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小说 > 贴身家丁 > 第3351章 有钱赚不到
    此刻,德川承彦心头一匹草泥.马划过。
    燕七这厮竟然忍住了?
    不仅没有大怒,反而风和日丽,喜笑颜开?
    这家伙该不会是耳朵不好使吧?
    塞鸡毛了?
    德川承彦见状,立刻起身,不住的向台下那些演员使眼色。
    这些演员没有办法,继续挑衅燕七。
    “燕七,给我滚出琉球。”
    “我们不欢迎你,这是倭国的土地,不欢迎你坐上高台。”
    “不仅你要离开琉球,大华所有水军,也要夹着尾巴,离开琉球。”
    ……
    下面的演员卖力呼喊。
    德川承彦心里稳了。
    这下,燕七终于会暴怒杀人了吧?
    毕竟,燕七不是泥菩萨,总要有些脾气吧?
    更何况,燕七的脾气一点也不好。
    没想到,燕七听了,哈哈大笑,对那些卖力的群演喊道:“各位,站在下面骂我,费力又费劲,还不能让我如雷贯耳。”
    “这样,你们也上来,请上座,然后,品着香茗,痛快的骂我一通,可好?”
    “哎,这……”
    那些演员都蒙了。
    哎呀,燕七不按套路出牌啊。
    德川承彦也无比的惊诧错愕。
    他怎么也没想到,燕七还真是泥菩萨,根本就不发火的。
    八嘎!
    这小子难道识破了我的计划?
    燕七向安晴使个眼色。
    安晴款款下台,柔声道:“各位父老乡亲,请上台,请上座,请品茶。”
    那些人没有办法,硬着头皮,随着安晴上台。
    他们坐在高台上,也享受到了至高无上的待遇。
    安晴又对台下的众人说:“各位父老乡亲,谁还对燕大人不满,请上台,好好的痛骂燕大人,燕大人一向从善如流,汲取教训,绝不会为难各位的。”
    众人鸦雀无声。
    纵然还有演员是漏网之鱼,躲在台下面,但再也不敢出声怒骂燕七。
    虽然,德川承彦在台下不住的使眼色。
    但是,那些演员岿然不动。
    哎!
    德川承彦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过,虽然燕七没有发怒,但他总算稍稍占了一些上风。
    毕竟骂了燕七,燕七没有还嘴,还是燕七吃亏了。
    德川承彦急忙向那些演员使眼色:“茶话会上,暴跳如雷,骂声阵阵,成何体统,还不退下。”
    这帮演员闻言,就要灰溜溜离开。
    “慢!”
    燕七立刻拦住了这帮演员。
    演员们谁也不敢走。
    毕竟,燕七身上那与生俱来的强悍气势,绝非一般人可比。
    就如同老鼠虽然很灵巧,但见了猫,立刻就笨拙的像是一截朽木。
    德川承彦道:“燕大人,何必生事?您可千万不要怪罪他们呀。”
    “怪罪?”
    燕七哈哈大笑:“你说笑了,我和颜悦色,与他们交谈,怎么会怪罪你?德川承彦,你这话说的,可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哦,我可不可以怀疑你不安好心呢?”
    燕七最后一句话,对德川承彦可是凶狠的警告。
    德川承彦吓坏了,害怕东窗事发,赶紧陪着笑脸:“燕大人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是想着燕大人位高权重,身份尊贵,无端被这帮宵小之辈怒骂,心里总会有些芥蒂嘛。不如,让他们先退下去,免得惹大人不悦。”
    燕七笑的如沐春风:“无妨,无妨,骂我的人多了,我还能总是生气?就比如你,心里也一定在骂我,可是,我还能一刀杀了你?”
    “咳咳……”
    德川承彦想到燕七回复的如此怼人。
    他差点被燕七给呛得上不来气。
    燕七怼得德川承彦闭嘴,这才说道:“既然百姓们骂我,那必然是有原因的,毕竟无风不起浪嘛。”
    他看向那些演员:“各位,你们骂我,不要紧,只要骂的对,我一定虚心接受,努力改正,我哪里做错了,立刻整改,绝不拖泥带水,绝不强词夺理。”
    “下面,请各位回答我的问题,我是哪里做错了?亦或者哪里做的不够周到?还是大华对琉球不友好?”
    “这……”
    一众演员你望我,我望你,彻底懵了。
    燕七根本就没有惹他们。
    甚至于,对他们十分友好。
    他们怒骂燕七,哪里能找到理由?燕七望着一众哑巴的演员,耐心的问:“不要怕,只管说,我哪里做的不好,当着一千名琉球代表的面前,大胆说出来。”
    “你们看,这是一沓子银票。”
    “你们只管大胆的说,只要说得好,我不仅改正错误,还会送你们每人一千两银子。来吧,说破无毒,请直言不讳。”
    这些演员没想到燕七如此大方。
    指出他的一条不足,竟然可以得到一千两银子。
    这么大的手笔。
    可惜啊,他们绞尽脑汁,也没有找出燕七半点不是。
    有钱,他们也赚不到。
    燕七又道:“难道你们是嫌弃一千两银子太少了?那这样,只要你们能说出我的半点错误,我赏你们每人一万两银子,怎么样?这可够多了吧?”
    “这……”
    众人望着那些银票,馋的直流口水,可惜呀,他们根本找不到燕七的半点错误,更找不到大华对琉球的半点错误,这个钱呢,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赚不到手里面。
    台下面的那些观众都着急了。
    “你们倒是说呀,刚才骂燕七骂的那么来劲儿,现在倒是说出怒骂燕七的理由啊。”
    “快点骂燕七,说出理由燕,大人赏你们每人一万两银子呢,那可是一万两银子,足够你们花好几百年了。”
    “哎呀,给你们机会了,你们也不珍惜呀,刚才骂的那么欢,以为你们应该是对燕大人很不满呢,没想到你们竟然毫无理由。”
    ……
    下面的观众都急了。
    燕七笑着看了看那些演员,转头转头又向高台下面望去:“既然他们不肯骂我,那么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也可以数落我燕七的不是,只要你们能说出我燕七、哪里做的不好,我也给你们每人一万两银子,下面请大家畅所欲言,直抒胸臆。”
    众人就是搜破了肠肚,也不知道如何诋毁燕七。
    因为燕七没有做一丢丢、对不起琉球百姓的事情。
    大华也并没有做一丢丢、对不住琉球的事情。
    台上台下,鸦雀无声一片寂,一片寂寞。
    啊,散发着铜臭味的银票,就安安静静躺在那里,却没有人可以赚得到。
    这气氛相当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