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仙道方程式 > 第七百五十二章 不地道

第七百五十二章 不地道

    除了如冰姐和如雪姐,在场其他人全都发现了血魔的这临死一击,只不过,没有人会在意罢了。
    血魔的第一元神全须全尾的进入沈凤书的识海就没出来过,第二元神进去,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如冰姐如雪姐虽然没察觉到什么,但以她们的见识,猜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几个长辈看起来脸色如初,那肯定没什么事情的,至少现在不用为小弟担心。
    美女师祖和刘前辈此刻其实并不像他们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淡定。事实上,他们两个的心里简直是浪涛翻涌,没有一刻宁静。本以为沈凤书只是防护手段出色,攻击手段没有,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一招不知道什么招数,十个飞出去的微型导弹没看清,只以为是什么自爆法宝,后面那
    个等离子炮却是让他们一阵毛骨悚然。
    那无形的攻击团上面蕴含的灵气其实并不强,可就是有一种让他们这等级数的高手都觉得心惊肉跳的危险。
    这一点,从挨了一记之后血魔玄武就再没能主动动过一下脖子就能看出来,那是相当的厉害啊!
    后面沈凤书揪着玄武的尾巴四面狂砸的景象,更是让人相顾无言。
    修士力气大很正常,可像小沈探花这样能把百万斤的巨型玄武当成纸糊的一般来回夯砸的实在是少见。
    如果是专修炼体术身形巨大的那种力士型修士也勉强可以理解,问题是小沈探花明明就只是个看起来很正常的翩翩佳公子啊!
    这突然的反差,让美女师祖和刘前辈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这小子战斗,真的是大起大落啊!心脏不好的还真遭不住。
    刚刚才被夺舍还魂的玄武,就在他们眼前,硬生生的被沈凤书用最简单最直接最粗暴的方法,拽着尾巴活活的给砸死了。
    好歹你也是玄武圣兽啊,哪怕血魔夺舍还魂的并不彻底,可毕竟也到了圣级,居然死的这么没排面?就为了成全小沈探花徒手斩杀圣兽的威名?
    小沈的肉身很强悍啊!感慨完血魔玄武,美女师祖不由的产生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即生生的压下。血魔的第二元神,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找美女师祖和刘前辈,连他们身边的如冰姐和如雪姐都不敢碰。另外一边,姜老头山老头龙见心,又有哪一个是
    好惹的?
    可怜的血魔,除了再次找沈凤书这个修为一看就是最低的小辈,还能找谁?
    第一元神应该是不小心中了暗算,反正从第一元神和第二元神同步的信息看,好像是进了这个小家伙的识海里,不能马上汇聚到一起,否则立刻就会被暗算。至于为什么,血魔第一元神不知道,第二元神更是不明白,想来是沈凤书的什么特别招数吧?或者是聚在一起会很强,很容易被沈凤书元神发现反击,反正血魔
    不会在同样的地方犯同样的错误。
    既然汇聚在一起不行,那就分开来,反正血魔坚信,自己的每一根元神刺,都有着强悍的杀伤力,足够弄死这小子了。
    血魔第二元神一进入沈凤书的识海,就感觉到一股超乎寻常的吸引力,似乎在吸引自己的每一根元神刺向着某个方向上汇聚。
    果然,有阴谋。第二元神一边抵抗着,一边尽快将每一根元神刺都借助这里的独特凝聚手段强行凝练压缩,只等看到沈凤书的元神,就上前一击必杀。
    血魔知道沈凤书的识海很大。这么大的识海,需要耐心的等待时机,或许这就是小家伙唯一的依仗了。不过,论耐心,难道上一次隐忍了三千年的血魔会差吗?只要自己化整为零藏的足够深,小家伙就无法发现,无法发现就无法对付,就这么简单。不看第一元神最开始进出沈凤书的元神都轻而易举小家伙一点都没察觉
    吗?随着每一根元神刺都分散开,悄无声息的缩成一团蛰伏,血魔第二元神感受着那种独特的亲近和暖烘烘的感觉,思维越来越浅,越来越慢,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先如同以往神识种子状态一样休眠,等待合适的时机到来,一举夺舍反击。
    血魔第二元神彻底失去意识的同时,沈凤书看着识海中围绕着银河系大黑洞旋转的上万颗陆续点燃的恒星,满意无比。
    正发愁有了银心黑洞恒星数量不足,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式呢,血魔第二元神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这收的,实在是怪不好意思的。
    就算是薅羊毛,也不能搁一只羊身上薅啊,把一只羊薅的光秃秃的,你说这事整的,被迫薅,上哪说理去?
    谢谢啊!沈凤书也就只能回头冲着识海里的银河系发出由衷的感谢了。
    从识海地球上仰望星空,黑夜的天空中已经出现天河了,牛郎织女鹊桥还会远吗?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意味着,血魔的威胁是彻底解决了。至少沈凤书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担心以后像之前乌魔修一样被血魔盯上寝食难安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新的问题出现了。玄武尸身,怎么修复?被血魔夺舍攻击自己的时候,那沈凤书恨不能是直接将血魔玄武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免得给自己多增加一点点的后患。可现在弄死了血魔元神,再看玄武尸身的
    时候,沈凤书只恨自己下手太重了。
    多好的圣兽法体啊!怎么就骨头碎裂了呢?这一下,损失一大半啊!话说当时怎么就出手那么狠呢?轻点不行吗?
    沈凤书如丧考妣的表情让猜到了沈凤书想法的美女师祖嗤之以鼻。见没见过点好东西?真是没见过世面。
    不就是一具玄武圣兽的尸体吗?至于吗?一转头,就看到刘前辈差点要流口水的表情,美女师祖心中一阵烦躁,我家小沈子的东西你也敢惦记?这家伙好像还听到看到了自己和沈凤书的约定,要干掉这
    老小子吗?
    “别看了!”看沈凤书还在四下打量玄武尸身,美女师祖忍不住开口:“是你的就是你的,跑不了的。”
    “嗨,弟子也就是瞎捉摸!”沈凤书赶紧解释。
    “与其琢磨这个,还不如琢磨琢磨你的护身飞剑碎了怎么修复。”美女师祖没好气的白了沈凤书一眼:“我记得,你好像说也要把飞剑当成本命法宝祭炼的吧?”
    “哦,这个?”沈凤书轻松的将七宝玲珑飞剑的碎片轻松的用神识攫取,悬浮在面前:“简单。”
    动念间,不久前消失的圣级精血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沈凤书控制着那堆七宝玲珑飞剑的碎片直接扔进了那些精血当中。
    七宝玲珑飞剑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可以吸血恢复。哪怕现在已经碎成了一堆,可架不住有四位圣级高手的精血啊!几乎是刚一扔进去,那些碎片就好像久旱的禾苗遇上了甘霖,肉眼可见的瞬间吸收了不少,随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堆碎片各自归位,再次变成了七把飞剑,
    一一串联起来,变成了七宝玲珑塔,又回到了沈凤书的体内。
    “你确定已经炼化了?”看着沈凤书如此轻松的修复了七宝玲珑飞剑,美女师祖一阵皱眉。
    “炼化了啊!”沈凤书不知道美女师祖什么意思,愕然的回答道:“还是多亏了刘前辈指点,弟子才找到炼化的路。”
    “既然是当成本命法宝炼化的,怎么本命法宝碎裂,你连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美女师祖大惑不解的问道:“难道你是专门糊弄我的?”身为一个修士,本命法宝之所以叫本命法宝,就是因为那法宝就和修士本人性命一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休戚相关,生死与共,稍有破损,都会引发修士本人
    心神剧震,哪有沈凤书这样的,法宝都碎成一堆了,他还没事人一般。“弟子也难受啊!”沈凤书赶紧解释,可不敢让美女师祖认识自己是在骗她,那个结果承受不起:“只不过弟子识海特殊,而且弟子比较能忍而已。总归不会比硬
    塞一识海的驳杂神识碎片更难受。”沈凤书的确是难受的,只不过,最难受的不是他本体,而是分神而已。每一把剑都有一个分神负责,上面还有一个得自飞剑原主人的准圣残魂分神总控,飞剑碎
    裂,每一个分神都差点随之碎裂。只是,这种程度的碎裂对于沈凤书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识海里星球碎裂过多少次了,随随便便就能恢复,所以分神们的难受并不会影响到半点沈凤书的本体
    。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七宝玲珑飞剑在沈凤书设计的纳米战甲整体概念中,只是属于外挂装甲的部分。
    外挂装甲嘛,遇到攻击爆炸也就爆炸了,不会影响到纳米战甲本体的防护。不能说外挂装甲就不算坦克的一部分,但也不能完全说就一定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好自为之吧!”美女师祖听完解释,不置可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再不提这个话题。
    沈凤书一脸的懵圈,本以为美女师祖都提到这个话题了,接下来应该说道侣的事情了,结果就这?长辈放后辈鸽子,不地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