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甜心老婆受宠吧 > 第458章 谁告诉你的?
    “五年前,是你恶意收购我父亲的公司,是你在暗中叫人动了手脚,我喻家的公司才会破产的,是不是?”两行泪水滑下,喻欢颜死死地盯着厉净琛。
    尽管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追查当年的种种线索,每个证据都说明于甜说的没错,她还是怀着几分侥幸来问他。
    她多么希望他说不是。
    厉净琛瞳孔倏地收缩了一下,冷峻的五官霎时间寒意凛凛,他缓缓抬起眸子看着喻欢颜,“谁告诉你的?”
    “这重要吗?”喻欢颜带着哭腔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当年造成她家里悲剧的,竟然真的是厉净琛。
    这个被她当了五年恩人的人。
    沈长卿细眉微蹙,厉净琛虽然手段狠毒果断,但是这些都是用来对付那些想对付他的人的,他完全没有必要去动一个对他丝毫没有威胁的小集团。
    “而且.......你当年之所以会对喻家的集团下手,都是因为你身边这个女人对吗?”喻欢颜看向沈长卿。
    于甜原本只告诉了她前面那段,关于沈长卿的事情,都是她这段日子才调查到的。
    “和我有关?”沈长卿愈发地不解起来,她的印象中,自己并没有和喻氏集团有过任何交集。
    “你说啊,你说到底是不是!”见厉净琛此刻不说话,喻欢颜几乎是在咆哮。
    半晌,厉净琛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地从床上站起来,低沉着嗓子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沈长卿错愕地看着眼前这幕,她认识厉净琛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厉净琛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说对不起。
    “呵,果然,果然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爸爸妈妈,是你们叫我无家可归......厉净琛,我恨你!”喻欢颜被汹涌的泪水模糊了双眼,看着眼前对自己说对不起的高傲的男人,一颗心碎成了渣。
    “喻小姐,当年的事情是意外,您.......”张良试图让喻欢颜冷静一点,但她却转身跑了出去。
    “追上去,叫人看好。”厉净琛盯着喻欢颜离开的背影,深邃的目光复杂晦暗。
    “是。”张良急忙跟了出去。
    病房里面安静下来,沈长卿转头看向一边的厉净琛,“到底怎么回事?”
    “你先出去,我累了。”厉净琛坐回床上,眉眼间染了几抹霜华。
    “你告诉我,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沈长卿怔了怔,却是站在原地没有走。
    “出去。”厉净琛再次冷冷道,语气中已经有了不耐烦的味道。
    “行,那你好好休息。”沈长卿唇角嘲讽地勾了勾,走了出去,还不忘记带上门。
    每个人都有隐私她知道,就算是夫妻之间也应该留有空间她也知道,只是他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时候,沈长卿的心还是凉了一截。
    出了医院,沈长卿正巧碰上跟喻欢颜在纠缠不清的张良,她没有多说话,直接上了车子离开,这一个多月内,沈长卿一边忙着替厉净琛看管公司,一边忙着照顾厉净琛,就连张妈也跟着自己晕头转向了,根本没有时间看管两个孩子。
    于是,这些天来,安安和洋洋一直都是在于于家里度过的,沈长卿心情不好,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往于于家里去了。
    而此刻,于于家里和过去的一个多月一样,延续着鸡飞狗跳的生活。
    安安最近看上了于于家里最新款式的电视,无论如何也想把电视拆开来看看,虽然家佣和于于百般阻拦,但还是阻止不了他旺盛的好奇心。
    这天,趁着四下无人,安安又往那台电视跑过去了。
    于于正从楼梯上面下来,刚好看见这一幕,“臭小子!你给我站着别动!”
    安安一脸黑线,这个阿姨真小气,比妈咪还要小气呢。
    洋洋向来性子霸道,但kiki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虽然比洋洋大了两岁,但是两人在遇见事情的时候,也都是互不相让的状态。
    “这个娃娃我要。”洋洋一把抱着手中的兔子玩偶,一脸防备地看着kiki。
    “不行,这个是妈咪给我买的,它是我的。”kiki直接将洋洋扑倒在地,仗着年龄上面的优势,很快将玩偶抢了回来。
    洋洋从地上爬起来,气呼呼地瞪着kiki,开始了自带音响功效的尖叫,“哥哥——她又欺负我——”
    于是在一楼的安安马上往楼梯上面跑去,于于只好在后面跟着。
    她原本岁月静好的日子,愣是被这三个娃娃逼成了天天上刀山下火海的模样!
    沈长卿冷着一张脸进入于于家的客厅,正打算找于于倾诉一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眼前的一幕.......
    地上满是从玩偶里面漏出来的棉花,于于家的大电视被拆的七零八落扔在地上,kiki和洋洋扭打成一团,安安在一边沉默地思考,于于坐在地上默默地哭泣。
    她根本不是这三个小屁孩的对手,她输了。
    “洋洋,kiki,你们在做什么?”沈长卿鄙视地看了坐在地上哭的于于一眼,一脚将落在自己眼前的零件踹开。
    听见沈长卿的声音,扭打成一团的两个女孩瞬间傻眼了,安安下意识地丢掉手件,呆呆地看向沈长卿,心中暗叫不好。
    “妈,妈咪,你怎么来了,宝宝好想你哦!”还是洋洋的反应最快,一下子扑到沈长卿的大腿上,泪眼汪汪地说,还回头指着kiki,“妈咪,这个姐姐欺负宝宝,好凶哦。”
    沈长卿无奈地叹了口气,指了指墙角,“过去,站好。”
    不到五秒,三个娃娃速度地在墙角站成一排,一个字也不敢说。
    “你个死丫头总算来了,这些小屁孩欺负我。”于于恨不得跟洋洋一样扑在沈长卿的大腿上哭一番。
    沈长卿翻了个白眼,她是来找人倾诉的,不是来拯救灾难的。
    半个钟头后,于于听沈长卿说了个今天的情况一番,拍了拍沈长卿的脑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怎么?”沈长卿蹙眉。
    “五年前我们都因为你死了,厉净琛疯了一般调查那场车祸的一切原因,结果查到了喻欢颜父亲身上。”于于摇着头说,这其实也并不能全怪厉净琛,只能怪喻欢颜的父亲自作孽不可活。
    “喻欢颜的父亲当时为了得到叶婉儿的投资,当时叶婉儿和叶修陈的定时炸弹就是他想法子提供的,他也知道,叶婉儿是想用这些东西来对付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