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千年世家:从商鞅变法开始崛起 > 第335章 番外:桃花源中的帝王们

第335章 番外:桃花源中的帝王们

    第335章 番外:桃花源中的帝王们
    在遥远的传说中,在大秦之后的每一任皇帝,在逝去之后,都会见到那位陈氏的先祖,传说中的安国王陈野。
    当然了,许多时候,这些在地上高高在上的皇帝是不愿意见到那位的。
    尤其是汉宣帝之后的皇帝们。
    在汉宣帝之前,皇帝们虽然知道陈氏有些许神异,但他们没有想到,陈氏的先祖真的如同神灵一样高高在上,也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样子一个地方,再次见到自己所钟爱的臣子们。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
    这才是陈氏永远不想要称王、也不会称王的原因埃
    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陈氏子弟的道德高尚,但更多的恐怕是因为有这样一位不死不灭的先祖在头顶监督、且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并不是他们的终点。
    既然如此,鬼才愿意当什么皇帝。
    毕竟,就算是皇帝中,也只有十分有名的几位才能够在这桃花源中取得暂居的机会,以求得到真正的长生不灭。
    而且还只是暂居。
    子婴的神色有些茫然,他站在这遍地尸骸的战场上,左右的人好像都看不到他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当记忆再次复苏的时候,子婴方才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已经死了
    随着那个宏伟的大秦一起死了。
    他脸上划过一抹释然的笑容,而后看向自己的身体,这透明的身体正在飞速的消散、溃散,如同一个個的光点一样飘散在天地苍穹之中。
    子婴闭上眼睛,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结束。
    他没有辜负历代先祖的宏伟愿望,哪怕是大秦消失了,但新的帝国也终将带给这个世界一点新的安宁。
    秦一统天下的宏伟愿望,永远不会消失!
    想象中的消散却并没有到来,闭着眼睛的子婴只是感觉到了一阵阵温和的风从自己的身上吹拂而过,四周好像有了什么变化一样。
    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无尽的桃花。
    这是一片更加广阔、更加充斥着“仙气”的世界。
    一个身上穿着普通的少年站在他的身边,脸上带着些敬佩:“你就是子婴吧?真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勇敢,明明天命都要将秦给覆灭了,你都能够再给大秦续一口气。”
    “真的好厉害埃”
    从这个叽叽喳喳不断说话的少年人口中,子婴得知了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叫做“桃花源”,也知道了这个少年出身“官渡陈氏”,是陈氏中的一名普通弟子。
    当然,也可以说是不那么普通。
    因为这个少年的名字子婴也听说过,是天下闻名的“君子”,曾经做过许多善事,可天妒英才,在二十岁的时候病逝了。
    “已经到啦。”
    少年指着远处那已经脱离了桃花源,显得十分宏伟的大殿说道:“那里就是先祖以及几位君王的住所了,你来的算是晚的了,好像是在接引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
    他挠了挠头:“现在凡俗世界,好像都已经到了大汉康皇帝时期了,应当是陈历两百多年。”
    “唔——就是你死后大概六七十年后了。”
    子婴点了点头。
    他死后六七十年后么?
    大殿中还有谁呢?
    几位君王?
    子婴的神色中带着些许的忐忑,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见到自己的先祖。
    按照道理来讲,自己都能有资格来到这桃花源中,那么自己先祖——至少始皇帝陛下应该能够来吧?
    他怀揣着一颗激动和畏惧、而又敬仰的心,缓缓的来到了这里,脸上的神色中都是紧张。
    子婴害怕历代先祖对自己的行为不满。
    他踏上了这光洁的台阶,吸了口气。
    然则这个时候,他好像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蔼———————————救命蔼—”
    “爹,你别打了,别打了——”
    子婴眼角略微有些抽搐,这个声音怎么有点像是他那个不靠谱的叔叔胡亥啊?
    那胡亥口中的爹.岂不是始皇帝陛下???
    他咽了口唾沫,正准备上前的时候,大殿中的目光却好像都一瞬间看向了这里,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老人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欣慰的神色。
    嬴稷拍了拍子婴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子婴啊,你来了?”
    “走吧,咱们这几个老东西等你很久了。”
    嬴稷在来到桃花源后,就变得十分的随和,他觉着自己终于放下了所有的负担,可以在这里好好的生活了。
    尤其是还能够通过这水镜观察凡俗。
    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嬴稷是看的十分开心的,毕竟任谁看到自己的继任者、继任者的继任者都表现得十分不错,甚至还统一了天下,完成了历代秦王的渴望,都会十分开心吧?
    可是后来
    当历史进展到胡亥这一代的时候.
    嗯.
    嬴稷的心情就十分难以捉摸了。
    当然,比他更加暴怒的则是始皇帝陛下.
    因为始皇帝为自己加封了“皇帝”的命格,他所承受的天命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皇帝中最多的一个,也因此他接引的比较晚
    而且时间很巧。
    刚刚接引成功,了解了这桃花源中的一切后,就看到了胡亥在肆意的毁坏他所建造的帝国
    事实上,以胡亥这种德行和负数的功绩是没有资格来到桃花源的,但是嘛
    历代秦王、以及始皇帝、仁皇帝、怀皇帝三位天天在陈野的宫殿中请求,甚至秦孝公还搬出了自己“岳父”的名头来,还找到了攸宁公主吹耳旁风。
    “无奈”之下,陈野只能乐呵呵的暂时将胡亥接引了进来。
    等到历代秦王玩够了再放回凡俗转世去吧。
    当了解了胡亥这些年在桃花源中的经历之后,子婴的神色也不由得有些怜悯了。
    这几十年,历代秦王的生活总结起来就是三句话。
    开心?打胡亥一顿庆祝庆祝吧。
    不开心?打胡亥一顿出出气吧。
    无聊?打胡亥一顿找点事儿干吧。
    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一顿孩子吧
    “咳咳——”
    当子婴以及嬴稷走进了这大殿后,历代秦王都围拢了上来,看着子婴说道:“没事的孩子,伱已经做得很好了,都怪你胡亥叔这个孽畜。”
    子婴看着一个个族谱中的名字,脸上带着些许恍惚的神色。
    最后,始皇帝走到了子婴的面前。
    他依旧是那么的威严,如同子婴记忆中的样子,神色严肃好似看不出来开心与否,子婴平白的增添了几分的担忧。
    虽然历代的秦王对自己都十分满意,但子婴最在乎的还是始皇帝的意见。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情绪是为什么,但他依旧是紧张的看着嬴政。      “哈哈哈哈哈哈——”
    刹那之间,嬴政忽然大笑一声,他拍了拍子婴的肩膀:“你做的不错。”
    “没给咱们大秦的皇帝丢脸1
    他感慨的说了一声:“事实上,朕还在世的时候,就应该处理掉胡亥这个孽畜。”
    始皇帝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和落寞。
    “那个时候朕想着,这好歹算是朕的子嗣。没想到,只是一时的心软,竟然为大秦留下了这么一个祸患,朕对不住历代的秦王、更对不住你和扶苏埃”
    扶苏站在一旁,安抚着嬴政的情绪。
    而子婴也是连忙劝解着,让始皇帝不必太过伤心。
    一旁站着的陈居也是乐呵呵的说着劝诫始皇帝的话,嬴政的情绪还是不太高,这个时候一旁一个身上穿着明显不是秦国服饰的人笑嘻嘻的说了句:“别这个样子了,亏你还是始皇帝呢。”
    “既然觉着不开心了,不然去揍一顿胡亥?”
    “闲着也是闲着——”
    嬴政脸上的神色由落寞变成了若有所思,而后又变成了一片狰狞。
    他回过头,看着那个试图逃跑的胡亥,狞笑一声:“孽畜!你还敢跑1
    “父亲!祖父!扶苏!居儿!帮朕抓住他!!1
    “朕今天要打死这个孽畜!!!!!!!!!!!!!1
    子婴咽了口唾沫,看着这大殿中再次变得吵闹一片,而身旁那个中年人则是哈哈大笑一声,揽住了子婴的肩膀:“走吧走吧,我带您去转一转这桃花源。”
    他有些自来熟的介绍道:“我叫刘恒,是大汉的皇帝。”
    “就是您之后的那个大汉,我爹叫做刘邦,就是武烈帝您封的沛公。”
    刘恒丝毫不觉着尴尬,反而是乐呵呵的说道:“走吧走吧,我爹听说您要来了,早三天就开始收拾自己了,说是想要见一见您。”
    他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怅然。
    子婴脸上也是划过一抹好奇,他其实也很想见一见那个沛公,问一问他有没有将天下照拂好。
    但转瞬一想,依照现在这几位都能来桃花源的状况看,应该是照拂的挺好的。
    两人走到了另外一片宫殿处,这里是专门为刘氏皇帝们划出来的一片地方,毕竟刘氏的皇帝们爱好总是有些嗯.独特。
    刚走进这片地方,就看见一个放浪形骸的青年坐在那里,怀里还搂着几个男男女女
    刘恒的神色瞬间就黑了。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刘——启1
    刘启听到这声音,连忙站了起来,嘿嘿一笑。
    在凡俗的时候他不热爱这些,因为他一门心思都在改善黔首生活、巩固大汉统治上,可来了这桃花源中后他才发现怪不得先祖.嗯.彻儿他们都好这一口呢。
    人世间最美妙的事情,莫过于美色!
    无论是男色还是女色!
    刘恒看着自己儿子的这个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尴尬的领着子婴往一边去,子婴倒是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刘启,没说什么。
    这老刘家.什么情况啊?
    这个样子,真的能治理好天下么?
    一直到了这片区域的最深处,周围的环境才变得正常起来。
    那巍峨耸立的长安城仿佛被搬了过来一样。
    一个身上穿着秦制三公服饰的男人站在那里,一如当年子婴将他封赏为沛公时候的样子。
    刘邦见到子婴后,微微躬身,神色中带着恭敬。
    “臣,参见陛下——”
    “陛下万年——”
    他抬起头,这一刻的刘邦神色肃穆:“臣没有辜负陛下的重托,这天下,臣给治理好了1
    忽然之间,一股酸涩的情绪涌上心头。
    子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刘邦,眼睛忽而红了,他不动声色的将情绪按捺下去,将刘邦搀扶起来,笑着说道:“沛公不必多礼。”
    “你如今已然是大汉的开国之君了,何必与我这样一个亡国之君行礼呢?”
    他拍了拍刘邦的手,在刘邦还没说话的时候,就继续笑着:“走吧沛公,带我看一看,这桃花源中的情形,也看看这如今的天下,到底是一副什么模样了。”
    刘邦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笑意,他领着子婴站在了这水镜之前。
    “陛下,这便是水镜了,能够看到凡俗的一切。”
    两人低下头看过去,正好看到如今的凡俗乃是孝康帝、孝成帝时期慑服西域诸国的时候,天下臣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看着如此辽阔的天地,子婴的神色中带着些许憧憬。
    “好,好埃”
    “沛公蔼—”
    “你的后代,将这一片天下治理的很好。”
    桃花源某处
    打完了孩子的嬴政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他来到了了这桃花源的深处,看着那坐在树下的男子,脸上带着尊敬的神色。
    “安国王,多谢您费心思把这个孩子接过来了。”
    陈野只是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没事,都是小问题。”
    他好奇的问道:“只是,你打算再打胡亥多少年?这都六十多年了,也该出气了吧?”
    嬴政冷哼一声:“等等再说吧。”
    陈野摇了摇头,对始皇帝没办法。
    “行吧,反正也不费什么事情。”
    他沉吟着说道:“只是,明明可以模拟出咸阳城,以令你们居住的,何必非要如此对待自己呢?”
    嬴政沉默一瞬。
    “触景伤情。”
    触景伤情蔼—
    陈野默默的拿起酒杯,酒杯是后世的款式,他默默的饮了一口杯中的酒。
    触景伤情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