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言情小说 > 平平无奇魅魔罢了(np) > 第二十一章偷亲
    只是予礼时不时就会看着她的头顶,又遗憾地叹了口气,还总会问她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她对此深感疑惑,二哥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于是便停了动作认真地感受了一下,嗯心跳正常,又抬起手脚活动了下,嗯手脚也正常。末了才朝予礼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予礼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除了那一次之外莉安的角和尾巴就再没有出现过,因此她也没有再找过他,他都怀疑那天晚上只是他做的一场春梦了。
    而且他这几日得离家跟着队伍去比赛了,虽然场地离家不是很远,但是他搞特殊也不好,毕竟他不是队长,没有发言权,还是打算跟着队伍去住酒店。
    这么一来,家里就只剩下宋时和莉安两个人了。
    没有他看着,他合理怀疑宋时会对莉安出手。要是就在这些天内莉安又恢复成魅魔的形态,不得不求助于宋时,这老狗比要是借此欺负她了,她哭着找自己怎么办?那时候他在外面一点信息接收不到,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莉安被老狗比勾引着做出更过分的事,他肯定后悔死了!
    他完全不觉得是自己把宋时想得太坏了,以他对宋时的了解,宋时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绝对没有过于贬低宋时,他可是最公正的人,怎么会因为嫉妒宋就这么说宋时呢?说不定他没想到的更过分的事情宋时都会照做不误。
    或许等他回来后,莉安就已经更亲近宋时,连他这个曾经最最喜欢的哥哥都不理了。
    这个想法让他甚至想着怎么能在比赛期间偷溜回来监视着宋时。
    “二哥明天就走了?”莉安看了看日期,她记得好是十号予礼得去参加比赛,现在已经八号了,他得提早过去。
    “……”予礼抱着抱枕直勾勾地盯着莉安,蜷着身子不回答。
    莉安狐疑地走过去,“二哥你怎么了?”
    “我不想去了。”予礼闷声闷气道。
    “说的什么话。”莉安坐在他旁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也没发烧啊,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安安。”予礼把莉安拉过来,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回来时我还是你最喜欢的哥哥吗?不会因为我走了你就不喜欢我了吧?”
    “嗯……如果哥哥还是这么不着调的话,那可说不定。”莉安说着,把他的脸捧起来,“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你不是很想拿第一名的吗?”
    “你别看我。”予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是想跟莉安撒撒娇,但他也知道自己这样跟平常有很大的出入,简直不像他了一样。尤其是在自己妹妹面前,他后知后觉地萌生了几分羞耻心,因而他用手挡住莉安的眼睛,不让她看他。
    “?”莉安的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她双手抓住予礼遮在她眼前的手,“二哥,你这是干什么呢?”
    予礼今天的行为举止已经不只是诡异一词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像是在青春期一样让人猜不着他的心思。又别扭又矫情,羞耻了还不让她看他。
    “那我给你加油?加油二哥加油二哥,一定拿下第一名。”莉安大声地喊着,还半支撑着跪起来,手臂往前伸去为予礼打气,只是还没等她说几次,她的嘴就被予礼另一只手给捂住了。
    “……”什么啊,玩不起?整张脸几乎被予礼挡住的莉安蔫了。
    “你、你别说了。”本来就感到羞耻的予礼这下脸简直爆红,掩耳盗铃似的把莉安的嘴也给捂起来。
    莉安使坏地撅起嘴来在予礼的手掌上亲了一下,予礼像是被烫到一样连忙把手伸了回来,他似是没想到莉安会这样捉弄他,一时间重复着“你、你、你”,好半天你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莉安虽然眼睛还被遮住,但知道自己的捉弄奏效了,于是狡黠地笑着问:“我我我,我什么呀?”
    予礼气冲冲地看着她这么挑衅自己,脑袋一热,对着她微张的红唇就这样亲了上去。
    莉安只觉得什么温热的东西覆上来了,一开始没往被亲了这方面想,毕竟她没想到予礼这么幼稚,说不过她竟然搞偷亲这套。
    还是宋时下楼看到了,训斥地喊了声:“宋予礼,你做什么呢?!”楼梯那传来宋时急急下楼的拖鞋的“啪嗒”“啪嗒”声。
    予礼马上放开莉安,连带着捂着莉安眼睛的手也给放开了。
    莉安被灯光刺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生理性眼泪润湿了她的眼睛,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模糊,只隐约看到宋时挡在她的面前。
    宋时走下来把莉安护在身后,面色不善地瞪着予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