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耽美小说 > 闷锅炖肉(H) > 分卷阅读11
    闷锅炖肉(H) 作者:顶天立地的男人

    分卷阅读11

    承认,“不过,我会迎头赶上的。”

    “呵呵,”姐夫笑得很开心,在我脸上“吧唧”一口,“孺子可教。”

    20、

    虽然想跟姐夫的蜜月过得长一点,可家里还有一堆事,我们只好先回去,鞠局长要带着司机到处转转。我胸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怎么看鞠局长跟那司机都像有一腿。

    “鞠局长还挺信任那个司机的,什么都不瞒他,”我面脸求知欲的跟姐夫说。

    “那司机是转业军人,人很老实,除了开车没什么特长,”姐夫果然知道内情,“跟他久了,就像家人一样。”姐夫把“跟”字咬得很重,我立刻就明白了。

    “那他明目张胆的偷吃,不怕后院起火?”我想起体院的男孩强子。

    “那司机只让他用前面,不准他弄后面,”姐夫看了我一眼,“他不满足呗。”

    “呃,”想起昨晚的教学活动,我的脸红了,转个话题,“那什么,你干嘛帮他找强子,那孩子是直的吧。”

    “嗯,”姐夫眉头微微蹙起,“他家里欠了不少债,他是个倔的,不肯看人家脸色,想赚钱还债。现在没毕业,干别的没时间也不挣钱,就找小齐带他入了行。”

    “小齐你们,”我听见这个名字就心烦,还是想打听,“认识很久了?”

    “他是白夜酒吧胡老板的表弟,”姐夫含笑看着我,“我们也就是,偶尔认识一下,现在不认识了。除了你,我谁也不认识。”

    靠,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被这样表白,很鸡动,很羞射啊,有木有!!!

    为了避免在公共场所作出什么不雅行为,果断换话题,“强子能把鞠局长伺候好吗?”想想我拙劣的技术。

    “接他的活,很轻松,”姐夫嘴角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他每次进去,都折腾不了三下,就得出来。因为这,我才找的强子。” 我笑得腹肌痉挛,想不到强大的鞠局长,也会有这样的“短处”。

    从没想过幸福的情侣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以前只喜欢追逐和征服。跟姐夫相视而笑的瞬间,我仿佛突然开了窍,我们之间这样灵与肉完美结合,不就是爱情么?

    回到家,我就投身到水深火热的工作中去,只有爱情是不够滴,姐夫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没饭吃,我们没法缠缠绵绵到天涯。

    姐夫火速收拾了一个小户型一居室,每天忙完了就喊我回家睡觉。在这个小小的“爱巢”里,虽然不能相拥到天明,但可以暂时抛开外界的一切,我们很放松,也很放纵。只有一点令我郁闷,姐夫被我那次弄出了后遗症,后面用一次就得歇两天,算下来,我后面用的比前面还要多。

    小年的前一天,姐夫下午给我打电话,“赶快到这边来。”语气很严肃。想起他那晚上在宾馆给我布下的阵势,我有点雀跃,姐夫想必是要犒劳犒劳我。

    到了地方,发现客厅竟挤了五六个人,都是地产或建筑业的同行。见我来了,姐夫示意我在他旁边的沙发扶手上坐下,环视一圈,说“不等了,大家互相转告吧。”

    “鞠局长出事了,”姐夫神情严肃,但还很沉稳,“交警队抓了他的司机,纪委已经介入调查。”

    21、

    “鞠局长出事了,”姐夫神情严肃,但还很沉稳,“交警队抓了他的司机,纪委已经介入调查。”

    一句话落音,满屋人面面相觑。

    “就在一个小时前,有人举报他的司机肇事逃逸,他纵容司机殴打受害人。我相信鞠局长不是这样的人,他能挺过这一关,”姐夫的目光从这些人脸上一一扫过,像是在确认他们的想法,又像在给予他们信心。

    建筑商老万被姐夫眼光一激,立刻站起来,想慷慨陈词,看周围没人捧场,干笑了两声“哈哈,一定会,局长大难,呃,那个,吉人自有天相,哈哈。”

    “在座各位,平时都是跟局长有业务往来的,”姐夫把“业务”两个字咬得很重,那些人脸上立刻有了顿悟和认同的表情,“如果遇到纪委调查,大家一定知道该怎么配合。”

    地产建筑行业现在全国都是烈火烹油的形势,不身在其中,难体会其风险。如果本市的主管局长倒了,谁能预测在行业内会带来多大的震动。官商本为一体,这些人如果有一个顶不住,就会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甚至有人会因此倾家荡产、锒铛入狱。姐夫这番话,就是给他们提个醒,注意不要说错了话,害人害己。

    短短几分钟,人就散了。在这种场合,不宜说得太多。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俩,姐夫才告诉我,他的消息,是鞠局长通过交警队的熟人传出来的。

    下午两点,鞠局长只带着一个司机去郊县暗访,在国道上并未超速,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人自己撞到了他们车上,然后立即打电话报警,说鞠局长的司机撞了他,又准备驾车逃走,他拉住不放,被司机殴打。交警几分钟就赶到现场,旁边冒出来两个“目击者”,证明事情属实,司机被当场拘留。

    鞠局长当时打电话问了一个熟悉的副队长,那人答复下午在国道的巡逻是上面临时安排的。返回市内的途中,在本市例行检查的上级纪委调查组就通知鞠局长,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说清问题,俗称“双规”。

    很明显,这不是一般的“碰瓷”,能调动交警和纪委来设这个局,只能是鞠局长这次的竞争对手,那位“上面有人”的官二代。鞠局长上次在北京的动作,让他感觉到了威胁,所以先来个釜底抽薪。

    这种事,连电视剧都不敢演,我只在小说里看过。听了姐夫的分析,有点懵。“那,咱们该怎么办?” 完全帮不上忙,让我觉得无力而且无奈。

    “你管好公司的事就行,”姐夫按住我的双肩,看着我的眼睛,“万一我有事,家里人可就全靠你了。”

    我只能像个傻瓜一样点点头,看着姐夫用客厅的座机不停打电话。这房子不是用他的名字买的,电话应该还是安全的。他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击,说话间时而轻笑,时而蹙眉,看似随意,身体里却始终紧绷着一根弦。

    这样的他突然让我觉得很陌生,这不是生意场上那个精明和气的他,不是公司里那个干练睿智的他,也不是家里那个沉默温暖的他,更不是我怀里那个性感热情的他。在他精瘦的身体里,我仿佛看到一股危险的力量,致命而诱惑。

    当晚,他上了我。一直挑逗,又狠狠压制,仿佛巨浪,裹挟着我在情 欲的海洋里起起伏伏。

    22、

    第二天一早,全市主要媒体都发布了一则新闻,局长纵容司机打人,国法党纪难容。消息一出,上下一片哗然。甚至有人到市政

    分卷阅读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