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小说 > 爱的buff > 第五十一章 舌战群雄
    大约十分钟左右,胡经理问候道“皮懂,少爷。老爷传来话,要妮雅小姐先前往会客厅去认认人。”
    “少爷,老爷特别交代要你现在去公司去拿一份文件,今晚还要批复呢。”
    “什么。”浩鲲虽有疑虑,不过也大致明白了父亲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想独自向妮雅讨教讨教,可又能如何呢。
    在他左右为难之际,妮雅向浩鲲宽心道“浩鲲,别担心。你精心为我请来这么好的专家,我又怎么可能会让你失望呢,放心吧。”
    片刻后,妮雅在得到了皮懂的言传身教,放佛有如神助。紧接着,她为自己鼓劲打气道“皮懂先生,我们走吧。听君几席话,吾无有忧也。”
    皮懂笑而不语,大直径去为妮雅开辟道路。而她则先留下拜别浩鲲后,随皮懂出发了。
    于是,皮懂乃引妮雅至厅内。厅内正堂坐有以张亚杰为首一班文武十余人,西装革履,从容端坐,皆是公司的创业团队。
    妮雅逐一相见,各报姓名,每至一处都稍加留意,恪守礼节,毫无授人以柄之失。礼毕,同皮懂坐于客位。
    彼时,张懂等见妮雅举止得体,神采飞扬,坚定此人必是油腔滑调,色艺双绝之人。待众人知晓会意下,张懂先以言语挑之。
    “老朽不才,乃公司倚老退休之人。久闻姑娘大名多日,今日一见果真名不副实也。昔日,浩鲲曾为卿狂言道金家长女,品貌端庄,才气过人,乃百年难遇之良妻。
    唯前大唐长孙氏与后者大明马氏方可与之媲美,遂问姑娘,此语果真有之乎?”
    妮雅道“此浩鲲言辞浮夸,乃笑间戏言也。”张懂见状,随后补充道“近闻浩鲲二探姑娘于游乐戏玩之地,喜得贤妻,以为如鱼得水。”
    “思欲仿效古贤,再创贞观洪武胜景。今一见亲父,未怯是何道理?”妮雅自思张懂乃公司二号人物,且又是首战之人,若不先言以击之,恐遭了戏言,更不得与穆父对峙。
    遂答道“吾视古之明君之治如掌中囊物。我夫浩鲲恪守孝道,不忍搏家父美意,故避言而听之。浩鲲亲父,听信佞言,暗作定语,致使浩鲲无力劝阻。
    今浩鲲携佳妻共渡难关,宏图大展,非知名善意可知也。”张懂道“若此,便是姑娘言行相违也。浩鲲将卿比之长孙,马氏,长孙皇后,贤良淑德,助太宗皇帝在外拼搏以保进取,于内侍候于两侧来安其心,共创贞观辉煌。
    皇后马氏,更是德才兼备,举世无双。辅太祖皇帝,从无到有,数十年艰辛同乐为荣,驱除鞑虏,再造华夏文明。此二人者,皆乃旷世贤明,千古贤后之典范。
    姑娘身处山野郊区之处,平日不过谈笑于家常便饭之中,坐井观天。汝可知,浩鲲自得糟妻之后,每每事宜与前,都招致人走茶凉,财去两空,事业一日不如一日。我等皆为之锤胸涕泪,欲共向抱拳以击之,奈汝于女子,才不作此也。
    若汝尚且还怀古贤之风,圣妻之明,则速速退去,以成浩鲲之美事。若如此,我等皆为幸致,吾再拜再三,望姑娘三思而行,莫恐笑了长孙马氏等美名。哦,老朽粗陋直言,幸勿见怪!”
    妮雅听罢,哑然笑道“鹏飞万里,其志岂群鸟能识哉?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浩鲲之事业犹如太宗之霸业,如若无长孙娘家借力,恐事也不可十全九美。
    况今日之浩鲲,非太祖开局之高度,不过偶遇挫折。浩鲲几次于事业不顺前,吾必每每安抚顺其心,调调美食解其馋,以慰其心。此乃贤乃助高风亮节之道,而吾于诸君相比,公等不思助语之势,却加恶语相向,助其滋生怠言。于列位言行,吾何愧于贤助二字。
    再者,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怎可以一朝得失以论成败,未免有鼠目寸光之像罢。我闻明之太祖,早年心有点墨,虽命运多舛,然五五年华,厚积薄发,一举统一河山,雪耻自宋以来百年华夏之污,重收燕云十六洲。盖人之事业,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之理。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等人可探,诚为天下笑耳。
    妮雅如此铿锵有力的陈词,回怼的张懂竟无半分招架,后被皮懂从旁安慰,败下阵来。
    座上忽一人抗声问道“今穆公名镇天下,手下德才兼备者比比皆是,更有虎啸龙吟,气吞万里如虎之势。卿以为何如?”妮雅视之,乃虞懂也。”妮雅道“君知时势造英雄否。穆公得天独厚,善假借于天时,依仗祖国之地势,更兼细水长流人和之美。故大事能成,遂有穆己之功,但不可辜负强国政策也,今虽千亿市值不足图也。”
    虞懂冷笑道“卿败于就业,技穷于皮蛋酒吧,慌慌不可终日。然本该谨言慎行,却借美貌谋求富贵,而犹言不图,此真大言欺人也。”
    妮雅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况今日吾亦乎?我本微末之人,数十年求学为止,不抵一纸背景。每逢遇事,授人以柄,处处掣肘,盖心有余而力不足也。遂将重回故里之时,恰逢浩鲲赤诚之心,虽期间稍有误会,然吾二人皆乃有缘之人,正如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吾又何必图之。”
    而不似旁人,空谈高论,言语间尽述世俗铜臭,丑态毕露。我观君身居高位,必是久经高雅时尚熏陶,相必定不会口出陋习鄙语,恐他人耻笑之。由此而言,吾等皆必不属别有良图之人也。”虞懂故不能辩,仓皇窜之。
    座间又一人问道“卿本佳人,竟欲仿效三国蜀诸葛名相,妄图凭三寸不烂之舌游说我等乎?”妮雅先思,后视之,乃步懂也。妮雅道“步懂以诸葛丞相仅为辩士,不知其乃真豪杰也。孔明,未出茅庐时以知三分天下,后辅佐刘豫洲占荆襄九郡,夺西川进汉中独成霸业。
    而后白帝托孤,忠君求报知遇之恩。故六出祁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片忠心天地可鉴。非寻常讥讽古人可比拟。君既知孔明大义,为报恩而以身作则。今却阻吾等这般报恩之人,又是何道理。如此,安敢于座前讥讽犬吠乎。”步懂默然无语。
    忽一人问道“卿以为穆公何许人也。”妮雅视其人,乃薛懂也。妮雅答道“穆公乃时势英雄也,又何必问?”薛懂道“卿此言差矣,所谓时势造英雄不过芸芸众声自欺欺人之嫌言也,不足为信。穆公得天时,逢开放,破险阻,方得今日之所为。汝不过一命途不济之辈,稍遇挫折,尽显忧愁女性病态。强词夺理,实恐丢天下女权之脸面哉。如此怨天忧人之心,安得不败?”
    妮雅厉声喝道“薛老汉,安敢口出如此无国无家无民之言。夫人生天地之间,当以为国为民为第一要务为立身之本。公既为中国籍,巧遇国家政策崛起于阡陌之中。今事业有成,本该报效祖国,共建大同文明。然不思报效,只为一己之私谋求富贵。却还不满足,自绝于祖国建设门外生活。如此忘恩负义,全无爱国之心,天下众人该共击之,逐其出境,以免再害国误民也。公乃华夏耻辱,不足为语!请勿复言!”薛懂满脸通红,羞愧难当,不能再答。
    座上又一人应声问道“穆公虽巧借于天时,然确是抗日名将之家。其家族大义凌然,为国为民,十室九空,独剩穆公一人矣。故无愧于心,得此殊荣,实乃名之所归。而卿不过山野村夫之女,何德何能深居于内,快速速退去,以免徒增笑料也。”
    妮雅视之,乃陆懂也。妮雅笑道“此公莫不然是旧时卖橘谋生之陆橘子也?请安坐,听小辈一言:穆公既爱国人士遗子,必知晓祖国创业之坎坷。更通晓我之父辈的大名,殊不知于国门危难之际,人人皆为丈夫。而今苦建社稷为重,人人亦可奋力前行。且我父本就乃塔山建功无名者,只缺炫耀夺目之心。何则,公亦知只传名扬于四海,少流粗俗于世。当如此,若我父真是山野之辈,只怕也入不得墨者法眼。种地为家,自力更生,又何足为辱乎?公乃小儿之见,不足与佳人共语!”陆懂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