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甜心老婆受宠吧 > 第451章 孩子碍事,送去学校

第451章 孩子碍事,送去学校

    最近一项重大的国际会议将在圣辉学院举行,校方为了能够提前做好准备,将学生的假期提前了,于甜现在一有时间就往喻欢颜这边跑,更别提放假这样空闲的时间了。
    “于甜,上次我可听说,你被你爸骂的够惨的,这个月的零花钱都没有了吧?”白依依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面,吃着刘阿姨端过来的水果,优哉游哉的。
    “这和你有关系么?你还是管好自己家里的事情,永远都翻不了身的小企业。”于甜白了白依依一眼,一心研究这手上的指甲。
    “哎呀,你们不要一见面就吵架,消停会儿吧。”喻欢颜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在白依依身边坐下,眉眼中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
    “对了欢颜,后天就是我表姐的生日宴,到时候你一定会去参加的吧?”于甜转过头来看着喻欢颜,眼中带了几分期待。
    “这.......我可能拿不到请柬呢。”喻欢颜眉眼中闪过几分无奈,毕竟她不是厉净琛身边很重要的人。
    “那多可惜呀,那种宴会上面可能认识不少朋友呢。”白依依寻找着舒服的位置躺着,最后在喻欢颜的大腿上面躺下,舒服地叹了口气。
    “是啊。”喻欢颜有些遗憾地点头,想必厉净琛一定会去那个生日宴的,自从上次自己发烧过后,她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厉净琛了。
    以前没有沈长卿的时候,她总是随时都可以去西山北苑找厉净琛,但是现在,她站在什么角度去找厉净琛呢?
    一个多余者罢了。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你不是说厉夫人挺好的吗?她和于于关系这么好,肯定可以给你拿到请柬,不过......有些人整天表姐表姐地喊着,连一张请柬都拿不到,啧啧。”白依依毫不留情地嘲讽着于甜。
    于甜又狠狠地瞪了白依依一眼。
    “她?”喻欢颜有些意外,她沈长卿不会拒绝自己,可是她却并不想拜托沈长卿去做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刘阿姨拿着一份请帖和一个精致高档盒子走了进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喻欢颜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
    “刚刚厉夫人叫人送来了一份请柬和一件礼裙,说是希望您可以去参加于小姐的生日宴呢。”刘阿姨笑着说,看来之前她真的是误会这个厉夫人了。
    喻欢颜怔了怔,从张妈手中接过请帖和盒子,她缓缓打开这个盒子,耳边响起白依依的惊呼,“这可是高定礼裙,起码得百万呐。”
    “厉夫人要不要这么大方啊.......欢颜,你去问一下厉家还要不要孤儿,也算上我一个吧。”白依依双眼发直地盯着盒子里面的礼裙。
    “嘁,瞧你这点出息。”于甜将语气中满是酸味儿。
    “欢颜,快点去试一下合不合身。”白依依直接无视了于甜尖酸刻薄的话,把喻欢颜往换衣室推去。
    颜黎城倒是一个说到做到的性子,那顿晚饭后的第二天,就直接自己回公司亲自掌权了,将沈长卿的名单从公司高管层里面永久地划掉。
    沈长卿直接闲了下来,不过她倒是乐得清闲,在家里带带孩子,有时间看看书,倒也
    很悠闲,只是这忙碌的日子过惯了,突然清闲下来,多少有些不适应。
    “这边有一个关于圣辉学院的case,给你去完成。”厉净琛似乎察觉到沈长卿的百无聊赖,扔了一份文件给她。
    沈长卿打开文件随意翻了两下,这是一个关于国际会议的相关安排,厉氏集团将会负责对现场的布置和迎宾,以及各国会议领导的休息的安排。
    “行,交给我没问题。”她将文件合上,放在玻璃桌上,而玻璃桌的另一边,是一张婚纱的设计稿纸。
    “你这样是在给我开后门,就不怕被你的员工发现?”沈长卿往厉净琛的方向移了移,一把搂住了厉净琛的脖子,直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怕?”厉净琛像是听见笑话一样,唇角淡淡地勾了勾。
    他还是真不知道怕是个什么意思。
    “他们会抗议的。”沈长卿小声地嘀咕道,自己当初当总裁的时候,不可得把一碗水端平?不然总会落人口舌。
    “他们不敢。”厉净琛目光落在沈长卿红润饱满的唇瓣上面,不等沈长卿反应过来,直接勾起她的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沈长卿只是错愕了几秒,很快便开始温柔地回应,这种回应就像是一把火,直接让厉净琛失控了。
    “嗲地,妈咪,我要吃糖糖!”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咆哮从楼上传来,两人皆是虎躯一震。
    沈长卿急忙将厉净琛推开,将自己的衣服顺了顺。
    “妈咪妈咪,我要吃糖糖。”洋洋委屈巴巴地抱着沈长卿的胳膊摇啊摇的,她已经十天没有吃糖糖了,再不吃的话会死掉的。
    “不行,还没有一个月,你忘记你的惩罚了吗?”沈长卿刮了刮洋洋的鼻子,语气温柔地说。
    “可是宝宝好想吃糖糖啊。”洋洋叹了口气,索性趴在沈长卿的怀里不愿意走了。
    一边厉净琛的目光落在母女俩身上,冷了几分,看向一边的白管家,“该把孩子送学校了,你安排一下。”
    这下轮到洋洋虎躯一震了。
    没想到她和哥哥的噩梦还要到来了,一想到要和学校里面那些幼稚鬼一起玩,她就很不想去学校,她只想在家里好好陪着妈咪。
    “嗲地,宝宝不想去学校。”洋洋看着厉净琛,声音弱弱地说。
    “乖,学校有帅哥。”厉净琛在洋洋的头上拍了拍,便起身去了书房,极其敷衍的态度。
    洋洋委屈地撇了下嘴,坏嗲地!
    于于的生日宴很快到来了,沈长卿早早地准备了一下,在厉净琛的陪同下来到了生日宴的现场。
    于于今年二十五岁,她将生日宴在一栋别墅举行,连同外面宽阔的草地,大多数人都是在草地上面活动的,柔和而明亮的灯光将现场点的亮如白昼。
    “妈咪,这个灯光好漂亮,让嗲地在我们的花园里面也放一个好不好?”洋洋指着树上闪烁的猫咪灯光说道。
    “嗯。”沈长卿应了一声,紧紧地牵住了两个小孩的手,如果这次他们再来一个火烧宴会现场,于于一定会把自己碎尸万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