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明国舅爷 > 第一百六十六章:奉旨问话

第一百六十六章:奉旨问话

    “奉圣谕,有话询问徐少师!”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刘守有,在清楚了解小胖子收拾徐家的意思后,此刻终于一改往日的谦和,总算是把锦衣卫缇帅的威风给摆了出来。
    “臣徐阶,恭聆圣训!”
    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徐阶却是缓缓的跪在了面南背北的刘守友面前。
    “徐少师,陛下问你,医师赵裕此人是否你府上医师?可是你引荐给张大人治病的?”
    “回圣上话,赵裕确系臣家里医师,也是臣引荐给张大人治病的。”
    对于刘守友所问的第一件事,徐阶倒是没有隐瞒,直接承认了下来。
    “陛下问你,赵裕以童子头骨入药之事,你可知晓?”
    就在徐阶刚刚承认了这赵裕确系他引荐给张居正治病之时,刘守有的第二个问题却是又到了。
    “什么,以童子头骨入药?这怎么可能?此种伤天害理之事,臣若知晓,断不会有半分容忍!”
    先是一脸的吃惊,而后徐阶立马便义正严词的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愤慨。
    “徐少师为官几十年,俸禄总共几何?松江土地价格几何?”
    看了眼表现得既吃惊又愤慨的徐阶,刘守有却是再次缓缓开口提出了新的问题。
    其实,此次前来‘问话’,小胖子却是并未吩咐具体问什么。只不过作为皇帝的鹰犬,在明知道皇帝有要处理这除阶的意思后,刘守有自然知道该问些什么。
    “回陛下的话,臣…臣……”
    在刘守有询问赵裕之事时,原本还气定神闲的除阶,此刻却是不由得心中突然一紧。
    很显然,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皇帝这话是另有所指。
    “呵呵,徐少师若是一时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等想起来了后,再具文成书,末将过两日再前来收取就是。”
    就在徐阶正思索着该如何来回答这个送命题时,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了刘守有那十分‘体贴’的轻笑声。
    “那就多谢刘大人了,老臣这上了年龄,确实很多事一时记不起来了。”
    听到刘守有这么一说,徐阶赶紧冲刘守有拱了拱手表示谢意。
    “刘大人,这赵裕是老夫识人不明,才引荐给叔大治病的,不知叔大病情如何?”
    到了这个时候,徐阶最为‘关心’的,其实还是张居正的生死。
    在他看来,只要张居正这个新政改革的主导者一死,以小皇帝稚嫩的手段,只要略施手段,就可以将这新政之事给废了。到时候,现在所面临的一切困难都将迎刃而解。
    ……
    “唉,人算不如天算啊!”
    布置得精美典雅的书房之中,年逾古稀的徐阶不禁颓然的一声长叹。
    “父亲,那眼下如何是好?”
    见除阶颓然长叹的样子,作为长子的徐璠却是有些慌了。
    没办法,从刘守有的话中得知,张居正未死不说,连赵裕都被锦衣卫给抓住了,这让他能不惊慌吗?
    “还能如何?上书请罪吧!看陛下的意思,只要为父把这些土地清退,想来陛下应该不会过于为难的!”
    想到之前刘守有离开之时,转述皇帝所说的那句“不要让少师一世英明毁于一旦”的话,徐阶总算是心中有了点儿底。
    没办法,别看徐家在松江地面上如同土皇帝一般,但土皇帝毕竟只是土皇帝。碰了上小胖子这个真皇帝想要收拾他,除了扯旗造反这一条路外,他也只能乖乖受着!
    “早知今日,为父何必走这步棋啊!若是以前,碍于叔大的面子,陛下即便知道了或许也不会太过追究。但现在,想必叔大也……唉!”
    到了此时,这徐阶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居然亲手把自己最大的‘保护伞’给踢了!
    “父亲,难道咱们这么多年就白忙活一场了吗?”
    听到徐阶要上书请罪,身为次子的徐琨却是一脸的不甘。
    “而且父亲您以为只要把土地交出去就行了吗?严家的事才过去多少年?父亲难道也想学那严分宜,去那坟头吃贡品吗?”
    末了,对于徐阶准备‘躺平’的做法,徐琨却是激烈的反对起来。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事到如今,哪还有其它出路?”
    看着一脸激动的次子,徐阶那浑浊的双眼中,此刻却是再无先前的精光,只剩下一脸的颓然。
    “父亲,咱们去东瀛吧!去了那里,以咱们这些年积攒下来的财力,照样可以做一个富家翁!”
    就在徐阶一脸颓然之时,不愿放弃手中财富的徐琨却是再次开口,说出了逃往东瀛的提议。
    “对啊,父亲,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倒不如带着细软前往东瀛!”
    没等徐阶开口,徐璠顿时不由得眼前一亮。看来这贪官往国外跑还真是自古以来的老传统了。
    “去投靠倭国?呵呵,刘守有这个锦衣卫缇帅都亲自出动了,你以为咱们能走得脱?”
    在听到徐琨的这个想法后,这个曾经也是一朝首辅的徐阶,也是不由得心中一动。只不过片刻之后,却是不得不再次苦笑的摇了摇头。
    “嘿嘿,父亲莫非忘了咱家一直养着的那些人?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养了他们这么久,也是该让他们为咱家真正出一次力了!”
    “更何况,这松江地面的锦衣卫,有哪个没拿过我徐府的好处?到时候只要咱们许以重利,让他们放开一个口子,咱们还怕走不了?”
    见徐阶并不反对前往东瀛,只是担心无法走脱,徐琨顿时一脸自信的开口笑道。
    ……
    “你们都给本帅听清楚了,不管你们以前收了徐家多少好处,本帅都既往不咎,权当是给兄弟们养家糊口的钱了。但是从现在开始,若是你们之中还有谁敢跟徐家勾结,通风报信,那就别怪本帅没有提醒尔等,锦衣卫的家法可等着你们!”
    就在徐家父子商讨着如何脱身,逃往东瀛之时,另一边,松江锦衣卫百户所中,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刘守有,此刻也是正一脸严厉的告诫着这些驻守松江地面的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