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甜心老婆受宠吧 > 第454章 以礼还礼
    “就是,这次叶婉儿落,得知当年她拿着的遗嘱是假的,这才将全部遗产吐了出来,怎么,难道你想当第二个叶婉儿?”
    “都说了,遗产不在我这里,还有,你们别妄想动我哥的东西。”厉净心看着眼前的这些所谓的厉家人,他们的血都是冷的。
    哥哥是整个厉氏家族的支撑,若是没有哥哥,这些人恐怕早就失去现在这样繁荣富贵的生活了,可是如今哥哥一出事,他们竟然就这样迫不及待地落井下石。
    “是么......现在厉净琛出事,你才是他血管关系上面的直系亲属,你说的话,应该也算数的吧?”大伯厉进贤挥了挥手,他的助理拿过一份文件来。
    “这是什么?”厉净心接过文件,是关于厉净琛在厉氏集团的所有股份的转让书。
    “一旦厉净琛出了事,你就是这些股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只要你在这份文件上面签了字,我们不会为难你的。”厉进贤看着厉净心,慈爱地说。
    虽然厉净琛最近和那个带了两个拖油瓶的颜漠漠走的很近,但他们没有领证,并不是法律意义上面的夫妻。
    厉振国只是在一边看着,并不说话,自从厉宁死了后,他对这些事情也都提不起兴趣了,像是瞬间老了二十岁,现在已经是垂暮了。
    而厉振邦一家人则是紧紧地盯着厉净心,他们当然不希望厉净心签字,因为这份文件肯定是对厉进贤有利的。
    这时厉振邦和自己的妻子商量了一下,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交到厉净心手上,“你若是在这份文件上面签字,我们保证你的后半生衣食无忧。”
    “振邦,你这是干什么,你还不相信哥哥?”厉进贤脸色一变,没想到有两手准备的不只是自己。
    “哪里哪里,只是这些年大哥名下的企业渐渐衰微,想必净琛不会放心把自己的毕生心血交给你。”厉振邦递了一支笔给厉净心。
    厉净心看着眼前的两份文件,嘲讽地笑了笑,直接将两份文件丢进了垃圾桶,发出哐当的一声。
    “第一,我哥不会出事。第二,就算我哥出事了,凭什么将这些股份给你们,这些都是我和我哥的,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厉净心说着,目光往走廊的尽头看去。
    她不止通知了沈长卿,还有池帅和言北瑞等人,现在她只希望这些人可以快点赶到。
    “今天你是愿意也要签字,不愿意也要签字。”厉进贤冷笑一声,对着自己带来的保镖招了招手,直接将陆铭压制住了,另外两个压制住厉净心。
    “厉进贤,你这些年若是没有我和我哥,现在全家都是大街上乞讨了吧?你现在还有什么脸要我哥的股份?”厉净心连大伯也不叫了,他不配这个称呼。
    “啪!”
    一个巴掌声响彻整个走廊。
    厉净心被打偏了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厉进贤,嘴角渗出血来,这就是她叫了二十几年的大伯?
    这些就是她的亲人?
    陆铭再一边腥红了眼睛,但不管他如何挣扎,也不是两个专业保镖的对手。
    “老实点。”厉进贤把文件从垃圾桶里面捡起来,再次摊开在厉净心面前,让保镖
    腾出一只手来让她抓笔,对着旁边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神。
    陆铭突然闷哼一声,被一个保镖踢了一脚,被迫跪在地上。
    “你不签字,我们就打断他的腿,打到你签字为止。”厉进贤笑了笑,示意保镖动手,两个男人挑着陆铭的左腿膝盖攻击。
    陆铭死死咬着牙不叫出声来,盯着厉净心,叫她不要答应。
    “铭哥。”厉净心攒紧了笔,每一下都像是打在她的心坎上,泪水哗啦啦地流淌下来。
    “怎么,还不答应?”厉进贤冷笑一声,厉净琛这两兄妹都是情种,他知道厉净心撑不了多久了。
    沈长卿满身狼狈地从电梯出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刚刚这一幕,她快步跑过去,将在攻击陆铭的两个保镖使劲推开。
    转身将厉净心从保镖手里拽出来护在身后。
    “厉进贤,这里面的人还没死呢,你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沈长卿扫了眼厉进贤手件,心上已经明白了这一切。
    “你又是谁?敢插手我们家的事情!”好好一个计划被打乱,厉进贤不由得恼火起来,瞪着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甚至连鞋子都没穿,脚上满是伤痕的女人。
    “我?我现在叫颜漠漠,以前叫沈长卿。”沈长卿丝毫不畏惧厉进贤愤怒的目光,不卑不亢地回答。
    尽管满身狼狈,但她眼中却满是光华,叫人看着也不觉沾了半点世俗之气。
    “胡说八道,沈长卿早就死了,你不过是和她长得像。”厉进贤不屑地道,“就算你是沈长卿,你以为自己和这两人有什么不同?”
    “还不是要被我的保镖压制住,最后乖乖的就范?”
    沈长卿看白痴一样看了眼在看了厉进贤一眼,又看了眼厉净心脸上的巴掌印子,冷冷地问,”这是你打的?“
    “长辈教训一下晚辈......啪!”
    厉进贤话还没有说话,脸上便结实地挨了一巴掌,沈长卿甩了甩手,“你这皮糙肉厚的,还真是咯手。”沈长卿神色淡淡的说。
    厉净心惊讶地看着沈长卿,这五年过去,这丫头的脾气不但一点都没有收敛,反倒是越来越放肆了,不过她喜欢。
    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哥哥。
    “你敢打我,你们,把她给我拖出去,往死里打!”厉进贤难以置信地捂着自己的脸,看着眼前的丫头,怒火在眼底汹涌着。
    他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丫头片子打了脸?
    “慢着。”沈长卿凌厉地看了眼想捉住自己的两个保镖,往后面躲了两步,“等会再打我也不迟。”
    沈长卿说完,很用力地拍了两下手掌,只看见在走廊的拐角处,两队训练有素的保镖整齐地从那边走了出来。
    “说起钱来,净琛可比你们富有多了,这几个私人保镖还是请得起的。”沈长卿靠在一边的墙上,她刚刚在路上狂奔的时候,就想到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她早就安排好这些保镖了。
    在场的厉家人身上那股子嚣张的气焰瞬间都弱了不少,沈长卿带着笑意看了眼厉进贤,“把他拖出去,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