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甜心老婆受宠吧 > 第457章 别划破我衣服。

第457章 别划破我衣服。

    “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杀不了厉净琛,杀了你也不错。”那个男人嗓音低沉,充满了戾气。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那男人的手从沈长卿脖子上面放下,用一把随身的匕首低着沈长卿的腰际,逼迫着他往外面走去。
    “你知道我是谁?”沈长卿听话地往前走,眸子里面虚光不定。
    “沈小姐,我是个杀手,你觉得我在动手之前连这点准备都不会做好么?”那个男人像是在嘲笑沈长卿的天真,叫这么多男人趋之若鹜的女人,竟然是个傻子。
    真是叫人觉得可笑。
    “有点道理,你这个刀子小心点,别划破我衣服。”沈长卿若有其事地点头,借着回头的瞬间,清楚地看见这个男人耳边的那根导线。
    若是没有搞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待着隐形耳机,衣服下面还有对讲机。
    到底是谁雇佣他来杀厉净琛的?
    “......”命都要没了,还担心衣服?那男人直接选择闭嘴,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周边的环境上。
    “这些人都是你布置的?现在带我出去,快点。”那男人眼神凛了凛,他在来之前已经探听好了一切情况,以为守着厉净琛的这些人终于放松警惕了,没想到只是瓮中捉鳖的伎俩。
    “你看我像布置这一切的人吗?”沈长卿瑟缩了一下脖子,一时间戏精上身,战战兢兢地对着身后的男人说。
    “这些当然都是净琛的好兄弟,池帅大哥布置的。”
    “别墨迹,快走!”那男人用力推了沈长卿一把,声音冷肃起来,“你以为我不会杀你么,少吊儿郎当的。”
    沈长卿被推得一个趔趄,心中暗骂了一声,沉默下来。
    那男人带着沈长卿在一楼晃了一圈,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带着沈长卿上了二楼的阳台,这个阳台对着医院的后门,下面并没有厉家的保镖进行把守。
    “跳下去。”他冷冷对沈长卿道。
    “......你先跳,我怕。”沈长卿往后退了几步,害怕得两条细细的腿都在颤抖,“大哥,下面可是水泥地,从这里跳下去我的腿会断的。”
    男人回过头来,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竟然在角落里面找到一卷粗绳子,大概是被工人当然杂物扔在这里的。
    “摔不死。”那男人将绳子的一端绑在沈长卿的腰上。
    沈长卿眨巴了两下眼睛,这货是想把自己绑在绳子扔下去?她心跳飞快,敛着眸子,故意往栏杆旁边靠了靠,趁着男人没看下面,用力地戳了他两下。
    “你看下面,好像有人!”
    那男人下意识地伸头看向外面,沈长卿眼疾手快地抬起那男人的双腿,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从栏杆上扔了下去。
    “你想做什么?”那男人察觉出沈长卿的意图,但这个时候,他的双脚已经离地,只剩下一双手死死地拽着栏杆。
    “当然是想把你摔下去,你蠢吗?”沈长卿被他那常年因为杀戮而变得无比戾气血腥的眸子吓得颤了颤,豁出了全身的力气,那男人的双手并不顺力,很快就松懈下来。
    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人摔在下面的水泥路上,沈长卿抹了把额头上面的冷汗,双腿开始真的止不住地颤抖,她咽
    了下口水,确定那个男人的腿已经摔伤,暂时跑不了多远后,才颤抖着手拿出手机。
    “张,张良,快点去医院后门的左侧,带人去。”
    二十分钟后,厉净心扶着沈长卿在医院的走廊上面坐下,直到现在,她还能够感觉到沈长卿在颤抖。
    “夫人,厉小姐,这个男人的双腿骨折,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需要躺在床上了。”不一会儿,张良从诊室出来,对两人说到。
    沈长卿点点头,“净琛呢?他还好吗?”想起他被人从杂物间里面抬出去的那副样子,沈长卿至今都后怕不已。
    “厉总只是旧伤复发,现在已经处理好,现在已经醒了。”张良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沈长卿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都跟虚脱了一般。
    “这是从杀手身上取下来的耳际和对讲机,凭借您的技术,应该可以反向定位到他幕后黑手的位置。”张良又将两样东西拿出来。
    沈长卿接过这个透明的密封袋,点了点头。
    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厉净琛的身体恢复速度却根本和正常人一样,仅仅只有一个月,他就已经能够下床行走,只是行动缓慢了些。
    病房中,沈长卿搀扶着厉净琛在病床上面坐下,水光潋滟的眸子中满是担忧,“你不要着急,医生说了现在你的伤口很容易复发。”
    “没事。”厉净琛在床上坐下,向来冷肃的眉眼中多了几分柔意。
    这个时候,张良敲门走了进来。
    “厉总,警方已经审问了王鑫很久,但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张良汇报到。
    “继续。”厉净琛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面投下一圈阴影,“从他身边最亲密的人下手。”
    “是。”张脸点头。
    沈长卿在一边紧抿着唇,她不是没有根据耳机和对讲机进行反定位过,但是对方似乎很清楚她的手段,早就将痕迹抹掉了。
    “对了,喻欢颜小姐最近天天都来外面等着,说是想有事情想和您说。”张良又说。
    “是么?”听到这里,厉净琛的眸子看向沈长卿,为什么这件事情沈长卿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
    沈长卿目光看向别处,上次如果不是喻欢颜突然出现打草惊蛇,那个男人根本不会有机会将厉净琛带走,他也不会伤口复发。
    对于这件事情,沈长卿总是觉得蹊跷,为什么会这么凑巧,之前的每一个晚上喻欢颜都没有出现过,偏偏杀手一来,喻欢颜就出现了?
    “让她进来。”厉净琛淡淡地掀了下唇,眉眼冷淡了几分。
    “是。”张良出去,叫喻欢颜进来。
    “厉先生,有一个问题,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你了。”喻欢颜进来,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于甜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问。”厉净琛接过沈长卿递来的清茶。
    喻欢颜咬紧了嘴唇,眼中满是恨意,她剜了沈长卿一眼,又看着眼前的厉净琛,小小的身体都在忍不住地颤抖。
    他凭什么到现在还这么风轻云淡,那可是她全家人的性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