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甜心老婆受宠吧 > 第453章 厉先生出事了
    韩生就站在傅元凯身后,淡定地看着这一切,只等傅元凯的一个眼神,就马上将眼前这个犯花痴的小女生隔离开来。
    白依依紧张地盯着傅元凯,似乎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可以啊。”傅元凯深邃的目光从其他地方落在白依依身上,勾了下唇。
    说完,傅元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将二维码摆在白依依面前。
    “真,真的可以吗?”白依依怔怔地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二维码,几滴泪水挂在眼角,摇摇欲坠。
    丫的,她现在穿的是礼服啊……手机早就被侍者拿走保管了好么?
    空气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直到韩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位小姐,您加还是不加?”
    白依依敢肯定,这一定是她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一件事情没有之一。
    而不远处的玻璃打造的阳台上面,被暖黄色的灯光照的透亮,沈长卿一席黑色礼裙,坐在高级真皮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颜色澄澈的香槟,用高脚杯和于于轻轻碰了一下。
    “生日快乐。”
    “嗯,我的生日愿望就是,以后我的每个生日,你们这些人都可以在我身边。”于于笑着,将杯子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厉净琛呢,他没有和你一起?”于于的目光在下面找了一圈,却没有看见厉净琛的身影,倒是看见了傅元凯的身影。
    难道他就不怕这个宝贝疙瘩被傅元凯再给抢回去吗?
    “他说要处理点事情。”沈长卿倒是不怎么在意。
    “哎你快点看,快点过来。”于于的目光正要从傅元凯身上移开,突然阿门就跟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朝着沈长卿一个劲儿地挥手。
    沈长卿的目光朝着于于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傅元凯对面站着一个还略显青涩的女孩,两人不知道正在说些什么。
    要知道,傅元凯现在已经很少和这样素不相识的女孩说话了。
    “这不会是傅导的第二春吧……这个女孩和你十八岁的时候倒是挺像的。”于于晃了一下酒杯,绕有兴趣地看着沈长卿。
    “听说乱说话,晚上会被蟑螂啃嘴巴的。”沈长卿看着白依依,这个女孩她倒是认识,心眼不坏。
    “我可不是你那两个只有四岁的娃娃。”于于不屑地嗤笑一声。
    沈长卿看了眼正凑在一起,不知道又在商量什么小秘密的安安和洋洋,勾了勾唇角,她这两个四岁娃娃可不是一般的娃娃,说不定比于于还要聪明一点呢。
    两人正说着,李琦从下面匆匆忙忙地赶了上来,眼中满是惊慌,将一支手机急忙塞到沈长卿的手里,声音嘶哑。
    “夫人,您忘带手机了。”沈长卿下意识地攒住手机,等待着李琦接下来的话,一双冷淡的眸子水光粼粼。
    虽然她没有在颜氏集团任职了,但是沈长卿却并没有辞掉李琦,恰好在厉净琛最近叫自己去处理圣辉学院那边的国际会议,李琦也可以帮着自己一起。
    “刚刚张良打电话到我的手机上面,说厉总出车祸了。”李琦气喘吁吁地说。
    沈长卿倏地抬头,极速往外面走去,“给我看好
    孩子。”
    “放心吧。”于于眉眼冷肃了几分,原本是要跟沈长卿一起出去的,但听她这样说,又无奈停住了脚步。
    “情况怎么样?”匆忙间,沈长卿问道。
    “张良说很严重,现在正在进行手术,头部受到重创,小腹有一个很深的伤口,很有可能会危及到生命。”李琦按着张良的话一字不漏地回答。
    沈长卿不再说话,到了别墅外面,李琦已经安排好了车子,沈长卿却是直接走到驾驶室将司机拽下来,自己上了车。
    李琦上车,还要说些什么,车子已经飞速一般地疾驰出去。
    于家的这栋别墅不在市区,到市中心医院需要一个小时,沈长卿心急如焚,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前面的车况,不断地将油门往底下踩去。
    李琦紧张地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沈长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医院手术室的大门紧闭着,外面站满了人,而沈长卿的车子在接近市中心的时候,便开始慢慢地减速,直到整条路堵住,车子再也往前开不动一点点。
    &nbs!”沈长卿用力地按了两下喇叭。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沈长卿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怎么了?”打电话来的,是厉净心。
    “快点过来,他们在哥哥的手术室外面,为了爷爷遗产的事情吵起来了。”厉净心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看着在手术室面前吵成一团亲人,满是失望。
    尽管早就见惯,还是不能习惯。
    “行。”沈长卿看了眼前面堵死的路,淡定地挂了电话,她深吸一口气,开门下了车。
    “夫人,从这里跑去医院至少还有一个小时。”李琦也跟着下了车。
    “把车开出去。”沈长卿直接拖了高跟鞋拎在手上,光着脚往前跑去,一个小时又怎么样,再这样堵下去,恐怕要到半夜才能到医院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过,天空竟然开始飘起雨滴来,没有多久,雨势变大,直接将沈长卿淋成了落汤鸡,她咬咬牙,在路人惊讶的目光中不停地跑着。
    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狗血的下雨剧情还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现在已经是深秋,还真是挺冷的。
    这边,厉净心挂了电话,将手机揣进兜里,跟陆铭往那堆吵得不可开交的亲人走去,直接将吵得最凶的厉家大少一把推开。
    “够了,吵什么吵?你以为吵就可以得到遗产么?”
    “厉净心,你知不知道好好说话,这些年仗着有厉净琛就肆无忌惮么?我早就看不惯你了。”厉家大少瞪着厉净心,转眼就推回来,却被陆铭挡住了。
    “怎么,要打架?”陆铭将厉家大少的手甩开,活络了一下手腕,戾气十足。
    “行,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厉家大少瞪着陆铭半晌,转头狠狠踢了一脚一边的白墙。
    只是刚刚的喧哗却并没有厉净心的这个举动变得安静起来,反倒是吵得更凶了,甚至有将厉净心拖下水的趋势。
    “医生都说了,净琛能够醒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你还死守着老爷子的遗产有意思么?迟早是要给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