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李沐尘免费阅读 > 第1107章 我会了
    苏拉沃玛去找查娜丽,目的是打断查娜丽的施法,只要查娜丽不能借木气复原那块木头,少爷就可以轻松赢下这一局。
    可是她忘了,马山如果想赢,哪里用得着用打火机去点?哪怕稍微会点控火术,也早己把那块木头烧得灰都不剩了。
    马山还是不紧不慢的,低着头拿打火机在慢慢地烧,仿佛在制作一件艺术品。
    而伟伦德拉则开始发力,汹汹真火包围了桌上那块木头。
    木头烧光,真火熄灭。
    木头再生,他就再烧。
    如此一生一灭之中,马山的心脏也有节律地跟着跳动着。
    马山用打火机,而不用法术,一来可以拖延时间,让伟伦德拉更多地施展深渊之火;二来可以更加全神贯注去参悟这火焰的奥妙。
    他的神念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团来自深渊的火,他仔细感受魂灯和火焰生灭之间的莫名的联系。
    船上的人们尽管看不太懂,但也都专注而紧张,毕竟这场赌局关乎他们的命运。
    没有人注意到,大厅里的木材制作的东西己经消失了一大半。
    “看啊,快烧完了哦,打火机也不慢。”马山晃了晃手里的打火机,“伟伦德拉少爷,谢谢你在船上用这么好的打火机,这个我可以拿回去做纪念吗?”
    “哦,我差点忘了,”马山乍然惊醒般说,“我赢了的话,这条船和船上的一切都归我了,当然包括这个打火机。伟伦德拉少爷,加油吧!”
    伟伦德拉气得发抖。
    其实船上的木料虽不少,但以他的能力,把整条船烧了,也不过一念之间的事。
    可现在的速度并不取决于他,而在于查娜丽控制生发的速度。把船上的所有木料换算成这么小的一块一块的木头,不知有多少块,虽然一念毁之,也要千万个念头才可以。
    伟伦德拉越想越气,越想越怒,加上马山的冷嘲热讽,终于忍不住,能量一下子爆发:
    “去死吧!”
    一丛大火从桌上窜起来,成游龙之势,冲天而起。
    而火苗中的木块也随之冲天而起,变成了一棵大树,枝桠在火光中迅速分解,又不停地生长起来。
    伟伦德拉发动的时候,马山感觉胸腔内的烛龙九阴灯猛地一跳。
    这一跳比刚才那许多跳都要激烈,灯芯的火苗颤动,桌上那窜天的火焰一样的节奏,窜进了马山的全身经脉。
    “会了!”
    马山叫一声,意念一动,一小团同样明净清澈的火焰在桌上一闪,那块原本还在燃烧的小木块瞬间消失,连同火焰熄灭,桌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而伟伦德拉的火焰虽然洪大壮烈,却还在燃烧。
    ……
    在巨轮后方的货仓里,查娜丽盘坐在地,双手结印。
    船舱里的东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少,那些木质的东西,地板、舱门,墙壁上的装饰板全都不见了。
    苏拉沃玛出现在消失的木门处。
    她迫切地发动了法术,几只夜叉从幽暗处显现,扑向查娜丽。
    查娜丽微闭的双目猛然睁开,左手结印不变,右手一挥,十指化作枯藤,疾速飞出,将几只夜叉缠住。
    苏拉沃玛在召唤出夜叉之后,也冲进了船舱。
    一场古老力量间的较量悄然展开。
    查娜丽的眼眸如同深邃的绿潭,映照着丛林的神秘与生机。而苏拉沃玛的眼中闪烁着冷冽的银光,那是夜的深邃与不可预测。
    船舱里的空气凝重得仿佛能被切割。
    查娜丽轻抬玉手,周围的木板瞬间活了起来,根须如蛇般蜿蜒穿插,藤蔓如同饥饿的野兽,向着苏拉沃玛缠绕而去。罗刹女毫不示弱,她尖锐的笑声穿透了藤蔓的围攻,随着笑声的回响,空气中涌动起一股阴冷的气息,越来越多的夜叉的身影开始在阴影中凝聚。
    夜叉嘶吼着扑向查娜丽,它们的利爪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黑影,但查娜丽的周围己化为一片绿色的壁垒。藤蔓如同盾牌般挡下了每一次攻击,与此同时,她的指尖绽放出点点翠绿,那是生命的种子,在瞬息间生根发芽,长成坚不可摧的屏障。
    夜叉这种恶鬼本无惧疼痛,但他们受不了丛林的生命气息,缠绕在他们身上的藤条和刺入他们体内的棘刺带着万木生发之气,将他们的身体撕烂,落在地上如腐烂的烂泥。
    苏拉沃玛怒吼一声,身体开始扭曲变形,皮肤裂开,露出下面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鳞片,双眼变得血红,獠牙从嘴角延伸而出。
    她化身为了真正的罗刹,带着幽冥的死气和万鬼之恶。她的嘴角流下的涎水将船舱坚硬的甲板蚀穿。
    查娜丽端坐着,双手在胸前转动。
    她的身上涌动着生命的能量,整个船舱在她的意志下变得如同丛林深处,野草和藤蔓疯狂生长,荆棘和树木遍布。
    苏拉沃玛冲上来,尖锐的指甲划过,藤蔓断裂,涎水流过,荆木腐烂。
    可这里早己变成了丛林,到处都是树木,到处都是野草。
    断裂的藤蔓重新愈合连接,倒下的树又生长起来。
    苏拉沃玛试图突破这绿色的牢笼,但每一步都像是在穿越荆棘的迷宫,每一步都耗尽了她的力气。查娜丽就在她的眼前,只要再往前走两步,她就可以用指甲切断对方的喉咙,刺破对方的心脏。
    可就是那两步,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隔着世界上最广袤的雨林。
    很快,她就被越来越密集的藤蔓和树枝缠绕包围,捆的密密麻麻,像一个茧,只露出一个头。
    查娜丽缓缓站起来,看了她一眼,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然后跨过丛林。
    所有的绿植仿佛都和她一体的生命,在她迈步的时候,自动让开。
    她的步履优雅,体态曼妙。
    看着她的背影,罗刹女眼里露出贪婪和羡慕。
    ……
    “你输了哦。”马山微笑地看着对面不知所措的伟伦德拉。
    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色西装的伟伦德拉少爷再也没有刚才的骄傲。
    他气馁,他愤怒,他恨!
    他无法接受自己竟然输了这样的事实,尤其是输在他最擅长的、最引以为傲的深渊之火。
    而对方用的仅仅是一个打火机。
    “好,算你厉害,等着瞧!”伟伦德拉转身,对身后的阿比谢克说,“我们走!”
    “等一下!”马山阻止道,“伟伦德拉少爷,别忘了咱们的赌约。”
    “这条船现在属于你的了。”伟伦德拉气呼呼地说。
    “咱们的赌注可不光是这条船哦。”马山提醒道。
    “放心,我不会不守信用的,从现在开始,这条船上的一切,包括这些人和他们的财产,都是你的了。”伟伦德拉说。
    “那么你算不算这条船上的一切之一呢,伟伦德拉少爷?”马山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