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小说 > 绝世太子爷 > 第269章 天煞孤星
    皓月当空却无人对饮,怎生一个愁字了得!
    一想起小金子,就让赵小年心如刀割。
    一口酒下肚,竟是没有半分滋味,就如同这寂寥月色下清静的寒夜一样,月光酌华,一片惨白……
    想要哭,却又欲哭无泪。
    怪谁?
    太过无奈,太过痛苦,这便是宿命吗?
    做皇帝最终还是孤家寡人啊!
    想起当初狠心与任小贝决裂,那是多么正确的选择,否则如今,便也是这样的生离死别吧!
    可是小金子,为何自己就没有狠下心来把他赶走呢?
    不,不是狠下心来,而是如果赶走他就意味着自己是个寡廉鲜耻的人。自己一招富贵了,就丢弃了朋友,这是多么不要脸的。
    可是!
    也许!
    还是想,让小金子享那么两天的福,多过过快活日子,让他高兴,让他快乐。
    如果当初早一点让他离开,也许事情就不会成这样了。
    心中哀叹。
    一口酒入口却是苦涩的味道,没有半分香甜。
    胸口就像是堵了一块巨石,硬是压的喘不过气来。
    “殿下,徐姑娘求见……”
    “让她滚,有多远滚多远!”
    “喏……”
    下人走下去的时候不免有些叹气,还是第一次看到殿下这么落魄的模样,他也是第一次对着女人发火。
    虽然殿下不乏会生气,但也从来没有如此恼怒的呵斥别人。
    大伙一直以为太子殿下是个温柔的男人,他很有风度,也很有本事,自信的笑容总是浮现在他脸上,总会和大家一起玩,一起开玩笑,对每个下属都一视同仁,从来没有因为门第或者身份就鄙视别人。
    有个姑娘,家中是奴籍,才十二岁,干活还笨手笨脚的,连捅水都提不稳,太子殿下看到了,却主动去帮她提水,温柔的像个大哥哥,并嘱咐扶香姑娘,以后不要让她干那么重的体力活。
    大伙都很感动。
    私底下都说,他将来一定是最好的皇帝,一定爱民如子,照顾每一个穷人。
    即便是现在,大家也这样认为,所以看到殿下颓废的模样,大家就更加担心了。
    太子爷靠在软塌上,伸长了双腿叠在一起,侧着头痴痴的看着手中的酒杯,明亮的杯面上浮现出月亮的轮廓。
    今日竟还是个满月。
    心中更加苦涩,痛苦的依靠在软塌上,想起了小金子。
    那还是他们第一次诱骗那个小娘子,趾高气扬的小娘子很是霸道,她夫君更是个莽汉,仗着自己是个有钱的花花大少,对撞了自己娘子的小金子不留余地,就是往死里打,他拿出马鞭狠狠抽,抽的小金子满地打滚。等到赵小年杀到时,他竟然被打的趴在地上都站不起来!
    可是,
    他脸上挂着笑容,从来没觉得疼。
    正是那个满月,赵小年占有了那个小娘子,抱着女人在窗边时,小金子就站在窗户外面看着少爷表演精彩节目。
    看到他鼻青脸肿,那羸弱的身体在月光下是那么的瘦小,他的腿都在打颤。
    可是他却还笑眯眯的问:“少爷,爽吗?”
    那个满月就在枝头之上,小金子高兴的看了一晚上,却也没有机会享用自己的战利品。
    但是他无怨无悔!
    下个满月的时候,他又挨了顿打,帮少爷又诱拐来一个小娘子。
    看着少爷抱着两个小娘子在月光下时,小金子还是站在窗前,笑眯眯的问:“少爷,爽吗?”
    他是那么可爱,那么忠心,那么好,可是最终却也没有来的及跟着少爷享受到荣华富贵!
    小金子……
    一口苦酒咽下,都是痛苦的滋味。
    这时候,门外忽然走进来一道靓影来,她窈窕的身影在众多惶恐的侍女仆从旁边慢慢走来,清亮的眸子微微看向太子爷。
    大家都吓坏了,全部跪在门外不敢说话,此刻哪还有人敢跑来骚扰太子殿下。
    可是偏偏就有不同寻常的女子。
    太子爷在心烦意乱的时候,甚至连平日里对待最宽容的徐灵,今日那态度都已经到了极度厌恶的程度,以致于在门外的徐灵流着眼泪慢慢离开了。
    她最要好的朋友苏夕,被当着她的面就被太子爷抓了,直接扭送京兆府,足可以看出太子殿下的愤怒。
    要知道,李修云可和徐家势不两立,而且又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对女人也是心狠手辣绝不留情。苏夕如此被抓到,到了他的手上,可想而知会有什么结果!
    最近几天京城周围的乱葬岗上经常莫名奇妙就出现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其死壮恐怖不说,一看就是经历过严刑拷打的。如今又是特殊时期,谁手里最多这样的人,这都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了。
    苏夕送到他手上,那可就是娇弱的女子入了地狱了,怕是被折磨的连个人样都没有!
    而在京城,掌管生杀大权的人,就是太子殿下。
    徐灵要想求,却被骂一个滚字,哪还有人敢说半句话。
    可是这道靓影却似对着阴郁的气氛视而不见,迈着骄傲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来到太子殿下身边,用那灵秀娟美的大眼睛看着意志消沉的他。
    微微瞥了一眼,那是梁淑妃。
    在这府上,怕是连大玉儿此刻都没有胆子进来这里,想不到,却是她来了。
    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事情,稍有差池便有可能为自己落下杀身之祸。
    但是这种场面上,也只有像梁淑妃这样的女人还有胆子来到君畔了。
    她娇柔的跪倒在地上,而后依靠在软榻旁,像只安静的小猫一样温柔的将身体慢慢凑近太子殿下。
    见到那杯中之物时,她小嘴微微一抿,便凑出红唇,也不伸手,像是温顺的小鹿一样伸着头去酌太子爷手中的酒杯。
    赵小年毫无反应,就任凭她那般伸长了脖子,用红润的嘴唇轻轻吻上酒杯,慢慢的,一口一口,将那杯中的酒吸了大半。
    她那模样乖巧又漂亮,更有一种女性特有的妖艳诱惑,倒是让太子殿下原本悲伤的心情减轻了几分。
    微微皱眉,伸手摸向她的发间。
    穿过发丝感受她头发的柔顺,还有发间的香气也随之而来,月光也刚巧撒在她那绝美的容颜上,让人心中有了另外一层境意。
    林深不知处,明月照相映。
    眼神变的有些迷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