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耽美小说 > 闷锅炖肉(H) > 分卷阅读12
    闷锅炖肉(H) 作者:顶天立地的男人

    分卷阅读12

    府门口静坐,要求法办凶手,严惩贪官。民众永远是最容易被鼓动的,很多人活得压抑却不明就里,心中憋闷像塞了火药一点就着。所以官场上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就是把对手“搞臭”。鞠局长这次的调查,刚刚开始就被曝光,恰巧证明了姐夫的猜测。

    全市大大小小的同行,陆续被纪委请去喝茶,姐夫也没能幸免。上午九点接到电话,按要求去配合调查,第二天上午才回来。问他情况怎样,他都说没事。好在除了神情疲惫,脸色苍白,没看出别的不妥。

    老邢从乡下赶回来看姐夫,跟他一起分析,推测对手并没有抓住什么有力的证据,要不然就搞实名举报了。这么绕着弯弄个车祸,就是为了启动程序,造出声势,敲山振虎,从相关人嘴里掏出点有价值的东西。姐夫沉吟半晌,跟老邢说,这几天先别回去,估计对手不会善罢甘休,有点事让他帮忙办。

    中午,姐夫打电话让我开车接他一起出去,老邢和我们同车,停在高速路口。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商务车静静驶来,停在我们车后面,尾对尾。车门打开,一个高个男人走下来,姐夫上前跟他握手,却被他拉住抱进怀里,许久才松开。

    老邢跟他打招呼,“王东来,见到老师也不问好。”

    “老师,”他笑着撇了老邢一眼,“江诚这边,就拜托你照顾了。”

    “必须的,”老邢笑着回了个白眼,“东西呢?”

    他打开后备箱,里面放着一个小号拉杆旅行箱,姐夫示意我拿过来。我打开后备箱,站在两车中间,准备一只手掂过去,竟然没提动,又上一只手,才搬了过去。那个叫王东来的男人,对这箱子并不在意,一直跟姐夫并肩站着,低声交谈,他们之间有种奇怪的默契。

    等我锁好后备箱,姐夫跟他说,你回去吧,这事到此为止,你就别过问了,改天再谢你。

    他竟显出一丝受伤的表情,“你的事,我能不管吗?”眼神像是要把姐夫吸进去。

    王东来跟姐夫差不多年纪,国字脸尖下巴,身材笔直,有种贵气的英俊。我看他却十分不顺眼,特别是我们要走时,他拉着姐夫的手不放,直到姐夫拍拍他的手说,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他才满足的笑了,开车驶上高速。

    现在情势特殊,我只能把冒着酸气的泡泡都强压在心底。开车回到我们爱的小屋,现在是应急临时指挥部了,姐夫让我把旅行箱打开。我傻眼了,箱子里是一捆捆的米国绿票子。姐夫让老邢点点。老邢掰了几下,说数目对,单子给我。姐夫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印着姓名,职务,地址,电话号码。他看看,随手装进内兜。

    姐夫让老邢住在这间房里,晚上一起回我父母家过小年,又让我们下午先跟他回趟家,这次老邢也迷惑了。回到我姐家时,她竟然等在家里。见到我们三个进门,面露担忧,问姐夫,让她回来有什么事?这几天出的事,显然让她担惊受怕了。

    姐夫拿出两页纸放在我姐面前,她看了两眼,脸色变得煞白,瞪着姐夫,沉声说,你什么意思?

    23、

    我接过来看看,上面一行黑字,离婚协议书。

    “这是为你和父母孩子好,”姐夫叹口气,轻声说“办了手续,如果我出事,还能给你们留点活命钱。”

    “你不是通过审查了吗,还能有什么事?”我姐盯着他,像是要看进他脑子里。

    “有人送了一份我跟鞠局长谈话的录音到市纪委,”姐夫语调依然很平静,“他们下午就会转交工作组,如果因为这个被追究,”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后果不堪设想。”

    我倒抽一口冷气,跟老邢对视一眼,他也是目瞪口呆。这么大的事,姐夫竟然先前一点也没给我们透露风声。

    “我不离,”我姐脸色苍白,沉吟良久,颤声说道,“你有钱没钱都是孩子的父亲,我不能让孩子学得嫌贫爱富。”

    我的心仿佛遭到一锤重击,她的选择,不逊于世界上任何一位伟大的母亲。在这样的母爱面前,其他一切都显得卑微而渺小,包括我的爱情。

    姐夫抬眼向老邢无声的求助,老邢清清嗓子。

    “弟妹,你听老哥一句劝,”他收起平常那副不正经的样子,还真像个老大哥,“这种事你没经历过,不知道厉害。老哥我是过来人,我前几年出事的时候,财产全部没收,老婆孩子没钱花,在外面还抬不起头来,那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让孩子承受这些,会给他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你们现在把手续办了,你留点钱,老江万一出了事,将来你们还能去外地安身。等孩子大了,他会理解你的。”

    我姐无助的目光,在我们三个男人脸上游移,最后跟我的视线相接、定格,“晓峰,”她声音带着哽咽,眼圈慢慢变红,“你说,我签不签?”

    我不敢看她,如果没有跟姐夫在一起,我可以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签!可是,现在我如果帮她做出那样的选择,就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

    姐夫看着我,眼中是满满的祈求和无奈,“签吧,姐,”我听见自己说,姐夫紧绷的双肩慢慢沉了下去。

    再看我姐时,她紧紧捂着自己的脸,泪水从指缝间涌出,无声啜泣。我坐在她身边,让她靠在我的肩上,拍着她的背,像小时候,我还会流泪的年纪,她常常做的那样。一声悲恸的嚎啕,仿佛带着十年婚姻压抑的委屈,终于冲破她的喉咙,击穿了我的心脏。

    离婚手续办得很快,因为离婚的人还是没有结婚的多。姐夫找人把登记时间提前了几个月,免得将来审查没收个人财产时,法官认定离婚无效。所有家庭财产,孩子的抚养权都给了我姐。姐夫只留下公司股权,相当于净身出户。因为房地产企业都是负债经营,公司如果被清算,他立刻会一文不名。

    办完手续,姐夫让我和他去趟办公室,从他保险柜里取出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和相关授权文件。内容是转让他名下一个项目公司的全部股权给我,这个公司只有一块刚拍到的土地,是他手中唯一没有负债的资产。他要是把这个给了我,可就真的负债累累了。

    “你这是也给我留点东西?把我当成女人了?”我把那些文件塞回他手里。

    他笑了,搂着我的脖子,坐在我大腿上,额头抵着我的额头,“我是把身家性命托付给你,要你将来养着我。”我抬头,与他深深拥吻。

    晚上是小年夜,我父母以为姐夫已经躲过一劫,又考虑老邢在家吃饭,特地做了一桌子菜,不停招呼我们多吃点。只有我外甥真正无忧无虑,大吃大喝。我们几个大人都扯着脸干笑,生怕他们二老看出

    分卷阅读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