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小说 > 冒牌催眠师 > 第694章 尘缘何了(大结局)

第694章 尘缘何了(大结局)

    东皇城一战,给人类文明划上了一个残酷的句号。
    众生匆匆来这世间走一遭,究竟生有何幸,死有何哀?已经没有谁去在意,因为会在意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盘古走后,身受重伤的赢祖缓缓地飞落地面。
    他站在被焚为废墟的残尘中,望着满城劫灰发出了由衷的苦笑:“你们比我幸福,因为我还活着……咳咳!……”不由自主的闷咳声,带出了一口黑血。
    他轻轻抹去嘴角血渍,就地靠坐在一块被烧裂的石头上,缓了口气。
    极目望去,远方的天空风起云涌。
    那是为谁而涌?
    神也好、魔也好、人也好,走到最后终有尽头。那些所谓的输赢,最终都会败给时间,而一切的烦恼,也不过是自寻烦恼而已。
    眺望好一阵,赢祖闭上了眼睛,喃喃自问:“娲皇,你告诉我,我这究竟是爱,还是一己之私?这些么些年来,我真的做错了么……”
    没有谁回答他。
    迷迷糊糊的,他仿佛看到白衣飘飘的娲皇从虚空中走出来。
    “娲皇……”
    他轻声呼唤着,把手伸了出去,这一伸,心中又是一阵绞痛。
    你为什么走近一点?
    哪怕是让我轻抚一下你的脸颊也好,就这么一点小小的奢望。
    可你为什么要止步不前呢?为什么,你站在那冰冷空虚的天地间莞尔一笑,看起来,就仿佛这一生再无任何牵挂,又或者说,你本来就不曾牵挂过谁。
    可你是否知道,你这莞尔一笑,瞬间勾起别人一生的回忆。
    “唉……”
    心中抱怨种种,最终也只有一声叹息。
    赢祖缓缓睁开眼睛,怅然若失地望着没有半个人影的冰冷虚空,呢喃道:“为了你,我也曾想过做一个心怀苍生的真神,可惜他们没给我这个机会。我没得选择啊,就因为我曾经贪吸过一口血,所以终身是魔……”
    说到这,赢祖又是一阵苦笑,无语问苍天。
    三天之后。
    从幻梦中醒来,睁眼就是一阵咳嗽,看来这次真的是伤得够重,尽管在这躺了三天,静养了三天,伤势还是没有半点好转。
    但是,不能让最后两个老朋友等太久。
    赢祖吃力地站了起来,展开双臂松了松筋骨,便起程往鸿蒙造化树所在的员丘山走去,这一路上,他没有看到半只活物,哪怕是条虫子。
    另外一个方向……
    柳叶飞也正往员丘山方向飞去。
    当柳叶飞到达鸿蒙造树下时,盘古已经在这等了他三天三夜,时间看起来不长,对一个开天创世的大神来讲,这点时间真的就是弹指一挥间,可盘古却长出了半尺银须,满头白发跟霜染的一样,目光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炯炯有神。
    那是一种悲凉的目光。
    “你终于来了。”盘古沉重地说:“几天前,东皇城发生了一场血战,现在,这世上就剩你、我,以及赢祖三个人。”
    “……!”
    听到这个真相,柳叶飞拳头暗捏,指甲深深地扎进了肉掌之中。
    纵然流血,可这点疼痛又怎么能比得上心里的痛。
    他难以消受地闭上了眼睛,可还是没能制止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东皇城的那些人、那些事,昔日的一幕幕画面,像割裂的电影片段一般,在海脑中一一闪过,历历在目,更是刻骨铭心!
    过程是那么美好,结局却总是惊人的相似,最终落幕时只剩悲伤的音符。
    血战!
    真的都死了?公主、初一她们真的都死了么?
    我做了些什么?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傻初一虽然杀了娲皇,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跟她斗气?为什么在她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像个混蛋一样在外面东奔西走。
    想到这种种,柳叶飞高高地仰起了头,热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淌。
    “赢祖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个地方来,做好准备吧。”
    对于柳叶飞的眼泪,盘古毫无感觉,他心里只有赢祖!悲凉的目光中凝聚出来的不是什么灵光,而是冰冷的刀刃,能杀人的刀刃。
    可柳叶飞还是沉默着。
    过了好一阵,他擦干泪痕,定神望向那棵鸿蒙造化树,心有不甘地问:“人死了,灵魂总还在吧?如果现在建立地狱轮回的秩序,还来得及么?”
    “你傻呀,那些人是被赢祖的灭灵异火所焚杀,哪来的灵魂。”
    “……!”
    “还有你们遗弃的那颗大唐星,在开战前夕也被他摧毁了,人类文明已经彻底终结!不是我说你,你真不应该杀娲皇。你杀了她,不只是刺激了赢祖,也终结了人类的繁衍与生息,天地诸神,只有她拥有捏土造人的神力。”
    “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杀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忽然间,柳叶飞耳根子微动,他转身望着东皇城的方向,道:“他来了。”
    话音才落,数里之外的飞影已经射落在他身前三丈的位置。
    正是赢祖。
    赢祖望了一眼满头苍桑的盘古,目光又扫向咬牙饮恨的柳叶飞,直言道:“既然两位的情绪这么到位,那就甭叙旧了,一起上,速战速决。”
    “小心他的灭灵异火!”
    盘古掷重提醒道,开始挪步走位,准备两面夹击。
    沉默不语的柳叶飞怒伸右掌,隔空吸取一根鸿蒙造化树的树枝,化炼为剑,直指赢祖眉心:“今天你必死!”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赢祖以大鹏展翅的姿势拔地而起,飞到一定高度时,突然连轰两掌灭灵异火,速度快如闪电。
    但柳叶飞和盘古的反应也不慢。
    一个左闪,一个右扑,稳形换位的速度之快,令人肉眼难辩。等那两掌轰落地面,将地上青草焚为灰烬时,柳叶飞的剑已经从侧面刺向赢祖的太阳穴,盘古也在另一个吐出一掌排山倒海的掌力进行夹击。
    俩人都以为赢祖会闪避。
    因此俩人都同时锁定了其它生门,随时准备换位追击。
    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赢祖居然没有闪。他左右同时出掌,将两条臂膀伸展成了一字,这是自信过度,还是自取灭亡?
    在剑尖顶上他右掌倾喷出来的血练劲芒时,柳叶飞感受到了一股强悍的抵抗力量,但这股力量并不是浑不可破!
    另一边的盘古也是同样的感受,感觉这家伙太过自信了!受了伤还敢这么蛮干。
    “东皇,你全力牵制他!防止他释放灭灵异火,我腾只手出来引度一点鸿蒙造化树的力量,一举灭了他!”说着,未等柳叶飞回话,盘古已经将左掌腾出,隔空一掌伸出去,从下方的鸿蒙造化树中吸取灵力。
    柳叶飞见状,不敢有丝毫马虎,匆匆将毕生力量注入剑中。
    令赢祖无法抽调力量去反击另一边。
    “哈哈,好玩!”
    狂笑间,赢祖的头发突然变红,瞳孔也一样跟着变色。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他的背上又展开一对巨大的翅膀,整个人升华到魔化状态。这一刻,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仿佛都是异火精炼煅造出来的一般,充满了恐怖的力量感,异芒流转的火纹遍布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但真正的恐怖并不是这身精炼的皮肉,而是潜隐的异火。
    当那股神秘的焚寂力量从剑尖处传递过来的时候,柳叶飞已经感受到了,赢祖的血脉中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灭灵异火!
    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赢祖。
    柳叶飞没见过,盘古同样没见过,这一幕,令他们俩强烈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尤其是柳叶飞。
    他曾拥有来自于佛门的无明净火。
    对异火的感识比盘古强烈一点,他很清楚,赢祖体内血脉中流淌的灭灵异火跟无明净火有异曲同工之处,但又比无明净火要高明得许多、残暴得许多。
    柳叶飞甚至怀疑赢祖这异火是从鲲鹏老祖老夺舍过来的。
    原本应该为净火,只是被他炼化成了残暴的灭灵异火。当这种异火流淌在血脉中,与血脉完全融为一体之后,那时,这家伙本身便是一团异火。一旦把他逼急了,来个玉石俱焚,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绝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想到这,柳叶飞大呼:“盘古,不能再拖了,速战速决!”
    趁着赢祖的灭灵异火与周天血脉还没完全融合在一起,柳叶飞不顾一切地把剑尖刺进了他掌心凝聚的血芒之中。
    另一边,盘古也停止了汲取鸿蒙造化树的灵力。
    这短短的时间,虽然汲取到了灵力有限,但自身力量还是提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盘古配合着柳叶飞,同样将掌力打进了赢祖掌心凝聚的血芒之中。
    刹那间,赢祖那双魔化的臂膀不堪重压,渐渐屈躬。
    眼看赢祖的力量被全面牵制,再也无法分神去融合异火与血脉,柳叶飞与盘古大为兴奋,正准备一股作气,全力进击,先摧毁赢祖的双臂。
    赢祖突然自断双臂,跟着背后双翅一震,脱离压制的身子飞射而上。
    左边两边,柳叶飞与盘古被突然断裂的双掌震了个挫手不及,齐齐飞退数十丈才稳住身子。那两只断开的双臂都化为了灭灵异火,如同妖异的火龙一般追袭着,还好双方都极时回吐了一掌,将火龙击灭于半途中。
    “追!”
    盘古身如玄箭,飞上九天,柳叶飞也不怠慢,紧随其后。
    却没有人注意到,鸿蒙造化树最顶层的那两片叶子,滴下了青色的眼泪。是的,那肯定是两滴眼泪,天空虽然乌云沉沉,笼盖似野,似乎要将整个大地吞噬一般,但它并没有下雨,这个季节也没有露珠。
    三人从天上打到地上,又从地上打到天上,连战七天,不知道激战了多少个回合,赢祖自断的双臂又长了出来,
    直到第九天的清晨。
    一团毁灭之光突然从鸿蒙造化树中飞冲而上,直射九重云霄,将整个天青都染成了草木色,虚空中隐约有愤怒的龙吟之声响起。
    “呃!”
    上空的赢祖被这束毁灭之光禁缚着,身体渐渐化灰,最终消散于虚无。
    在赢祖幻灭的一刹那,受到毁灭之光的波及,柳叶飞与盘古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双双从高空中飞坠而下,轰隆一声砸在地上。
    一切都结束了。
    斗得筋疲力尽的俩人,像尸体一样瘫躺在地上,从清晨到傍晚,又从傍晚到清晨。
    第二天,盘古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
    他吃力地爬了起来,望了望那颗风姿不变的鸿蒙造化树,目光又落向依旧躺在地上喘息的柳叶飞,欣慰地笑道:“看来天无绝人之路。”
    柳叶飞咧嘴笑了笑,没回话,只想再躺会儿。
    盘古转身朝东方边走边道:“你的东皇剑落在一座长得像女人的孤山上,就在原来的东皇城附近,那大概是这个世界留给你唯一的一件遗物了,好好珍惜吧。还有,你我今天一别,永不相见。”
    “为什么要永不相见?”
    “自己想。”
    “想你妹,我都累死了,脑细胞不够用。”
    柳叶飞笑眯眯地望着天空,可是脚步声渐行渐远的方向,再也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以至于n年后,他甚至怀疑那个曾经主宰天地的家伙是否还活在这世上,毕竟孤独一种很痛苦的体验。
    一天后,柳叶飞躺在原地,望着上空的枝繁叶茂。
    两天后,他还是躺在原地,望着上空的枝繁叶茂。
    三天后,起了点风,一片树叶被刮落,飘在他胸口上,他捧在手里心疼地亲吻了一下,终于戒除懒癌爬了起来。
    走到树杆下,轻扶一阵斑驳的树干,感觉这是坐着舒服。
    他背靠鸿蒙造化树坐下,恍如隔世地说:“其实,在跟赢祖大战的时候,我都已经想好了,等杀了赢祖之后我就回东皇城,然后用自己的无明净火,焚灭自己的神魂,去陪她们……”
    蓦然间,树上滴落一滴青色眼泪,正好落在柳叶飞脸上。
    柳叶飞却没有反应。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心神神往地说:“琉璃,谢谢你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管十年,一百年,还是一千年一万年,我们一直一直在这陪着你,直到你脱胎化形为止……”
    和风轻拂着树叶,焕发出闪闪的青芒,像童年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