦一大堆干嘛?
    “进去就知道了!”
    两人不着痕迹对视一眼后,周知离开口。
    而后转身推开殿门进去。
    钟吾赶紧稳住激动的心情跟着而入,风羽芝看着那欢快的背影,长叹一口气。
    自己的未来竟然托付在他身上,堪忧啊!
    周知离和司空青鱼率先进入。
    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毕竟刚才在殿外的对话,极度安静的里面三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见过兰大师!”
    一进来后,钟吾和风羽芝只是匆匆一瞥,旁边还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认识,正是这云中郡的郡守楚渊。
    似乎每年都来。
    另一个则是有些陌生。
    不过无所谓,他们赶紧跪拜坐在正上方沉默不语的兰娑大师。
    兰娑此刻也有些为难起来。
    没想到是眼前这个家伙。
    他姥爷是江州的巡察使,这就有些难办了。
    像如今他所处的云中郡,也只是大秦南阳州七万郡之一而已。
    而九江州比起南阳州更大,所管辖的郡足足有十七万之多。
    当然,一个州的巡察使至少有十几名,可全都是祖境强者啊。
    他是炼丹师,更是一个通天境初期的弱者。
    着实难办了。
    可他也有爱过情怀,更有如今故人送来的考验和需要的交待。
    旁边还有两名郡守看着呢。
    “你叫什么名字?”兰娑开口。
    钟吾趴在地上,这时才起身,双眼显露着兴奋。
    行礼道:“回大师,晚辈钟吾。”
    一旁的风羽芝再度从兰娑不满的眼神中确定了一些事,赶紧补充:“我们来自京都逍遥侯家,这是我家二公子。”
    “逍遥侯?“兰娑并没有听说过,毕竟朝廷那边多年封了很多侯呢。
    兰娑则坐直身子:”我且问你一件事,你手中是否有一枚百万年的柳木心?”
    听到兰娑的问话,钟吾和风羽芝齐齐脸色一变。
    而风羽芝似乎立马明白了什么。
    原来问题出现在了这里。
    “大师是这样的,我……”风羽芝忙开口
    “你家世子真可怜,年纪轻轻就成了哑巴,一直需要你这个忠仆替他解释,我问你了吗?”兰娑猛然一拍桌子咆哮道。
    这突兀的一幕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兰娑大师一直以来在别人的记忆里,都是慈祥温和的。
    几乎从来没发过脾气。
    如今这般,足可以他有多恼怒。
    司空青鱼和周知离,两股半祖境的强势气息豁然压在风羽芝身上。
    风羽芝脸色大变,额头渗出冷汗,不敢再言语。
    “滚出去!”兰娑再度开口。
    风羽芝咽了一口口水,踉跄起身,向着上方行了一礼,不得已开始退了出去。
    钟吾也是在此时明白今日是个什么局面了。
    想撒谎基本不可能,司空青鱼这女人不久前看见了。
    “回、回大师,有!”钟吾只好道。
    兰娑看着他:“敢问世子殿下,您是从哪里来的呢?”
    听着兰娑问话中的讽刺,钟吾哪还不明白什么。
    而且那柳蝉精怪的事他也清楚的很。
    “是,是我娘带来的,说、说对我修炼有帮助,我……”钟吾开始结巴。
    此刻殿内的几人都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为什么会把柳蝉送往琅邪郡出售?”兰娑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