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十五章:惊喜
    月环城;middot;中心城区;middot;女巫公会总部,顶层议厅内。
    虽是上午八点,但厚实的窗帘挡住所有阳光,外部的结界让这里特别安静,明亮的灯光让气氛更为严肃几分。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落座在主位,
    她右侧是名苍老但严肃的老女巫,这是巫师公会的首席长老,按理说,首席长老应该由上一代月巫师担任,但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是拎着上一任月女巫的头颅上位,因此她的首席长老,
    由曾经大力支持她的白银家族族长担任这个职位。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虽强势,但她的首席长老,被称为银夫人的女士,
    可一点都不弱势,从某种角度上来讲,银夫人是制衡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的一股力量。
    银夫人并未掌握任何职务上的权势,但她代表所有巫师家族的利益,
    巫师家族代表什么?答案是钱财、资源,以及非常可观的战力。
    更准确的说,是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通过银夫人,才能掌控所有巫师家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巫师阵营的几名最高层,分别代表不同的支持派系。
    首先是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支持她的都是传统巫师,这是巫师阵营中,最强的一个派系,而支持银夫人的,则是巫师家族们。
    说来有趣,巫师阵营的第三大派系,竟是会长;middot;珀耶恩所掌控,这个派系代表了民间的巫师,也就是无阵营的自由巫师们,自由巫师们无拘无束惯了,不喜欢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代表的强权,以及银夫人代表的守旧,
    而是特别亲和会长;middot;珀耶恩的不拘小节风格。
    只能说,星空研究会上一任的老会长太强了,不仅培养出会长;middot;珀.耶恩这位至强,还将会长之位,传给这位深受自由巫师们崇敬的新会长,要知道,在这之前,女巫公会与星空研究会,从没受到过自由巫师们的拥护。
    此刻在座的几位,几乎都是巫师阵营的最高层,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
    会长;middot;珀耶恩、银夫人、老会长,也就是星空研究会的上一任会长,除了这四人外,还有下一代月巫师候选者,瑟琳,至于其他两名候选者,眼下一名在古王城,另一名在落星城。
    ;ldquo;这么早就开会,唉~;rdquo;
    会长;middot;珀.耶恩叹了口气,他的头发后梳,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没睡醒般,别人开会都是严肃的巫师袍,他则是花衬衫+大裤衩,更风趣的是,
    他还拎了早餐,若不是银夫人那气得要杀人的目光,他已经把早餐拿到桌上吃。
    ;ldquo;已经八点,时间不早了。;rdquo;
    月女巫神情如常开口,显然是早就习惯珀耶恩这不靠谱的风格。
    ;ldquo;我每天都十二点以后醒,今天七点多就被喊起来,我这至强,每天不睡够十小时,说不定哪天就英年早逝了。;rdquo;
    听闻珀.耶恩此言,议厅内的其他四人都沉默不语,都到了至强级,只要不与他人交手,别说几个月无眠,
    就算几年,甚至十几年不休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到了至强级还要每天睡足十小时的,珀耶恩绝对是史上第一人。
    ;ldquo;说正事吧,月女巫大人,你这次召集我们来是?;rdquo;
    老会长开口,从他对月女巫的称呼可以看出,这位没有倚老卖老的习惯,也因如此,在十年前的无月暗杀之夜,他才没挨上一刀背刺。
    ;ldquo;咳~,是这样;hellip;;hellip;;hellip;;rdquo;
    月女巫轻咳后,环顾在场几人,
    她沉默了几秒,才继续说道:;ldquo;我邀请了一名灭法者,帮我们对付黑暗神教这事,你们应该都知道。;rdquo;
    ;ldquo;这当然。;rdquo;
    书老会长最先开口。
    ;ldquo;这件事,我是没任何意见的,
    相比我们,那位灭法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士。;rdquo;
    银夫人也表态。
    ;ldquo;嗯?什么灭法者?;rdquo;
    珀耶恩满脸疑惑。
    ;ldquo;最近几个月崛起的那名灭法者,你没听说过?;rdquo;
    银夫人皱着几分眉头开口。
    ;ldquo;不清楚。;rdquo;
    闻言,银夫人质问到:;ldquo;那你在外面,游历了什么。;rdquo;
    ;ldquo;嗯~,多姿多彩的人生。;rdquo;
    说起此事,珀耶恩也不困了,脸上还浮现笑容。
    银夫人被气得半天没说话,她始终认为,这是最奇特的至强者,没有之一,然而,这是银夫人没见过马文;middot;
    华尔兹、老灭法、黑雾人影还活着时,后两者还好,毕竟都上了年纪,
    还是要些脸面的,年轻且到了至强的马文;middot;华尔兹,那才是节操掉了满地。
    至于格林;middot;吉莉安,这位的量级,不能和年轻时的马文;middot;华尔兹,
    以及现在的会长;middot;珀耶恩作比较,因为这位是另一个等级的,格林;middot;吉莉安那等级中,只有格林;middot;吉莉安自己。
    ;ldquo;月巫师大人,您今天召集我们来,是因为那灭法者?;rdquo;
    银夫人问出此言时,目光变得危险了几分,她继续补充道:;ldquo;难不成,那灭法者站在了和我们敌对的一方?;rdquo;
    ;ldquo;倒也不是。;rdquo;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言罢,神情多少有点复杂。
    问题不大。;rdquo;
    银夫人放心了不少。
    ;ldquo;我这次邀请来的灭法者,带来了原罪物。
    ;ldquo;什么?!
    银夫人不淡定了,她忽然感觉,
    相比那名灭法者站在敌对的一方,眼下的情况似乎更危险。
    一旁老会长的神情也格外凝重,
    就连珀.耶恩,也罕见的神情严肃,至于瑟琳,她此刻非常震惊,心中唯一的想法是,这就是大人物们的世界吗,多少有些可怕,事关传闻中原罪物,属实让她心中疹得慌。
    瑟琳虽有些心慌,可在她内心深处,却有种莫名的刺激感,这让她险些控制不住嘴角上翘,露出笑容,只能说,不愧是格林;middot;吉莉安的仰慕者。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环顾在场几人,发现几人都初步接受灭法者;middot;白夜持有原罪物这個事实后,她才选择说出更残酷的情况,她说道:;ldquo;其实,白夜不只封印着一件原罪物。
    ;ldquo;什么?!难道他带着两件原罪物来了巫师界?
    银夫人激动的站起身,血压当时就上来了。
    ;ldquo;五件,他如果没说谎,那他就封印了五件原罪物。;rdquo;
    月女巫此言一出,银夫人又忽然坐下了,并非心态平静,而是被打击到坐下。
    ;ldquo;一定不能让他死在巫师界,不能啊!;rdquo;
    银夫人抓着座椅扶手的手都有些颤抖,其实作为大人物的她,已经好多年没这么激动,可事关原罪物,或者说,是整个女巫界的生死存亡,她如此激动,实属正常。
    ;ldquo;嗯,所以我准备找一名足够强的帮手,和他一同对付黑暗神教,以免有闪失。;rdquo;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表态。
    ;ldquo;要不然,我们直接付给他酬谢?提前结束这次委托。;rdquo;
    老会长开口,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略抬手拒绝,表示这方法她已经试过。
    ;ldquo;帮他找个帮手,的确是最稳妥的方法,但应该找谁呢?;rdquo;
    银夫人此言,让在场众人都无言,但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珀耶恩身上。
    ;ldquo;我啊?;rdquo;
    珀耶恩指向自己。
    ;ldquo;对,你最适合。;rdquo;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的话,得到银夫人与老会长的一致赞同。
    ;ldquo;我不行,我这属于实力低微。;rdquo;1珀耶恩直接拒绝,这是众人都没想到的。
    ;ldquo;别着急劝我,最近我在天空城附近,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我和它打了一场,差点输了。;rdquo;
    珀.耶恩说话间,拿起早餐旁的一个封盒,打开后,里面是个透明的正方形水晶容器,在这容器内,是一团涌动的黑色触须,每根约毛线粗,强韧、黑暗,侵蚀力十足,这赫然是一只不灭特性;middot;深渊滋生物的一小部分。
    ;ldquo;这是;hellip;;hellip;;hellip;
    银夫人看着水晶容器内的东西,
    目光格外凝重。
    ;ldquo;银夫人,你真当我这些年外出,是去游山玩水?灭法阵营覆灭,
    没有他们狩猎这些东西,近年来这些东西越来越多,一旦这些可怕的怪物太多,所有人,包括你我,都要跟着一起倒霉。;rdquo;
    珀耶恩将水晶容器的封印外壳合拢,将其拿到桌下,他继续说道:;ldquo;我没可能彻底消灭这深渊滋生物,但那灭法者可以,到时我把这东西打个半死,让他彻底灭了这东西。;rdquo;1
    如果让苏晓在至强者帮手,与吞噬一只至强级;middot;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这两者间选择,苏晓一定选后者,原因是,他现在对付黑暗神教,最大的问题并非打不过,而是难以寻找敌人的位置。
    三名强敌中,深渊大主教还未恢复巅峰战力,哪怕现在打不过,苏晓也不至于死在对方手中,而神父,这老家伙一直手段诡异,很少正面对战,至于白金使徒,这的确是能夺走苏晓性命的强者,可苏晓确信,白金使徒不会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苏晓有一张团长送的金属面具,
    把这东西甩出去,就算白金使徒能杀了苏晓,面对后续团长的追踪,白金使徒必死无疑。
    议厅内的几人都沉默,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的助手走进来,对月女巫低声说了些什么,随后退走。
    ;ldquo;白夜来了,你们都克制下情绪。
    月女巫这话,主要是对银夫人与老会长说的,没一会,房门被推开,
    苏晓走进议厅内。
    刚进议厅,苏晓就皱起眉头,他停下脚步,看向一个放在座椅旁的封盒,看到这一幕后,会长;middot;珀耶恩心中不禁感慨,不愧是灭法之影,他这封盒闭合后,哪怕他明知道,里面有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的碎片,可就是感知不到,反观,这名灭法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刚进这有结界的议厅,第一眼就看向这封盒,而且下意识单手按在刀柄上。
    ;ldquo;看来你挺了解这东西。
    珀耶恩面带笑意的抓起封盒,放在桌上。
    ;ldquo;像是天空城附近那只。;rdquo;
    苏晓言罢,找了个位置坐下。
    ;ldquo;哦?你之前感知到了这东西?
    珀耶恩来了兴致。
    ;ldquo;咽;rdquo;
    ;ldquo;感知到了不去看看热闹?;rdquo;
    ;ldquo;打不过。;rdquo;
    这言之有理的回答,让珀。耶恩后续的闲聊当即卡壳,他话锋一转,说道:;ldquo;如果我重创这只深渊滋生物,
    把它困住,你能彻底消灭它吗。;rdquo;
    听到此言,苏晓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这和以前,在暗影世界吞噬那只被囚困多年的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不同,眼下这是可能吞噬一只巅峰阶段的至强级;middot;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这最起码等同于吸收了五份「魔灵源质」,这么多「魔灵源质」,需要收集很多「深渊武器」,
    才能向轮回乐园兑换出来。
    只不过,这件事的风险不小,刃之魔灵吸收一份「魔灵源质」,大概能提升100点魔灵强度,苏晓从其中分走50%魔灵能量,也就是魔灵最终提升50点魔灵强度。
    五份「魔灵源质」的话,即使苏晓分成50%,刃之魔灵也能总计提升
    250点魔灵强度,眼下刃之魔灵的魔灵强度为410点,就是说,刃之魔灵的魔灵强度会达到660点,而吞星;middot;
    阿卡斯给出的灵魂强度控制魔灵强度比例为:
    800灵魂:400魔灵。
    900灵魂:450魔灵。
    1000灵魂:500魔灵。
    1100灵魂:600魔灵。
    1200灵魂:800魔灵。
    1300灵魂:1100魔灵。
    灵魂强度过了1000点,似是有所质变,后续每提升100点,对魔灵的压制力都飙升。
    660点的魔灵强度,最起码也得有1100点以上的灵魂强度,才可能压制,眼下苏晓的灵魂强度为890点。
    但也不是没办法解决,苏晓刚掌握的「噬魔体质」,能在刃之魔灵吞噬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时,分得50%魔灵能量,他原本就有这类手段,只是没形成体系,属于颇有风险的方式。
    倘若把这颇有风险的方式,与「噬魔体质」暂时结合,估测能在魔灵吞噬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时,夺来70%魔灵能量分成。
    如此一来,刃之魔灵的魔灵强度,大概会提升到560点,可这个强度,也很危险,需要1000点以上的灵魂强度,才可能压制。
    眼下有了永恒级的【封魔】刀鞘,外加苏晓890点的灵魂强度,并非不可一试,再者说,他不会以眼下的情况,长时间压制魔灵,他后续会尽快提升灵魂强度,当他的灵魂强度达到1000点,就可以凭借【试炼之凭证】进行灵魂试炼的第三重,接受魂之王的考验。
    只要通过这考验,先不说这试炼的收益是什么,(【试炼之凭证】这件特殊装备的一种加成为:
    【试炼之凭证】产地:灵魂国度。
    品质:永恒级。
    装备效果1:王魂之力(被动);hellip;
    装备效果2:灵魂试炼(主动),可凭借此物,进行灵魂试炼
    (灵魂试炼总计三重考验)。
    提示:每通过一重灵魂试炼,将消耗掉此装备内的一个强者灵魂。
    提示:此装备内,总计有三位强者的灵魂,分别为,魂王,巨人将军,鲜血王后(已消耗巨人将军与鲜血王后的强者灵魂)。
    提示:当消耗掉此装备内的所有强者灵魂,此装备将在破碎的同时,
    对你进行一次大幅度的灵魂滋养。
    提示:本次灵魂滋养,将永久性提升100点灵魂强度。
    评分:6000点。
    被刃之魔灵侵蚀,不是一个很快速的过程,这点无论是马文;middot;华尔兹,还是老灭法,都和苏晓提及过,
    只不过苏晓有噬灵者天赋,以前真就没被刃之魔灵侵蚀过。
    苏晓能通过吞噬之核,转化魔灵本源能量,将其转化为自身体魄可吸收的能量,这代表一件事,哪怕他承受魔灵的侵蚀,只要灵魂力量能重新压制魔灵,他的身体就不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
    苏晓之所以愿意承担这等风险,
    是因为现阶段的「所有潜力上限阶位
    +25」,并不足以支撑他要将力、
    敏、体、智这四种主属性达到800点的前置,他估测,想达成这点,要「所有潜力上限阶位+45」,才有机会。
    他上次提升「所有潜力上限阶位」时,以猎杀者权限查看过相关资料,「所有潜力上限阶位」越往高提升,难度越大,超过30点后,使用一份「魔灵源质」,或许也就提升1~2
    的程度。
    一旦错过这次吞噬一只至强级;middot;
    不死不灭;middot;深渊滋生物本源能量的机会,九成以上概率就达不成这点了,
    弄不到这么多「魔灵源质」。
    至于为何执着于在晋升至强前,
    将力、敏、体、智这四种主属性达到
    800点,这直接关乎晋升至强后,能达成何等上限。
    看来,苏晓后续的这段时间,要经常和魔灵互动了,作为灭法者,果然躲不过体验魔灵濒临失控的感觉,
    不过有一点无需担心,就是只要进入与强敌的战斗中,魔灵侵蚀会瞬间消退,并与灭法之影一同斩杀敌人。
    这是刃之魔灵绝不会违反的本能,因为从本质上来讲,魔灵是在与灭法者争夺身体的主导权,而非是要害死灭法者,甚至于,魔灵其实比任何人都不希望,这名与它有共存关系的灭法者有性命之危。
    想清楚这点,苏晓给珀耶恩准确的答复,道:;ldquo;可以。;rdquo;
    得到苏晓这准确答复,珀耶恩心中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准备尽快动手,解决掉天空城附近的那只不灭特性;middot;深渊滋生物。
    ;ldquo;那好,等我把那只深渊滋生物伤到濒死,就给你送去,当然了,也可能是我被那东西吞掉。;rdquo;
    珀耶恩并未邀请苏晓一同去对付那只不灭特性;middot;深渊滋生物,原因是,他全力出手时,能力波及范围过大。
    苏晓取出一团类似绷带的束锁,
    抛给会长;middot;珀耶恩,这些束锁比绷带宽一些,上面是细密的黑点,并且看起来很不规律,其实每个小黑点,都是一个完整的封印术式,加持了至少十几万个封印术式,可以想象此物的束缚力。
    ;ldquo;白夜,你真的封印了五件原罪物?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开口,虽知道苏晓所说的大概率属实,但她依然选择再次确定一下,让在场其他几人接受这个事实。
    苏晓取出原罪之书,将其放在议桌上,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稳住不动声色,但银夫人、会长;middot;珀耶恩、老会长几乎同时站起身,老会长更是撞倒身后的座椅。
    至于瑟琳为何依然还坐着,是她胆魄过人?还是天生就原罪抗性高?
    不,她是人麻了,在原罪之书的波动笼罩下,已经站不起来。
    ;ldquo;这是;hellip;;hellip;原罪物?;rdquo;
    银夫人眉头紧锁着开口。
    ;ldquo;不,我用它封印原罪物。;rdquo;
    听闻此言,在场几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老会长三人选择重新落座,这几人当然都不惧怕死亡,可他们很在意会不会被原罪物盯上,这事关他们所管控与庇护的势力。
    苏晓翻开原罪之书,一页页厚实书页落下,最后原罪之书重新合上。
    ;ldquo;前两页的原罪物呢?;rdquo;
    月女巫开口询问。
    ;ldquo;我送给黑暗神教了,过段时间会回来。;rdquo;
    听到此言,在场几人倒是没感到惊讶,苏晓以前干过这事,把原罪物送给奥术永恒星,这事不少人知道,
    只不过人们都认为,他已经把原罪物送出去,不再持有原罪物了。
    ;ldquo;最后一页那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一只金属昆虫?;rdquo;
    身体已经恢复知觉的瑟琳询问,
    她就在苏晓邻座,因此看的格外清楚。
    ;ldquo;这不是原罪物。;rdquo;
    闻言,众人心中都暗自松了口气,可苏晓的下一句话,就让在场几人再次沉默。
    这是蛀世。;rdquo;
    ;ldquo;永光世界,那个被称为最强灭世族群的蛀世?
    银夫人显然见多识广,连蛀世都知晓,要知道,蛀世虽强,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在永光世界崛起。
    ;ldquo;嗯。;rdquo;
    得到苏晓这答复,银夫人刚恢复些的血压,又上来了。
    五件原罪物加上蛀世的组合,让月女巫与老会长都目光凝重,就连平常不靠谱的珀耶恩,此时也是目光严肃。
    ;ldquo;呼~;rdquo;
    月女巫长舒了口气,单手扶额说道:;ldquo;白夜,你还有没有这类;hellip;比较危险的藏品了,如果可能的话,让我们看看,这至少;hellip;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rdquo;
    苏晓看了月女巫几秒,想到委托金350万灵魂钱币、100颗灵魂精魄、
    1份力量源质、1份活力源质,他翻开死灵之书的第一页,介绍道:
    ;ldquo;这是收藏家,和我相处的还不错,但已经不太可能满足它的收藏癖了。;rdquo;
    看到第一件原罪物,月女巫的瞳孔收缩了几分,她比寻常强者更了解原罪物几分,她知道,原罪物中,有几件最顶尖的存在,收藏家就是其中之一,这种顶尖原罪物,和黄金圣杯、始源魔镜这类原罪物,不是一个等级,说收藏家是原罪物中的大爹,
    一点也不夸张。
    至于这类大爹原罪物和正常原罪物有何区别,那就是,像黄金圣杯、
    始源魔镜这类原罪物,是个体性威胁,对一个人,或是一大片区域内的很多人,有着威胁。
    而像收藏家这种大爹原罪物,是足以让一个世界都崩灭,哪怕是超脱原生世界,也有大概率扛不住,遇到了高契合度持有者的大爹级原罪物。
    曾经,女巫界和残暴君主+灵魂王冠的组合交手过,女巫界胜利,但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并且那还是因为残暴君主能力不行,倘若个人能力更强者,契合了灵魂王冠,女巫界的损失将难以估量,更重要的是,灵魂王冠这件原罪物,还距离大爹级有一步之遥。
    也因女巫界和灵魂王冠的一代持有者交锋过,月女巫才对原罪物,有着超乎其他强者的了解,毕竟她的势力,吃过这方面的亏,肯定是要尽力
    了解。
    这也是为何,月女巫、银夫人、
    老会长看到大爹级原罪物;middot;收藏家后,月女巫纤眉皱起,银夫人血压飙升,老会长开始感觉太阳穴突突跳动。
    在场几人,其实都算是付出那
    350万灵魂钱币委托人,让委托然放心,显然也是委托中的一环,至于怎么个安心法,在苏晓看来,只要了解这些原罪物的初步情况,应该就不怎么担心了,至少他这原罪物封印者,
    是这么感觉的,因此他将原罪之书翻到第二页,点了下这空白的第二页,
    说道:
    ;ldquo;死灵之书,最近它出门了。;rdquo;
    听到此言,月女巫轻呼了口气,
    脸上保持着几分微笑,心中的想法是,没关系,又多了件大爹级原罪物而已,在压力之下保持从容,才是真正的优雅。
    然而,苏晓并未察觉到月女巫的心情,他翻开原罪之书第三页,道:
    ;ldquo;猩红权杖,算是新成员,但其实它是原罪物中的老资历。
    看到猩红权杖,银夫人与老会长都差点眼前一黑,倘若说对世界的危险性,猩红权杖简直恐怖,它与猩红君主的组合,哪怕是在灭法时代,这也是灾祸与毁灭的化身。
    苏晓将原罪之书翻到第四页,这页也空着,他说道:
    ;ldquo;幽冥骨戒,最近也出门了。
    ;ldquo;额~,你和这些原罪物的关系,听起来还不错?;rdquo;
    会长;middot;珀耶恩苦笑一声开口。
    ;ldquo;我和收藏家、死灵之书的关系还行,和幽冥骨戒关系很一般,甚至有些差,至于猩红权杖,它很想灭杀我,但各位不用担心,无封印的情况下,它都奈何不了我。;rdquo;
    听完苏晓这番语气平静的介绍,
    在场的几位强者,都有些被震撼到原罪物方面的认知观,和原罪物之间,
    居然还有关系一般,关系很差的标准?
    苏晓把原罪之书翻到第五页,
    道这个你们应该比较熟悉,灵魂王冠,其实它真正的称呼是暗黑王冠,但灵魂王冠这称呼更贴切,我和它的关系还行,它毕竟是我封印的最弱原罪物。;rsquo;
    最弱原罪物这个说辞一出,除了月女巫之外,其他几人都懵逼了,银夫人靠坐在那,从有点恍惚的目光看来,是受冲击不小,至于老会长,正从怀中掏出药瓶,从里面倒出小药片,往嘴里吞,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老会长,此时看起来也有点目光恍惚。
    苏晓翻过第六页时并未介绍,一旁的瑟琳问道:;ldquo;这个指环是?;rdquo;
    ;ldquo;个人恩怨。;rdquo;
    苏晓将原罪物翻到第七页,
    道:;ldquo;这个各位已经知道,就不多说。;rdquo;
    合上原罪之书,苏晓咔哒一声按下黑王护臂末端的机关,黑王护臂展开,从他小臂与手上脱离些。
    ;ldquo;这个是;hellip;;hellip;;rdquo;
    老会长手中攥着小药瓶,似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再往嘴里倒几片。
    ;ldquo;这是来自死寂城的死寂本源。
    听闻此言,老会长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相比大爹级原罪物,死寂本源不遑多让,这可是险些毁灭一个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的可怕之物。
    在苏晓翻开原罪之书后,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仿佛变得不堪一击,是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弱吗?并不是,放眼万界,
    下黑王护臂末端的机关,黑王护臂展开,从他小臂与手上脱离些。
    ;ldquo;这个是;hellip;;hellip;;hellip;;rdquo;
    老会长手中攥着小药瓶,似乎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再往嘴里倒几片。
    ;ldquo;这是来自死寂城的死寂本源。
    听闻此言,老会长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相比大爹级原罪物,死寂本源不遑多让,这可是险些毁灭一个超脱原生世界的可怕之物。
    在苏晓翻开原罪之书后,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仿佛变得不堪一击,是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弱吗?并不是,放眼万界,
    各阶世界多如繁星,却只有三个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
    并非超脱;middot;原生世界弱,这是仅次于虚空,凌驾于万界各类世界之上的超脱之界,而是苏晓拿出的这些东西,一个比一个让人胆战心惊,问题是出在这些可怕物品上,而非超脱;middot;
    原生世界。
    ;ldquo;白夜,我们算是友方吧。;rdquo;
    老会长开口。
    ;ldquo;嗯。;rdquo;
    ;ldquo;那你说说,我们应该拿出什么诚意,你才放过女巫界。;rdquo;
    苏晓一时间沉默,过了片刻,他说道:;ldquo;各位不用担心,如果我死了,我布设的封印术式,会把这些东西放逐到深渊。;rdquo;
    在苏晓看来,如果他败了,被敌人所杀,那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值得怨恨的,因此拖着一个世界陪葬,属实是很不体面。
    听闻苏晓的话,老会长目露难色的解释道:;ldquo;白夜,并非我不相信你的承诺,要是万一封印术出了问题;hellip;;hellip;;hellip;;rdquo;
    ;ldquo;没有万一
    ;ldquo;这么笃定?;rdquo;
    老会长看着苏晓,想要得到一个准确答案。
    ;ldquo;我以封印了五件原罪物的封印学水平担保,万无一失。;rdquo;
    听到这话,在场几人忽然都放心了,试问,有什么比封印了五件原罪物+蛀世+死寂本源的封印学,更让人感到靠谱?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看了眼桌上的原罪之书后,说道:;ldquo;白夜,对于你的封印学水平,我很相信,毕竟事实摆在眼前,但让瑟琳跟着你一同对付黑暗神教,是让所有人都放心的决定,她有绝强初期的巫师水平。;rdquo;
    听到这话,苏晓皱眉思索,瑟琳毕竟是月女巫的继承人之一,倘若出了闪失,导致其身死,这或许是件麻烦事,可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的下一句话,让他打消疑虑。
    ;ldquo;白夜,瑟琳最强的能力,并不是和人搏杀,如果你真的不幸败亡,
    以你的灵魂强大程度,你半小时内不会彻底死亡,在这半小时内,瑟琳能让你起死回生,哪怕这能力,每年只能用一次,但同样很强,不是吗。;rdquo;
    瑟琳的这种最强能力,让苏晓当即打消小队人数太多,不方便行动的顾虑,如果谋划得当,小队中加入瑟琳这名新成员,等于多了条命。
    ;ldquo;白夜,你在原罪物方面的专业程度,我想在座的几位,都不会质疑。;rdquo;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开口,银夫人、老会长、珀。耶恩都没接话,三人的想法几乎都是:;lsquo;我何德何能啊,
    质疑他在原罪物方面是否专业。;rsquo;
    ;ldquo;古王城那件原罪物,你看,是不是去处理下,至少去一趟,能不能处理,见了之后再说。;rdquo;
    月女巫;middot;瑟希莉丝的言外之意是,古王城那边的高层,已经全部戴上痛苦面具了,现在连那件原罪物的照片或是绘画,都不敢传过来一张,
    生怕因此触动了那原罪物的未知因果。
    苏晓沉吟几秒后,他重新佩戴黑王护臂,收起原罪之书后,起身向议厅外走去,他准备去古王城看看,那件原罪物,到底是什么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