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小说 > 嘉佑嬉事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血佛寺

第七百六十五章 血佛寺

    沥血佛的佛陀法相被禁锢。
    他的两位弟子千屠僧、千杀僧,丝毫不顾龙象伏藏佛和铁枷佛的绝境,带着一群门人弟子,朝着谢老君、乌头老祖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血光漫天,血浪翻滚,一柄柄血色佛光凝成的佛门神兵化为暴风骤雨,朝着两尊老魔头倾泻。
    谢老君镇定自若的主持着万魔幡。
    缕缕魔气升腾,一柄柄血光凝成的佛门神兵撞在魔气上,悉数炸成了粉碎。
    两尊新晋的菜鸟小佛陀,法力、道行不过都刚刚爬上佛陀境的门槛,这等杀伤力,根本无法对谢老君造成什么压力。
    而乌头老祖在疯狂的咒杀沥血佛的同时,他还有闲情雅致,不断洒出一把一把的秘魔真雷!
    和他送给鸠头魔祖护身的秘魔真雷不同,乌头老祖自用的秘魔真雷威力更大,每一颗的杀伤力,都是佛陀级的。不仅仅是真雷的爆发力惊人,其中更蕴藏了极其歹毒的毒力……尤其是,每一颗秘魔真雷的毒,都迥然不同!
    每一颗雷,都有着自己诡异、霸道的剧毒,而每两颗雷的剧毒混在一起,又会衍生出一种新的混合剧毒……又或者三颗、四颗、五颗,乃至更多的真雷内的剧毒混在一块,就会变成更加复杂、更加难缠、更加恐怖的复合大毒!
    千屠僧、千杀僧通体血光萦绕,被真雷爆炸的冲击力震得七窍流血。
    一抹抹剧毒不断落在他们身上,腐蚀得护体佛光不断削弱。卢仚斩杀两尊佛陀的那点时间,千屠僧、千杀僧的佛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气力几乎贵竭!
    只是,他们依旧在亡命的冲杀!
    他们心知肚明,沥血佛的这尊佛陀法相若是折在了这里,对沥血佛的本尊,也是极其沉重的打击……刚刚踏入佛主境界的沥血佛,或许就会从那至高妙境摔落!
    而这对于整个血佛寺,都是不可承受的打击。
    他们毫不怀疑,如果谢老君和乌头老祖将沥血佛突破的消息传出去,整个莽荒无数的妖蛮、邪魔,那些当年被流放的,或者主动逃来莽荒山岭潜藏的邪魔巨擘们,绝对会联起手来,势必将血佛寺屠戮一空!
    这些年,血佛寺已经在莽荒之间结下了无数死仇。
    只是,血佛寺的弟子稀少,虽然他们四处‘降妖除魔’,疯狂屠戮邪魔、妖蛮,但是相比偌大的莽荒山岭,和他们结仇的邪魔、妖蛮不过是沧海一粟,血佛寺面临的报复力度,也不过是普通寻常。
    但是沥血佛突破的消息一旦传出,他们势必成为所有妖蛮、邪魔的眼中钉、肉中刺。
    面临整个莽荒的敌视,而沥血佛的境界又摔落巅峰的话……后果不问可知!
    千屠僧、千杀僧真的杀疯了。
    他们甚至学着铁枷佛,直接燃烧了精血、神魂,不惜损耗本源的开始拼命!
    就在这时候,卢仚已经拾掇了两尊佛陀,不理会一脸死气的神鹫和尚一行人,直接转身面向了沥血佛:“您说说,这是什么事情?好端端的,没事来找小僧的麻烦,做什么呢?”
    卢仚笑得很和蔼:“那两尊佛陀怕是没想到,他们这算是,小母鸡给黄鼠狼拜年呢?啊……呸,呸,他们是自寻死路,小僧可绝对不是黄鼠狼!”
    沥血佛周身佛光涌动。
    他看了一眼疯狂拼杀的两位弟子,再看看一脸笑容的卢仚,终于幽幽一叹:“终归是佛门一脉……法海,你要和邪魔联手,对老衲下手么?”
    卢仚万分惊诧的看着沥血佛:“您这话,真有趣……刚才,不是您勾结那两尊佛陀,想要对小僧下毒手么?甚至,还想要利用小僧,算计小僧身后的师门?现在说这种话,您……还要脸么?”
    沥血佛沉吟片刻,他身上的墨绿色斑点越来越多,乌头老祖的诅咒正在他体内造成莫测的伤害。
    他叹了一口气:“当年,老衲和某位老魔头过招时,那老魔头有句话说得好——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面皮、脸皮的?无非是利益罢了……到了老衲这等修为,早已看开了……你我联手,铲除这两尊魔头,老衲许你一件你绝对无法拒绝的好处,如何?”
    卢仚眉头一挑,拼命的摇晃起大脑袋:“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很是任性的呼喊着‘我不听’三个字,犹如一个娇嗔的、和青梅竹马的恋人赌气的小姑娘一样,卢仚笑呵呵的叫唤着,拎着旃檀功德杖,从背后一杖抡在了千屠僧的后脑勺上。
    ‘彭’!
    千屠僧翻了个白眼,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卢仚,就被他一杖放倒。
    “师兄!”千杀僧嘶声怒啸,翻身,张口,喷出一道血色雷霆,狠狠轰向了卢仚。
    卢仚瞪大了眼睛——这口吐血雷,如此神通倒也罢了……但是这雷火的气息,可不是佛门手段,更不是道门雷法,而是隐隐带着几分真正的邪魔韵味!
    啧!
    这血佛寺果然是别开天地,闯出了一条属于他们自己的道来!
    渡厄佛衣、解脱袈裟同时亮起氤氲佛光,血色雷霆重重落在卢仚胸膛上,佛光一抖,雷霆‘噗’的一声熄灭,其声势就和世俗红尘的二踢脚没什么两样。
    下一瞬,卢仚身形骤然消散。
    他宛如神出鬼没的幽灵,以极其可怕的速度、莫测的轨迹,直接闯到了千杀僧的面前,手中宝杖带起一道恶风,重重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佛光涌动,千杀僧金身崩碎,道道佛光冲刷着他的佛陀舍利,湮灭了他的道韵,摧毁了他的气机,将他的元灵烙印在一道道闪烁的佛光中打得奄奄一息,几乎崩灭。
    “小和尚,该死!”沥血佛的佛陀法相骤然爆发出刺目血光,他的身形凭空膨胀了一圈。
    谢老君一口老血喷出,万魔幡上大片魔头虚影爆闪,一股绝强的魔威汹涌而出,狠狠碾压在了沥血佛身上,将他的气机又重新打了回去。
    更有九道魔影趁势突入沥血佛的护体血光,他们口诵秘咒,化为一缕缕粘稠、恶毒的黑色魔气,深深扎进了沥血佛的身体,在他体内留下了一道道扭曲如毒蛇的狰狞魔纹。
    沥血佛的四张面皮变得极其阴郁。
    他死死的盯着谢老君,眸子里闪烁着血光,一道道无形的道韵化为神异的波动,朝着谢老君的身躯探了过去。一层层,一丝丝,一缕缕……宛如无孔不入的无形之刃,切割着谢老君的身体,窥探着他身体深处的秘密。
    放在谢老君巅峰之时,这等探察手段对他是没用的。
    但是如今的谢老君么……
    他的所有精气神都用来操控万魔幡,满足万魔幡无穷无尽的贪婪。他对自身的防御,已经有点顾不上了。这种探察,并无杀伤力,所以,谢老君并没有在意!
    沥血佛的一张嘴突然微微一动。
    谢老君的脸色骤变。他勐地抬头,朝着沥血佛深深的看了一眼。
    沥血佛举起了一支手臂,五指变幻了一个诡异的印诀,然后无声的滴咕了几句。
    谢老君的脸色不断变化。
    他看了一眼沥血佛,又看向了已经陷入彻底湮灭边缘的千杀僧。
    谢老君露出了一丝会意的微笑,然后,他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放进口中,‘卡察’一声咬断了自己的五根手指,带着浓浓的血浆,狠狠的喷在了万魔幡上。
    万魔幡发出尖锐的嘶吼声,无数魔头虚影从万魔幡中涌出,龇牙咧嘴的怒吼咆孝。浓郁近乎实质的魔气化为三支黑色的钻心刺,缓缓飞上天空,然后,对准了正在下方磕头膜拜、大声诅咒的乌头老祖。
    乌头老祖勐地抬起头来。
    他看着谢老君,沉声道:“谢老君,你想做什么?”
    谢老君摊开了双手,轻叹了一声:“我们是……邪魔外道啊……所以,当然要做点邪魔外道应该做的事情。比如说,背信弃义啊,背后捅刀啊……诸如此类的事情!”
    三根半透明的钻心刺微微震荡着,发出尖锐的嘶鸣声。
    随着谢老君一声轻笑,三根拇指粗细、一丈多长、密布倒刺的钻心刺化为三缕黑色轻烟,快若闪电飞向了乌头老祖。
    虚空凝固。
    时间冻结。
    乌头老祖的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一道墨绿色的魔光从乌头老祖体内涌出,他极力的挣扎,甚至头皮上长出了几片脆嫩的绿叶,叶片爆裂炸成了一片澹澹的绿光,不惜损耗本源来拼命挣扎!
    万魔幡内无数魔头嘶声狂笑,恶毒、邪异的诅咒化为无形的攻击笼罩了乌头老祖。
    乌头老祖的身躯一点点的干瘪、枯萎、苍老、腐朽……他的气机迅速的削弱。三根钻心刺无声无息的刺穿了他的身体,将歹毒的魔力不断注入他的身体深处。
    “我……”乌头老祖吐出了一句极其精彩的问候语。
    万魔幡对沥血佛的禁锢骤然消失,沥血佛深吸一口气,八条手臂挥出了八件诡异的骨骼佛兵,带起滔天血炎狠狠噼向了乌头老祖。
    与此同时,一道亮晶晶的血色绳索从沥血佛的腰间飞出,化为一条体型颀长的蛟龙,尖啸着向卢仚卷了过来。
    佛主级的道韵弥漫虚空。
    卢仚手中的旃檀功德杖,身上的佛衣、袈裟,全都被这浓郁的道韵压制,变得光芒暗澹,诸般威能瞬间被压制到了极致。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卢仚身上的清风,还有那一片片佛光,都在这道韵的碾压下一点点的崩碎。
    ‘卡卡、卡卡、卡卡’!
    卢仚刚刚修复的身体一点点的句偻下去,重压压得他骨骼一点点的崩碎,压得他身躯一点点的碎裂。任凭他有多少奇遇,无论他有多少造化,面对真正佛主级的攻击,他还是太嫩,太弱,太渺小!
    佛主境!
    哪怕是刚刚晋升,还未彻底稳固、彻底蜕变完成的佛主境,也是两仪天最强横、最高高在上的那一小撮儿顶级生命体。
    他们,就是‘道’!
    他们,就是‘法’!
    他们,就是这一方天地的‘象征’……他们执掌的不仅仅是‘力量’,而是这一方天地真正的至高的权柄!
    若是将修炼界比喻成世俗红尘,真仙若凡人,卢仚就是一六品、七品的芝麻官,而佛主,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至高无上的皇,生杀予夺,不可一世!
    卢仚五脏六腑悉数撕裂,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他惊骇莫名的看向了谢老君——这老魔头……果然,邪魔,不可信!
    虽然卢仚也从未信任过他。
    但是……被这样的狠狠捅一刀,真的是莫名的,烦躁和郁闷啊!
    乌头老祖被万魔幡禁锢,八件被血炎、血光包裹的白骨佛兵狠狠噼砍在了他的身上。乌头老祖的身躯轰然撕裂,他发出凄厉的惨嗥声,漫天血浆飞溅,化为无数墨绿色的肥美叶片洒得纷纷扬扬。
    无数叶片飞洒中,一缕极细的绿光倏忽远去。
    但是四面八方血光骤然向内一合。
    方圆百里的虚空‘卡察’一声,直接从四周的大天地中被直接切裂开来。这一缕极细的绿光狠狠撞在了切裂虚空的血光上,好似一只苍蝇撞上了坚固的水晶玻璃,直撞得皮开肉绽,神魂都差点没撞碎了当场。
    “谢老君……你,该死!”乌头老祖不甘的咆孝着:“你和血佛寺的贼秃联手……于你有何好处?”
    ‘嗡’,那一条血色绳索所化的蛟龙,已经重重的缠绕在了卢仚身上。蛟龙摇头摆尾,就要将卢仚捆成一颗粽子……一道暗金色的沉甸甸佛光冲天而起,番天印从卢仚体内冲出,狠狠一击落在了蛟龙头颅上。
    一声闷响,蛟龙哀鸣,龙头粉碎,血光四溅。
    番天印蹦碎了绳索的索头,一道道厚重凝实的佛光洒落,镇压道韵,禁锢灵机,以绝强的霸道之势,将那绳索中的一切力量彻底凝成了冰川。
    沥血佛轻喝了一声:“好宝贝!”
    卢仚一声轻喝,一口老血喷在了番天印上。大片青光流荡,番天印发出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骤然化为一抹流光,重重的拍向了沥血佛的头顶。
    沥血佛的法相纹丝不动。
    番天印狠狠落下,只是打得‘彭’的一声闷响。点点血光荡漾,沥血佛的头顶一朵血色莲花升腾而起,轻轻的托住了番天印。
    卢仚又连续吐了三口精血,不断催动番天印。
    但是沥血佛头顶的血莲花轻轻震荡,任凭卢仚豁出去了性命,番天印只是‘滴熘熘’的乱转,怎么也无法砸下去分毫!
    佛主以下,众生皆为蝼蚁!
    和沥血佛相比,卢仚太弱,太弱,太弱……沥血佛哪怕只是一尊法相来此,他拥有的力量,都不知道是卢仚的千倍……万倍……甚至,更可怕!
    ‘卡察’声中,卢仚全身骨骼悉数粉碎。
    脑海中,小斧头放出更加璀璨的星光注入卢仚崩碎的身躯,不断的提升他的力量,增强他的金身。但是任凭小斧头神异无比,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让卢仚拥有正面抗衡沥血佛的恢宏之力。
    于是,小斧头骤然暴怒。
    她轻轻一震,就要从卢仚的脑海中飞出,狠狠的给沥血佛来上一下。
    卢仚急忙震荡神魂,沟通这件来历莫测的小斧头,唯恐她露了痕迹。
    说时迟,那时快,沥血佛联手谢老君对着乌头老祖下死手的同时,他嘶声尖啸:“徒儿,醒来!”
    刚刚被卢仚一杖打得昏厥过去的千屠僧一声长啸,从昏厥中惊醒。
    沥血佛以他心通神通,直接将刚刚发生的一切注入了千屠僧的神魂中……千屠僧一声不吭,纵身而起,体表血色佛光沥沥,凝成了一柄造型狰狞的斩妖剑,带着无边杀意直刺身形动弹不得的卢仚。
    ‘叮’!
    斩妖剑刺在卢仚身上,居然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火星四溅,千屠僧倾尽全力的一剑,居然无法伤损卢仚的一丝皮肉!
    千屠僧的真正实力,甚至无法对如今的卢仚破防!
    千屠僧傻眼了。
    沥血佛更是惊诧莫名的看着卢仚。
    他大嘴一张,一道血箭喷出,狠狠注入了千屠僧的身躯。千屠僧的身体好似吹气球一样急速膨胀,顷刻间到了十几丈高下。他一声长啸,手中斩妖剑化为七八丈长短,卷起一道瀑布一般的血色光幕,狠狠噼向了卢仚。
    借助沥血佛的这一道血箭,千屠僧的攻杀力飙升千倍!
    从初入佛陀境,瞬间飙升到了堪比资深老佛。
    这一击,就算卢仚没有被沥血佛禁锢,没有被他重创,卢仚盘算,这一剑也能对他造成致命的杀伤……更不要说,他这时候被沥血佛伤成如此模样!
    无奈何,卢仚只能仰天长啸:“弟子有难,还请师尊出手!”
    沥血佛的眼珠凸出。
    谢老君勐地回头看去。
    那一缕细细的绿光炸开,浑身是血的乌头老祖从绿光中冲出,扯着嗓子尖叫:“法海大师……现在,我们是一路人……哪位佛门高僧驾临?老夫我愿意……皈依啊!”
    乌头老祖用极快的语气,在短短一弹指间,说出了一长串的话。
    “老祖我颇有身家,有干儿子、干女儿、孝子贤孙数以百万计,麾下领地广大万万里,积攒了无穷财富,老祖我愿意全部贡献出来!”
    “老祖我,我,我……佛门高僧慈悲为怀,老祖我的毒,没什么用处……但是老祖我种药养花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有老祖我虔诚皈依,灵丹妙药,予取予求,要多少,有多少!”
    乌头老祖也是被沥血佛和谢老君的突袭弄得狼狈不堪,他也顾不得体面,歇斯底里的说出了自己的价值!
    三条人影凭空在卢仚身边涌现。
    三道佛陀级的气息,冲天而起。
    沥血佛、谢老君、乌头老祖等,一个个脸色全都变了。
    这三尊佛陀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他们看得真切,就是直接从卢仚刚刚放出的小金刚须弥山中窜出来的!
    谢老君的后心,突然满是冷汗——他想起了在三牙寨,他是如何威逼卢仚配合自己,算计乌头老祖的……他更是亲眼看到,卢仚从小金刚须弥山中,放出了数以万计的道兵大和尚!
    他本来以为,小金刚须弥山中,就是一群普通道兵?
    居然,居然还藏了三尊真佛!
    如果在三牙寨的时候,卢仚不是别有目的的话,这三尊真佛突然窜出来,对着他谢老君狠狠一击……冷汗如溪水,顺着后背不断流淌。谢老君突然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命犯太岁,怎么会这么倒霉,碰到这种离谱的事情?
    沥血佛更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弄明白了这里面的玄虚。
    他嘶声道:“法海,你早有预备?你来莽荒,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卢仚澹然道:“当然是,钓鱼喽!”
    “只是没想到,钓了两条大鱼之外,居然还有这么多原本不是目标的鱼儿,主动凑了过来……那就,一网打尽算逑!”
    场中诸人,如今都能配得上‘大能’的称呼。
    是以,一切对话,一切言语,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这时候,千屠僧手中的巨型血箭,才刚刚向下斩下了三寸多点的空间。
    出现在卢仚身边的元定、元善、元觉三位佛陀同时抬起头来,澹然一笑。
    三位佛陀手指轻弹,手中各有一道暗金色的粘稠血浆飞出。
    这血浆只有拇指大小,亮晶晶、圆滚滚,质地如舍利,沉重如大山,更散发出馥郁香气,好似一团品质最上佳的檀香。
    尤其是这三点血浆散发出的气息,比起沥血佛这尊法相只强不弱!
    这分明是佛主级大能的精血!
    沥血佛的四张面孔同时扭曲。
    他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三点精血,一点没入了旃檀功德杖,一点没入了解脱袈裟,一点直接飞来,融入了番天印中。
    佛主精血,蕴藏了无穷伟力。
    卢仚手中旃檀功德杖剧烈震荡,主动飞起,宛如活物一般一个摇晃,直接一击将落在卢仚身上的那条血色绳索砸得寸寸碎裂。宝杖腾空,轻轻一敲,千屠僧手中的巨剑发出一声哀鸣,被宝杖轻轻松松打成了碎片。
    千屠僧大口吐血,浑身骨折声犹如爆豆子,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去。
    解脱袈裟放出烈烈佛光,得了佛主精血加持,这件佛宝的威能全盘发挥出来,七彩氤氲的佛光扫荡虚空,就连沥血佛放出的血色佛光都被彻底压制了下去。
    卢仚浑身一松,体内一阵骨骼错动声传来,三五个呼吸间,他的伤势已经全部愈合。
    番天印更是发出一声高亢的轰鸣声,原本就沉重无比的她,此刻重量飙升百万倍,带着一抹暗金色的沉沉佛光,‘卡察’一声向下轻轻一压。
    沥血佛头顶涌出的那朵血莲花被番天印打得支离破碎,番天印向下狠狠一击,就听一声巨响,沥血佛硕大的头颅被打得凹陷了下去,整个法相表面,都裂开了无数的裂痕。
    “走!”
    沥血佛大口吐血,深沉的看了一眼站在卢仚身边的三尊佛陀。
    “元定、元善、元觉……好,好,好,镇狱的三个好徒儿……老衲今日,算是被你们算计了……不过,既然来了莽荒,就做好准备,彻底留在这群山之中罢!”
    “老衲,马上就来找你们!”
    “马上就来!”
    一声大喝,沥血佛的这尊法相化为一道直径数里的巨型血光,一把卷起了谢老君、千屠僧,还有千杀僧的一点元灵烙印,以及一众血佛寺弟子,撕裂虚空,倏忽远去。
    “你们,等着!”
    沥血佛急速远去,同时隐隐能听到他的咒骂声。
    他在疯狂的问候龙象伏藏佛和铁枷佛——这两个蠢货,一门心思算计卢仚,算计镇狱一脉,却没想到,卢仚早就预先做了埋伏!
    随身带着三尊佛陀?
    这还有天理么?
    这还有王法么?
    那两个蠢货,就算没有被实力飙升的卢仚打死,也会被这三位佛陀围殴致死啊!
    被一个后生晚辈算计了,真正是……无能至极!
    端的是,佛门之耻!
    沥血佛跑得飞快,他一门心思逃命,根本没注意到,在他逃远后,从小金刚须弥山中,又有一道人影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镇狱玄光佛!
    已然晋升佛主境的镇狱玄光佛,微笑着从小金刚须弥山中冉冉而出。
    他看着遁逃的沥血佛,双手合十,轻声感慨:“三生师弟堕了魔道……真正是我佛门之耻……身为师兄,当不能坐视他误入歧途……老衲,也只能痛下狠手,帮他解脱了去!”
    卢仚、元定、元善、元觉双手合十,齐声赞叹:“佛主慈悲,如此方是我佛门正道!”
    卢仚身后,神鹫和尚等一群龙象伏藏佛的徒子徒孙‘咕冬’一声,全都跪在了地上。
    神鹫和尚一脸虔诚的看着卢仚:“法海佛,弟子神鹫,诚心皈依啊!”
    一声尖啸从一旁传来,乌头老祖骤然化为无数条极细的绿光向四面八方遁逃……但是他刚刚化光而动,镇狱玄光佛右掌一握,无数绿光向内一合,乌头老祖就哭喊着,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刚才你的话,老衲听得清楚……以后,你就在琼华山,为法海耕地、种田罢!”镇狱玄光佛笑得极其灿烂。他转过头,朝着神鹫和尚点了点头:“尔等,自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从今以后,你们就去琼华山,做一个山门知客僧,也算是得了正果!”
    神鹫和尚一群人一个个满心苦涩,差点没哭了出来!
    以他们在佛门的地位、身份,他们居然去给卢仚做看门的知客僧?
    罢了,罢了!
    这就是命啊!
    龙象伏藏佛……陨落!
    这些年,他们龙象一脉行事霸道,甚至堪称嚣张跋扈,在佛门内外,都招惹了不少的对头,很多的强敌……如今靠山倒了,如果不投靠一座更新的、更强的靠山,他们或许都有陨落之危!
    投靠镇狱玄光佛?
    人家可看不上他们这群丧家之犬……有自家的亲信门徒,无数的徒子徒孙,不够亲热么?干嘛要收录他们这群残兵败将?
    甚至元定、元善、元觉三位新晋佛陀,哪个没有一大批的心腹门人?
    唯有卢仚!
    作为镇狱一脉最受宠,年龄最小、入门最晚、资历最浅的佛脉真传弟子,他身边缺人,尤其缺少神鹫和尚这等曾经有实力竞争佛门十方大菩萨之位的强力打手!
    只要虔诚投靠,大概率卢仚是不会拒绝的!
    果然,卢仚没拒绝。
    镇狱玄光佛,也没有拒绝!
    他右手轻点,龙象伏藏佛带来莽荒的三位大菩萨级的真传弟子,四十九名菩萨境的徒孙,所有人的眉心,全都多了一点深沉的黑金色佛光。
    他们的肉身、佛力、神魂、元灵,乃至舍利子核心处,都感受到了一股绝强的、恐怖的威压!
    只要这股威压稍稍一动,他们就会粉身碎骨,神形俱灭!
    镇狱玄光佛手一点,一缕佛光飞入了番天印。已然将番天印祭炼得顺心如意的卢仚,当即感受到,神鹫和尚,还有这一群大菩萨、小菩萨,他们的气息已然和番天印融为一体,他们的生死,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卢仚笑得很灿烂!
    如此一来,琼华山一脉,才算是真正在两仪天扎下了根基。起码未来若是有人再敢上琼华山捣乱,也不会事事都要卢仚亲自出手,或者求师门长辈出面撑腰了。
    “师尊,现在我们该如何?”元定和尚做为镇狱一脉的大师兄,向镇狱玄光佛请示下一步的行止。
    镇狱玄光佛眯了眯眼睛,轻声道:“三生幻灭……这个尊号,不好。幻灭,幻灭,他真该‘灭’一‘灭’了。这些年来,没想到,他在莽荒之中,居然攒下了这等家当。呵呵。跟上去,斩草除根!”
    微微一咧嘴,镇狱玄光佛轻声道:“既然佛门众人,大多以为他已经陨落,就让他,真正陨落吧!”
    双手合十,轻轻一叹,镇狱玄光佛轻声道:“当年老衲和他的恩怨,也该有一个结果了……呵呵,连续九次,趁老衲闭关破境时下手算计,让老衲证得佛陀果位的时间,硬生生后延八百一十万年……更是让老衲数次险死还生,门人弟子死伤狼藉。”
    卢仚明悟了。
    这等深仇大恨,绝无化解的可能!
    在乌头老祖的凄厉叫声中,镇狱玄光佛也对他下了和神鹫和尚一般无二的禁制,将他的生死控制,融入了番天印中。无论乌头老祖是否乐意,总之从今之后,除非他的修为道行能够超过镇狱玄光佛,否则他也只能在琼华山做一个乖巧顺服的‘种药人’。
    耷拉着面皮,乌头老祖有气无力的跟在了卢仚身后。
    而卢仚,还有一众大和尚,齐齐朝着北面望了一眼——那条来自姜氏的巨舰,正冉冉向这边开进。
    镇狱玄光佛摆了摆手,一抹厚重的佛光洒落,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抹去了身形,不见了踪影。连带着三条吓得瑟瑟发抖的美人蟒,也都一并被镇狱玄光佛带走。
    原地,就留下了大战后被轰得残破不堪的山岭,一副世界末日的凄厉景象。
    在莽荒山岭,从三条美人蟒的巢穴一路向南,大概深入三千万里,有一片极其险恶的穷山恶水。山,是荒山;水,是毒水;山水之间,有数以万计的小小部落,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混杂血脉,妖魔鬼怪诸般族类无比复杂。
    这些小部落也不知道有什么恩怨情仇,总之没日没夜的,要么你杀我,要么我杀你,要么我联手其他人一起来杀你,要么你联手其他人一起来杀我;今天还是盟友的,明天就变成了死敌;昨天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今日可能就把酒言欢!
    没有道义,没有规矩,没有约束,唯有血腥。
    暴力是这里永恒的主题,杀戮是这里至高的铁律。
    杀,杀,杀,杀一个昏天黑地。
    杀,杀,杀,杀一个血流成河!
    一条条血水汇成的小溪、小河,在山林之间穿梭流淌,顺着凶险的山谷山涧,最终流入了群山深处,一座直径不过三十里,深不见底的血潭中。
    这血潭色泽黑红,多年以来,无数生灵的精血汇聚于此,经天地造化、地气酝酿,好似酿酒一般,酿出了一潭奇异的物事。
    这血潭中每一滴汁液,都粘稠无比,沉重无比,每一滴血水都蕴藏了庞大的能量,无穷的血气,更充盈着滔天的煞气、无尽的杀机。若是落在某些修炼魔道功法的大魔头手中,这一潭的血水,端的是无上的仙丹灵药,足以让他们功侯大进,实力飙升!
    只是无数年来,这口血潭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被外人知晓。
    它静静的卧在群山深处,汲取天地精华,收藏地脉地气,以无穷精血为本源,温养出了一潭殷红如血的异种莲花。
    在这一潭数百朵血色莲花中,有一朵莲花体积最为硕大,足足有数丈方圆。
    在这莲花的莲蓬上,一抹血影若隐若现,若是有人能凑到跟前,仔细端详,若他的法眼足够强大,就可以看透在那血影中,隐隐有一道山脉的影子。
    这看上去不到一丈长短的山脉虚影,就是在莽荒之地赫赫有名的‘屠魔岭’!
    血佛寺在莽荒山岭之中降妖除魔、抄家灭族,端的是树敌无数。包括乌头老祖、谢老君等人,都曾经用各种渠道发话,悬赏屠魔岭、血佛寺的确切山门所在。
    谁能人想象,这凶名在外的‘屠魔岭’,居然就藏在这深山之间,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血潭中,一朵不起眼的血莲花上?
    透过血光,踏入莲蓬上的须弥世界。
    这是一片天空、大地尽成血色的小世界,东西南北,纵横上亿里,端的足够宽广。
    这里的天空尽是血云,常年有腥气冲天的恶风吹拂,伴随着阵阵狂暴的雷鸣声,不时有倾盆大雨呼啸落下。而这里落下的大雨,也都是粘稠的血浆,更蕴藏了滔天的杀意,无穷的恶意。
    这血浆的温度惊人,比熔化的铁水温度还要高出百倍。其中更蕴藏了诸多负面的能量气息,对于寻常真仙而言,这血雨的杀伤力,比普通人浸泡浓硫酸还要来得可怕。
    如此恶劣的环境,偏偏这一片血色的大地却是生机勃勃。
    无数血色的参天巨木,无垠的血色草原,大片大片血色的奇花异草星罗密布,每一株树、每一根草、每一朵花,都散发出异样的浓厚生机。
    这里更有蛟龙追逐,有巨鲸浮空,诸般凶勐奇兽种类繁多,数不胜数。
    这些凶勐的禽兽,或许是受到这世界中异样的生机滋养,每一头都体积庞大,肉身强横,力量远胜外界的同类。
    在这一方世界的核心位置,在屠魔岭的中段,巨大的山峰被凋空,凋琢出了无数壮丽、雄浑的大殿楼阁。钟鼓齐鸣,梵唱声声,无数僧众进进出出,操持诸般寺院勾当,端的是山门鼎盛,一副佛门圣地模样。
    这绵延十几万里的大殿楼阁,就是在莽荒山岭中,有着极大凶名的血佛寺!
    如今,在这血佛寺的后山,一座高有万丈的大山山腹中,一朵血色莲台浮空,缕缕血光升腾而起,化为一座内外十八层的烈焰状佛龛,稳稳的护住了一名面孔扭曲、通体殷红如血的老僧。
    老僧的身上,浓厚的血光升腾,散发出的磅礴佛力波动,笼罩了整个世界,俨然有一种将整个世界彻底炼化、彻底融合,将这个小世界中所有的‘道’和‘法’都化为己有、炼化入自身的征兆。
    偏偏老僧的眉心处,还有一点透明的银白色佛光若隐若现。
    这一点佛光比芝麻粒还要细小,在高有数丈的老僧庞大的躯体上,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偏偏就是这一缕极细的银白色佛光,却抵挡住了满身滔天血炎的侵蚀,坚韧而顽强的放出长达数百丈的一缕光辉,宛如一根细细的长毛,在老僧面前空气中扭动腾挪,不断发出曼妙、虚幻、却又变化无穷的奇异气息。
    这老僧,就是曾经的佛门三生幻灭佛,如今的沥血佛!
    他已然正式踏入了佛主境界。
    只要他能斩去眉心这一缕银白色佛光,将他之前三生幻灭佛的所有根基、所有过往、所有残留彻底的消磨干净,他就是真正的‘沥血佛’!
    一尊以杀入道,以血证道的,战力无穷,杀伐盖世的‘至高佛主’!
    突然间,沥血佛的身体一颤,他的七窍,乃至浑身每一个毛孔中,都有粘稠的、散发出馨香的血浆滚滚而出。
    他勐地睁开眼睛,低沉的嘶吼:“法海小贼……还有……元定……元善……元觉……你们,该死,该死!”
    “罢了,罢了,哪怕是凶险大一点,却正好助我成道!”
    “三生幻灭,三生幻灭……既然如此,这最后一点痕迹,就借了那谢老君的万魔幡,彻底磨灭罢……呵呵,谢老君,你倒是送上门的,助老衲完成最后一步的机缘!”
    “老衲,真正是不该如何做,才能回报你的这份恩情。”
    “唔,不如老衲大发慈悲,将你渡化,化为门下弟子?”
    “善哉!”
    外面血潭上,一道微风吹过。
    沥血佛的佛陀法相卷着谢老君,连同一众血佛寺的门人弟子,凭空出现在血潭上方。那朵最大的血莲花放出一蓬血光,笼罩在了佛陀法相上。血光一阵旋转,好似漩涡一样,将沥血佛一行人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