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 > 锦绣农家之福嫁天下 > 208 以物易物
    高先是个来往于西域和获凉城之间的商人,这天他又赶着他的骆驼队来到龙门站,经过龙门站之后,便入了获凉城范围,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欸?今天的龙门站不太一样啊。”一个小伙计指着前面说道。
    只见前方,一群小孩子围着个小小的摊位,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在说着“我要一块”、“我要两块”之类的话语。
    被围在摊位中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
    他们不停收着钱,然后递出去什么东西。
    走近了,高先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竹子方盒,里面是一块巴掌大的淡黄色的点心。
    看起来很是蓬松暄软。
    高先不自觉停下脚步,问道:“敢问,这点心是如何卖的。”
    安溆笑着看去,道:“一文钱一块,若你手中有什么值得做交换的,可以以物易物。”
    高先走过来,香甜的味道冲入鼻端,桌子上的盒子里还剩下五六块的样子,但是这么好的点心,只要一文一块,也太便宜了吧。
    “能给我都包起来吗?”高先问道。
    “婶婶,”旁边买了蛋糕也没有急着离开的两个小孩子慌了,向安溆道:“小胡儿刚才去摘野果子了,很快就回来的。您能别全卖了吗?”
    安溆向他们安抚一笑,随后对高先道:“我这个点心,一人限购一块。”
    高先看了看他这个商队,只有两个小伙计。但是旁边的两个小孩眼巴巴的看着,即便他有十几个伙计,也不好意思将这些点心一锅端了。
    “那给我们三块吧,”他说着,递上来三文钱。
    安溆收钱,宗徹便把三盒蛋糕卷拿出来递过去。
    高先他们买了蛋糕卷也没有立刻离开,更不讲就用餐要上桌,站在那儿就捧着蛋糕吃起来。
    绵软香甜的味道在口中化开,高先立刻把糕点拿开,放在眼前端详了好一会儿,不由地对安溆道:“您真是好巧的手,这般点心,是如何做出来的?”
    安溆笑道:“谢谢夸奖,不过客官要是感兴趣,您这货物里运的有什么好东西吗?可否让我瞧瞧,若有我喜欢的,我可以拿着个糕点的方子跟你交换。”
    高先先是惊讶惊喜,随后便是警惕。
    这么好的蛋糕,可能会有人舍得把方子交出去吗?
    高先迟疑着没说话,两个小伙计也上前来劝他。
    安溆倒是不着急,不催促,对她来说,能不能做成这个交换,都没什么的。
    噔噔噔的脚步声靠近,最开始来询问糕点价钱的那个小男孩跑过来,双手捧着一大捧黄色、紫色的野生浆果。
    他捧着给安溆看,问道:“婶婶,这些够不够?”
    安溆笑道:“够了。”
    收了野果,接过宗徹拿出来的一盒蛋糕卷递给小男孩。
    “谢谢婶婶,谢谢叔叔。”小男孩几乎九十度鞠躬了,旁边等着他的两个小孩子也露出小伙伴终于拿到心仪物品的笑容,其中的小女孩道:“走吧,我们去那边吃。”
    高先第一次见到这么善良的人,因此愿意相信一回这夫妻俩的人品。
    “解下包裹,”他转头对小伙计说道:“让这位夫人挑选。”
    安溆真的是可有可无的态度,而且觉得自己刚才提出的那个交换大底不成,可能需要她在龙门口打下名声之后,才会有人愿意相信他们。
    对于一个外出行走的商人来说,开了货物叫人查看,是很危险的。
    毕竟谁也不能分辨,这漫漫路途中出现的路人是好是坏。
    宗徹看安溆没有动,便先走了过去,安溆一看,赶紧跟上。
    这虽然是个小商队,却带了十几包货物,大部分是香料,也有一些让安溆惊喜的东西,比如最后一只骆驼身上驮着的西瓜和大红枣,前面的骆驼上还有葡萄干。
    安溆都想要,而且不好意思只用一个蛋糕方子给人家换了,毕竟这东西在后世在网上一搜,便能有一大堆。
    她这样,有点欺负人。
    但是,出了方子再出钱买,会不会被人当成傻瓜呢?
    宗徹见她的目光落在寒瓜、红枣、葡萄干三种东西上,便说道:“这三种东西就拿来交换吧。”
    高先提着的心落下了,他的骆驼队里,最值钱的完全不是这些,而且那寒瓜,仅仅是他们经过前面的哈密力城时,买来在路上当水喝的。
    但是不能表现得太干脆,高先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好。”
    最后,在双方都很愉快的条件下,他们达成了这方子的交换。
    夕阳斜照中,宗徹在前赶着马车,安溆看着车上满满的三大包东西,高兴得不行。
    她打开车上用来装钱的一个袋子,这里面也是许多草原上独有的野果,有的酸甜,有的只有甜味。
    她腰间的小荷包里,还有大约十几枚铜板。
    今天出门什么都没带,回去时竟然收获这么多,安溆不由想起爷爷一开始带着小小的她做饭时,常说的一句话:艺多不压身,手艺就是你糊口的饭碗。
    安溆高兴地晃了晃钱袋子。
    宗徹侧头,好笑道:“只是一些铜板,我让你连收到铜板的快乐都要从外面感受吗?”
    安溆往前坐了坐,靠在宗徹后背上,看着蓝蓝的天空,笑道:“不一样,这是我们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能拿出去收回回报的东西。”
    宗徹伸手向后,握住她的肩膀揉了揉。
    之后又隔了几天,宗徹再次休息的时候,他们又赶着马车来到了龙门站。
    这次,还没刚停好车,一个在附近走着的小孩子就欢呼一声,向着龙门口内边跑边喊,“来了,卖蛋糕的婶婶和叔叔又来了。”
    他几乎都喊得嗓子破音了。
    安溆和宗徹刚把东西摆出来,便有一队从外行来的商队,为首之人停下来走到跟前,看了会儿,指着摆在蛋糕后面的奶白色香皂道:“这个糕点是何物?可否交换方子?”
    安溆:“你是认识一位姓高的客商吧?”
    这人便笑道:“对他是略有听闻,如今谁不羡慕他的好运气?”随手换来一个好糕点方子,据说有个朋友认识宫里退出来的御厨,看过那方子都说没见过。
    安溆说道:“你问的这个不是糕点,不过这个我也可以将方子换出去,但是有三个条件。”
    这个商人的商队更大,也更谨慎,闻言道:“不知我能否先问问,这是什么东西吗?”
    “您看看。”安溆说道,宗徹便递出来一块羊奶皂,周到程度堪比获凉城店里最好的小伙计。
    刘周接过来这块小小的东西,入手滑腻,闻之有淡淡奶香和浓郁的桂花香。
    “这,和香胰子有些像?”刘周迟疑说道。
    安溆笑道:“好眼力,这是我自己做的香皂,比香胰子的清洁能力更强,且制作更简洁。”
    刘周压抑着心底的激动,转身吩咐道:“阿土,取水来。”
    牛皮囊里的清水一条细流浇下,将刘周那双手上的白色细腻泡沫都冲到地上,的确比香胰子更好用。
    到这时,刘周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激动,上前道:“这位夫人,不知此方作价几何?”
    他再天真,也知道今天的这个方子,不是能用随随便便几样东西交换得来的。
    宗徹说道:“你可知道香胰子的方子,价值几何?”
    刘周面色一白,香胰子方子,那都是有家庭背景的人家手里握着的,以他的身家,全都拿出来也买不到香胰子方子。
    而这比香胰子更好的香皂,他恐怕更买不起。
    安溆便笑道:“所以我们想了一个方法,此方,不独家专卖,只要你能拿出来五十两银子,再答应我的三个条件,这方子,就是你的了。”
    “五十两?”刘周差点咬掉舌头,冷静下来,问道:“却是不知这位夫人的条件,都是什么?”
    “第一,一块肥皂不得小于五寸见方;第二,每块售价不得超过十文钱;第三,方子不得卖给获凉城里的苏大老爷。”
    每一个条件都让刘周不可置信,但是这一块肥皂售价不能超过十文钱,他还赚什么?
    安溆笑道:“放心,便是一块肥皂三四文,也有足够的利润。这些条件,你能做到吗?”
    若是做不到的话,她也可以让这人的生意根本再做不下去。
    毕竟制作肥皂最重要的原料,纯碱,目前在这个朝代,只有她自己有。
    刘周略微一想,便同意了。
    他正准备掏钱,一波或是拿着一文钱或是提着一兜野果的小孩子们就跑了过来。
    拿野果的孩子们每个人都是一大袋子,但并没有要用手量,然后只用那一捧的量来换糕点的。
    他们全都举着手里的袋子,叫安溆收下他们的“钱”,换得一块蛋糕卷之后,心满意足地便站在外面,边吃边等着同伴们。
    想要付钱拿方子的刘周却是完全被挤到了后面,等这一波小孩子吃着蛋糕离开时,他才得以上前,看着摆在前面的糕点少了一排,不由说道:“公子和夫人真是心善之人。”
    安溆笑道:“我们可不心善,你谬赞了。”
    刘周想到这夫人提出的第三个条件,一阵唏嘘。
    不过这只要不是针对他的,便是难得一见的好人。
    这个想法在刘周拿到肥皂制方之后略打了下折扣,原来人家手里有唯一的原料,这便不是单纯的一味的只是好心了。
    好在,一袋七八十斤的纯碱也只需一百文。
    酉时左右,获凉城一家面摊旁停下来一辆马车。
    不远处经过的一辆马车也停了下来,苏怜香掀着车窗帘往外看了会儿,面上挂着羞红的笑意。
    她对丫鬟道:“你在车上等着,我下去有点事。”
    那边的马车刚停下来,宗夫人就脚步有些急的走向了路边的一家铺子,看去,是方家的罐头铺。
    小丫鬟不放心她家小姐,说道:“小姐,虽然宗夫人走开了,但大小姐说过,宗大人很不好接近,奴婢陪您一起去吧。”
    苏怜香挑着车帘子下去了,闻言不由地又是羞涩一笑,“谁要接近他?你好好在里面待着。”
    “一碗羊汤面,一碗鲜鱼面,”鲜鱼面是获凉城的特色,她自从吃过一回后,就比较喜欢。
    宗徹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点好了面又点了两个菜,正打算去看看安溆好了没有,一个女人便走到前面柔柔一礼。
    “民女苏怜香,见过宗大人。”
    宗徹皱眉,这就是那个把溆儿惹恼的女人?
    宗徹问道:“我认识你吗?”
    苏怜香惊讶看他,道:“君救小女子于危难,小女子日日不敢忘。”
    “我并没有印象,而且我已经有了家室,”宗徹可不想这女人跟苍蝇似的以后还会飞过来烦人,“以后看见我,能请你当做不认识吗?”
    苏怜香闻言,羞怯又愧地垂下头,看起来又弱又怜,不负她的名字。
    宗徹觉得说得很清楚了,侧身要走,感觉袖子被拽了一下,他皱眉回望,苏怜香一下子松开手,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君缘何这般狠心?”
    宗徹伸手拍了拍袖子,跟这种听不懂话的女人,倒也没必要多说。
    只是下一刻,一只柔软的手拽住了他的手,溆儿身上的淡香味拯救了他忍不住想打喷嚏的鼻子。
    “因为他已经有妻子了,”安溆和宗徹十指交握,看着苏怜香伤心欲绝的样子,有些作呕,“而且,他没有娶妾的想法哦。”
    所以你可以歇歇了。
    被这么羞辱,苏怜香看到她心仪男人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针刺般的疼,她恨恨地看向安溆,说道:“像你这样,只会更加让人厌恶。”
    宗徹眉心几乎拧在一起,到如今,整个获凉城里,也就这苏家最不识相。
    他可以考虑直接从其他方面入手,将苏家杀鸡儆猴。
    安溆握住宗徹的手,说道:“这事儿,你不用管。”
    她得让人知道,她不是吃素的。
    苏怜香看他们站得那么紧,宗徹又是完全不理会她的样子,伤心不已,拿丝帕捂住脸就跑远了。
    苏家的马车很快离开,宗徹也带着安溆重新坐下了,两人都没注意到,随着苏家的马车,一辆青布的小巧驴车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