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小说 > 九九归一 (1v1 现代玄幻) > 第六十六章你争我夺(下)

第六十六章你争我夺(下)

    温馨提示,连更两章哦,不要看漏了~
    ==
    低调了一晚上的妖王,叫人几乎忘了她的存在。
    但无论怎么说,面对妖,人的战线总还是统一的。
    把内部矛盾转移到外部,至少能先解当下的燃眉之急。吕元义像是抓住了突破口,当即向白素贞喝道:“皇女方才指明将黄土送与我儿,二位现在这是……”
    “我呸——”桃生嗤道,“你既说了‘指明’,那他们现在是在闹什么,你敢不敢和你身边那俩老不死的说我娘亲的身体就是归了你的?”
    “你们人在闹,我们妖来添把火,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么。”
    这种大家心知肚明但不可摆在台面上说的话,一旦挑明了,谁先前不坦荡,谁便尴尬。
    所以吕元义一时也接不上话。
    白素贞没斥桃生话多,朝吕弄溪呆在那儿的招了招手:“小溪,你来。”
    吕弄溪还没回神,一时没动作。
    姬非趁此大家都停下来静观其变的时候,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找准间隙往小玖的方向溜。
    一只手抄着他后背的腰带,直接将他提了起来。骤然的滞空吓得姬非魂不附体,四肢无措地划拉着空气,口中发出惨叫。
    大羿走出来两步,嫌弃地将他丢了下来。
    “怎的,你叫吕弄溪?”
    姬非被摔懵了,说不出话。
    “你——”姬若天气得翘胡子,“你可是我们轩辕氏的人,怎么反过来帮神农——”
    “可别攀亲戚。我没有子嗣,我的部落一万年前就被灭了,和你们八竿子打不着,只不过有同一个晦气的氏属罢了,”大羿讥笑着,浑不在意道,“这也不是我想的。”
    虽然被呛的是姬若天,但邹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顺了白素贞的意思,让吕弄溪拿走黄土。他想了想,决定给大羿扣上更大的帽子:
    “你身为人,和妖站在一起;身为冥界之主,公然和人作对,难道是要……”
    “——要开战吗?”
    大羿替他补完了话,风轻云淡地堵回了他假惺惺的义愤填膺。
    “小蚩尤,你们倒是真健忘。家谱上没记你们有多少祖宗是被我弄死的吗。”
    “我都不需要回去叫鬼来帮忙,一个人就够杀你们了,信不信。”
    他手往身后一探,再伸出来时,已多了一样东西。
    虽然在场从未有人见过此物的真面貌,但在第一眼得见时,心底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那个名字。
    ——彤弓素矰。
    “小溪,你来。”
    大羿也向吕弄溪招手,再没人跳出来废话。
    吕弄溪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刚走出去一步就发现身后跟上来了几个家里的门生。
    “他们过去帮你一把。”吕元义不容置疑道。
    吕弄溪一愣,不知怎的心中觉得变扭。他想要开口争辩什么,但他并不擅长忤逆父亲,于是一时间,又站着不动了。
    “皇女送给他一个人,这么多人跟来是干什么。”
    吕元义的余光没法忽略大羿手里那把几乎比他人还要高的弓,回答“只是搭把手”的时候,也不复面对儿子时那样的派头,气短了许多。
    “过完生日快二十的小老爷们儿了,连个小女孩儿都抱不动啊。你们神农氏的吕姓这一支也太废了,这都没人篡位吗。”
    他不嫌事大地扭头朝那边几位神农的长老呼喊:“喂,这边,姓齐的、姓章的有没有,要不要试一试搏一搏,我帮你们一把,成了就能当族长了啊。”
    吕元义面色铁青,彻底不说话了。
    父亲受了难堪,吕弄溪没一点出声相帮的念头,反而松了口气。那句在他喉头梗了多时的话,总算能稍稍顺畅的吐出。
    他没着急立刻往前,而是沉下口气,敬告众人:
    “你们小心。皇女说了送给我,其他人若是碰了,指不定会有什么后果。”
    经他这么一提醒,大家才想起来:是了,小玖有言灵。
    在场的许多有头有脸的,当日校长室时都在场。稍一回想,“请坐”的乌龙还历历在目,遂忌惮了几分,歪心思便歇下去些。
    大羿嘴角微扬,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许。他侧开身,方便吕弄溪蹲下抱人。
    “你若信任我,就先将她安置在我房里吧。待到有一日你想出更妥帖的法子,我便还给你。”白素贞说。
    假装没看到父亲的指派眼色,吕弄溪向白素贞点头道了谢。
    怀中这副身躯可能是只剩一副空壳的缘故,抱起来像羽毛一样轻。吕弄溪使多了劲儿,起身的时候往后踉跄了一步。
    待到重新站直,他不知道为什么,鼻头一酸,强忍着没哭。
    说祝福他有个快乐的生日……这到底快乐在哪儿……
    “小溪。”
    父亲还是叫住了他,吕弄溪只得回头。
    吕元义看着吕弄溪,晃了叁四秒神。
    他二十出头就得了这儿子,如今正值壮年,膝下却也只有这一个,且早早许了下一任继承人的名分。子嗣单薄,但门庭简单干净,是非就少,他是为了家族的稳固,才如此打算。
    但若是这唯一的儿子也不听话,单单一根棍都要搅出风云来,便枉费了他数年来的谋算和期望了。
    他不再对小玖身体的处置发表任何意见,说话间语气很重很缓,不是恼意,而是某种重大决断后的慎重。
    “放好后,去请皇女过来主持大局。然后你回房间,我有事与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