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种田文 > 恩恩爱爱 > 引狼入室
    恩恩爱爱 作者:贝爷

    引狼入室

    眨眼就到了第二天。春季来得太匆匆,气候还没有完全转温,清晨始终带着冷的气息。沿艾冷得直打颤,缩在外套里不愿意动弹。今天他又提早来了,看那寒风一刮一刮的,沿艾简直想开车回家了。他从口袋里出烟抽起来。

    顾长恩到了别墅门口,只见青年正叼着烟卷,一脸认真地望着天空。青年的样子确实好看,刘海懒洋洋地搭在额头上,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侧头的角度使青年的面容格外纯真。

    沿艾还不知道长恩已经到了,一直呆忘着天,眼神空茫。突然,嘴角上翘,露出非常好看的笑容。

    “沈沿艾?”

    耳畔突然响起男子的声音,沿艾吓得差点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他眼睛里闪过不自在,然后眨眼就变成了平日的灿烂笑容。“哎哟,顾先生来了。”

    长恩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的青年,“在笑什么呢?”

    “呃。”沿艾尴尬地伸手抓抓头发,“没什么。啊,对了,你不觉得今天的天空很好看吗?”算是扯开话题吧。

    顾医生也顺着话题走了,“是很好看。”

    男人细碎的刘海上镶嵌着阳光,漆黑的眼睛宛如钻石般美丽。英俊的人,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让人赏心悦目。

    “先生,我们走吧?”沿艾朝长恩笑笑。

    长恩挑眉,笑道,“上我的车。”

    “好的。”沿艾赶忙将摩托车停好,然后伸手了几百元讲价买回的爱车。

    乖,宝贝,忙完了我来接你。

    坐上长恩的车,沿艾的心情是激动的。只要是值钱的东西,他都会付出真心地去爱。能坐上这么好的车,真是一种荣誉,自我满足感强烈无比。他看看周围,车里散发柠檬的淡淡香气,座位和周围都整理得非常干净整洁,可以看出长恩是个自我要求很高的人。

    “你觉得哪个家具城好?”旁边的长恩突然开口了。

    沿艾想了想,“嗯,我认为布鲁家具城的装饰和家具好看,而且比较耐用,很多客户都愿意去那里买家具。您觉得怎么样,要不要看看?”

    “好,去那里。”长恩懒散地点点头,启动了汽车引擎。此时车里开始播放音乐,是纯钢琴演奏曲,婉转淡然,让人情绪安定。

    “您喜欢听纯演奏?”沿艾问道。

    长恩一直望着前方,一双凤眼漆黑深邃,高傲而神秘。他咧嘴,笑容完美,“嗯,嘈杂的让人听了心乱。”

    “的确。”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

    沿艾没打算再问什么,毕竟两个人只是合作关系,挑完家具,也就散了,确实不需要太过接近。况且,沿艾不是那种喜爱八卦的人,很多时候,他并不喜欢靠近别人,他厌恶那种讨好别人的虚伪。虽然,有时他不得不这么做。

    将视线放到窗外,看那不断移动的街景,一时间恍惚了。沿艾想,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呢?绝对没有现在这样虚假吧?那个真实的他,到底去哪里了?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他自嘲地笑了笑。

    “顾先生,您还能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沿艾问道。

    长恩轻轻笑了笑,“过去没什么值得回忆的,忘了更好。”

    “也是,小时候挺多遗憾的。”沿艾看着窗外,用手托住了脑袋,“以前我就很喜欢坐车。那时觉得车能带自己到很远的地方,看到更多的景色。有时候甚至希望能永远这样呆在车里,不回家,一直享受这种游动的快乐。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觉得天真,这世界就这么大,再怎么走,也有个尽头的。”

    长恩沉默了一会,“当你有了期待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人生还很漫长。”

    “是吗,那么,顾先生,您的期待是什么呢?”沿艾笑着看向长恩。

    长恩也笑了,侧脸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一双漆黑的眼睛却深得见不到底,没有情感,无论绝望还是快乐。“我会期待未来,期待一切对我来说有把握的事物。”

    “呵呵,真是个有野心的人啊。”沿艾笑了笑,“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沉迷于怀念。怀念是个坏事,它让你停在原地无法动弹。”他闭上眼睛,有些疲惫地把头靠在玻璃窗边,“那一小段什么都拥有的幸福时光,它们消失的太快,还没意识抓住,就什么也没有了。”

    长恩没有再说话,眼神深邃。

    很快就到了布鲁家具店,两个人停好了车,到家具店开始慢慢挑选。沿艾毕竟是熟手,在家具店里逛得甚是如意,东窜窜西晃晃,眼睛里也冒起光。

    “顾先生,您觉得这个沙发怎么样?”沿艾认真地看着面前的浅蓝色沙发。那质量不错,坐上去很舒服。不过,沿艾又想,这样平淡的家具,长恩应该不怎么喜爱吧?

    “就这个。”

    “嗯?”

    “这个可以。”长恩懒洋洋地笑了笑,“放在客厅看上去还不错,就照着这个风格吧。我不喜欢花纹,最好能简单一点。”

    “好的。”

    沿艾承认,自己看错顾医生了。他以为,顾长恩这类的成功男人都会喜爱华丽张扬的风格。不过,想来也是,既然长恩会买末淮山上的别墅,又怎么会喜欢过于浮华的东西?

    沿艾对于自己旁边的这个陌生人感到分外好奇。长恩身上带有太多神秘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这样的男子一定很受女喜爱。坏笑的时候分外戏谑,温柔的时候却能暖到别人的心里。

    付完单,沿艾和长恩开始商讨家具的具体安排。商量结果非常称心如意,完全没有吹胡子瞪眼。申锡说的没错,他跟长恩的品味确实挺合拍的。讨论过程中,他一直都有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沿艾第一次不像以前那样一味迁就别人的品味,曲意逢迎。而长恩也大部分都采取了沿艾的提议,两人各自满意。

    等到走出家具店,两人都累得腰酸背痛。此时天完全黑了下来,沿艾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啊,沿艾叹了口气。

    坐上车,长恩道,“你的表现不错,作为报答,我请你吃顿饭,有时间吗?”

    “好啊,如果是吃牛扒的话,很乐意奉陪哦。”沿艾笑嘻嘻地开玩笑道。

    “行,只要你开心。”长恩眯眼,笑容在暗暗的灯光下更显俊美。长恩的眼睛很好看,细长,眼角微微上扬,轻佻而随意,就像长恩自身带给人的感觉。

    沿艾心想,这样的男子究竟过着怎样的人生呢?会为什么而烦恼?不过,下一刻沿艾便自嘲地笑了。自己管别人什么事情呢?

    长恩带着沿艾去到一家西餐厅,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西餐厅总是带着暧昧低沉的气息,灯光沉而舒适。沿艾对着面前的牛扒一阵狼吞虎咽,就差没直接用手抓起牛扒撕咬了。长恩则是动作优雅而从容地吃着水果沙拉,这使得对面吃相差劲的沿艾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呃,您只吃沙拉就可以了吗?我觉得这家的牛扒还不错。”沿艾眨眨眼睛,顺便舔了舔被沾上酱的嘴角。

    长恩伸手拿着咖啡杯喝了一口,眼眸直勾勾地望着沿艾。

    “吃太多食对身体不好。”长恩懒洋洋地说着。

    沿艾觉得长恩的眼神怪怪的,却说不出哪里奇怪。

    真不习惯,顾长恩为什么总是看过来,还一副想要吃了自己的样子。

    吃?难道……沿艾突然抬起头望着长恩的眼睛,“您想吃牛扒?”虽然语气非常礼貌,但眼神里明显带着敌意。

    长恩笑了,“不是的。我觉得,像你这样吃东西,那些会化为多余脂肪,然后全部堆积到肚子上。到时候,你就和中年人一样有啤酒肚了。”

    沿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以作答复。只好继续低头吃着牛扒,不忘小声埋怨道,“我又不肥。”

    是不肥。青年的身高大约一米七五,也不算矮,但是和长恩并肩一站,就显得瘦小了。

    这时,长恩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他微微皱眉。这阵子的病人格外多,春季天气反常,时冷时热,很多人因此都开始犯老毛病。

    短信的大意就是,院长希望长恩明早回医院接班,说着这阵子忙完就让他休息。长恩觉得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周末也没有活动,去医院上班正合他的意思。

    长恩是最近来到这座城市的,进了这里最好的医院做外科医生。因为能力优秀,再加上海外留洋,所以深得院长的喜爱。这两个星期里,他一直住在酒店,酒店虽然舒适,但毕竟不是家。长恩潜意识里恋家,自然对这种陌生的环境格外厌恶。一心想赶快搬到自己的房子里居住。

    这座城市虽然小,却意外能找到满意的房子。末淮山上的别墅清静无比,长恩第一眼就看上了。

    沿艾吃饱后,满意地笑起来。“谢谢款待,顾先生。”

    “这是你应得的。”长恩眯眼说道。

    然后,长恩开车送沿艾回别墅。

    车上,沿艾看看长恩,忽然问道,“顾先生,您来这里多久了?”

    “两个星期。”

    “咦,您这几天都住在亲戚家么?”

    “我没熟人,住酒店里。”长恩听到亲戚这个词,眼睛顿时冷了下来。

    沿艾识趣地闭上嘴巴不再发言了。

    长恩看着前方的路,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沈沿艾,你一个人生活得怎么样?”

    “还好吧,也习惯了,觉得挺好的。”沿艾如实说道。

    果然一个人住吗?长恩挑眉,将车停在了一边。温柔地看向沿艾,“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呢?”

    沿艾警觉地皱起眉,“请问是什么事情?”

    长恩微笑,脸慢慢靠近沿艾面前,“在我的房子还没整顿之前,能否先住进你的家,大致是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这阵子的房租我会按日支付,绝对不会亏待你。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我考虑一下吧。”

    “嗯?”长恩的眼睛又眯起来,“沈先生,我是你尊敬的客户,你应该知道要遵从消费者第一的守则吧?如果我有些不顺心了,兴许会向你的上司说出一些不利于你自身的话,这也没有关系吗?”

    沿艾瞪大眼睛。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事情。沈先生,你要仔细考虑,这比生意怎么看都对我们双方不会有任何亏损。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同意呢?”

    “可是……”突然有个陌生人住进自己家里,沿艾觉得非常不习惯。而且,沿艾从来不喜欢带别人回家。在他心里,家是最隐秘的处所,他不习惯陌生人在家里来回穿梭。

    “一天一万。”长恩微笑着补充道。

    “我……”

    “吃饭我请你……”

    “这不一样……”

    “我可以在你上司那里说你的好话,这样升职之类的事情一定也能有保障吧?”

    “好!”沿艾承认自己意志太不坚定。但是,面对这么大的诱惑,是人都会屈服吧?虽然,把长恩带到家里,总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沿艾吞了吞口水,豁出去了!“您要说到做到。”

    长恩满意地转回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沿艾领完摩托车后,两人去到长恩住的酒店。长恩进去拿行李,顺便退房,沿艾则呆在大门口等待。他又从口袋里抓了烟盒,一抽起来。等到抽到第四的时候,长恩拉着行李箱出来了。不知为何,总有种明星风范。

    “辛苦你了。”长恩微笑道。

    “能为顾先生服务,是我的荣幸。”沿艾礼貌地笑了笑。

    然后,沿艾便将长恩带回了自己家。

    公寓楼下,长恩环顾电梯四周,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瞧着沿艾。

    “我家就这样穷困,您不习惯也没办法。”沿艾耸耸肩。

    事实上,长恩不讨厌这种感觉。进入公寓前会经过小区花园,那里有很多老人家在靠椅上聊磕,还有大人带着小孩在滑滑梯边玩耍,嬉笑声布满周围,徘徊着幸福气息。这种感觉让长恩觉得很陌生,却也似曾相识。他是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

    然后,在看到沿艾屋子的瞬间,长恩简直想抄起手术刀解剖了面前这位一脸无辜的青年。只见屋子里满地都是衣服和零食渣,还有东倒西歪的啤酒瓶,沙发上的枕头也歪歪扭扭,简直不能用战场来形容了。

    长恩从小就有轻微的强迫症,喜爱整洁干净。因此,面对这样杂乱的房子,他觉得自己濒临崩溃边缘。

    “呃,我昨天有些喝醉了。”沿艾眨眨眼睛。

    长恩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却恐怖到极点。沿艾觉得他的手已经摆成了握刀的姿势,吓得脸都白了。

    “先生你淡定啊,我收拾还不行么?!”

    “没关系,我给你时间。”长恩笑着伸手拍拍沿艾的脑袋,沿艾觉得那人似乎想把自己脑袋给拍碎,不敢出声。“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如果还是这副模样,沈先生,不负您的厚望,我定会让您看看自己内脏的构造。”长恩的笑容温柔无比,沿艾甚至在怀疑刚才那话是不是他说的。

    “您慢走,慢走。”沿艾干笑着往后退。

    “行李我放在这里了。”长恩把行李箱搁到唯一能落脚的门边,然后扫了沿艾一眼,转身走出门。

    沿艾吓得扶住口倒在地上。

    “这下真的是引狼入室了,完蛋了完蛋了!”趴在地上一阵哀号,沿艾擦干眼泪,重新振作起来。想想他沈沿艾是什么人,生命力顽强得像小强一样,顾长恩算什么?!再危险,他沈沿艾也绝对不会屈服的!虽然内心是如此豪迈的发言,他还是乖乖起身,非常认真地开始收拾房子。

    难得打扫,才知道搞卫生如同艰难而漫长的革命。等到进入最后工程——扔垃圾后,他已经累得快晕过去了。沿艾将能卖的废品装到塑料袋里,打算明天卖给回收废品的老爷爷。

    应该能赚十几块钱吧?

    沿艾趴到地上,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

    眨眼就过了三个小时,长恩还没有回来。沿艾看看闹钟,也不打算等了,本来自己就不愿意长恩过来住。

    他抱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一身清爽地倒在沙发上看起电视。

    晚上十一点多没什么好看的频道,沿艾躺在沙发上,困得只打哈欠,再加上今天忙了一天,身子也一阵发酸。他终于受不住困意,抱着枕头睡了过去,当然,睡前还不忘关灯关电视,再躺回沙发。毕竟省钱才是最重要的,为了睡觉而浪费电费,他可没那么败家。

    长恩回医院放了些东西后,又回来了。他敲敲面前的木门,半天也没有回应。长恩想了想,握住门柄一扭,门打开了。他叹了口气。这孩子太没防范意识了吧?

    打开大厅的灯,看见屋子里明显比之前他看到的要干净整洁许多了,内心也顿时舒坦。他看到门边堆的几袋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废品,顿时又不爽到极点。不会是想拿这些东西去卖吧?真是像老人一样。

    他把那些打包了的废品扔到外面的垃圾桶。

    回到大厅,才看见那‘老人’正缩在小沙发里睡觉,姿势就像猫。长恩记得一本书上曾说,如果一个人习惯以母亲子里的姿势睡觉,就代表这个人极其缺少安全感,渴望温暖。他伸手扶过沿艾的刘海,看见青年清秀的容貌,格外恬静。

    缺少安全感吗?谁不缺少安全感?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从没有一个人是值得自己去依靠的,能信任的永远只有自己。

    长恩叹了口气,将沿艾抱起来,往旁边的卧室走去。把沿艾放到床上,然后轻轻给他盖好被子。此时的青年面容平静安稳,在隐隐灯光下竟给人格外纯净的感觉。长恩收回手,随意地环视沿艾的房间。沿艾家中的装修格外简单,家具也都是古朴而实用的,并没有多余修饰。

    沿艾的床上搁了一叠被子,旁边摆着长恩的行李,看来,这是给他的被子。长恩一下子明白了沿艾的用意。眼神不由放柔和了,他拿起被子,带着行李箱走到大厅。

    梳洗完,长恩倚靠在小阳台边抽烟。下面,整个城市沉睡在黑夜里,身上附有的种种欲望竟被月光淡下来了,显得宁静。长恩深吸一口烟,凤眼漆黑无比。

    引狼入室在线阅读

    引狼入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