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四千八百零六章,女皇驾到

第四千八百零六章,女皇驾到

    艾希儿可不会什么目中无人的自大狂,看到哈赞他们拜倒在自己面前,这就赶忙说道:“哈赞大人快请起!我还不是艾德兰尼亚的女皇呢,各位不必如此多礼!”
    但哈赞听完却认真地摇了摇头,“您是艾德兰尼亚法理上唯一的正统继承者,在皇帝陨落的现在,您便已经是合乎法理的艾德兰尼亚女皇!”
    听罢,艾希儿脸上便多了几分无奈,“既然如此,那哈赞大人就听我的命令,起身吧!”
    “谢陛下——!”
    在哈赞率领着深蓝禁卫起身之后,林铮便满脸笑容地对他说道:“那么哈赞,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我可是干掉了皇帝的凶手,这时候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哈赞认真地点了点头,“一平阁下请放心,女皇陛下的皇位是受艾德兰尼亚的法律所认可的,是天命之所归的正统继承者,任何的质疑都无法改变这铁一般的事实!相信在这事实面前,是不会有任何敢反对女皇陛下的!”
    恩,这铁一般的事实,就是哈赞和艾娜手上所掌握的深蓝禁卫军!如果只有艾娜一个的话,那么就算她是深蓝禁卫统领,也没有合法的权力控制三支深蓝禁卫,但再加上哈赞那就不一样了!
    皇帝挂了,卢迪雷尔也挂了,那么空缺下来的深蓝禁卫统领职能,在新的统领出现之前,就将交由两位统领代理,而哈赞只是失踪,还没有被盖多撤掉统领的职位呢,就算他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段时间,但现在又有谁能来问他的罪呢?!
    格兰蒂尔,皇宫的议政大殿中,此时贵族们的争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的,语气也变得极具攻击性,开始不断地攻击其他的竞争对手,那气氛,已然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就算什么时候忽然打起来,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就在两个大贵族争锋相对准备开片的时候,议政大殿外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绵长的声音——
    “女皇陛下驾到——!!”
    这话音一落,议政大殿中的大贵族们顿时就炸锅了!他们这争了大半天都没能争出来一个所以然来呢,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忽然就跑出来一个家伙自称是女皇?!
    “哪来的女皇?!谁封的女皇?!”一个大贵族面目狰狞地大喝了起来,“这里乃是我艾德兰尼亚商议朝政的国家重地,不相干的女人没有资格进入这里!”
    这厮话音一落,马上便得到了诸多大贵族的声援,甚至就连此前与其唱反调的对手,此刻也是附和起他的说辞来。他们在这儿争了那么久,为的不就是艾德兰尼亚的皇位么?现在忽然就冒出来一个摘桃子的,他们哪儿受得了啊!?不论如何,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必须赶出去!至高无上的皇位,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染指了?!
    然而,在这些大贵族趾高气扬地对着大殿门口叫嚷的时候,骤然间,一股肃杀的气场便在大殿门口出现,随之表情严肃的哈赞便出现在大殿门口。
    “哈赞——!?!”看到忽然出现的哈赞,大贵族们顿时就忍不住惊呼了起来,这家伙,不是说已经死无全尸了么?这怎么又忽然冒出来了?!
    哈赞面无表情地扫视了大殿中一眼,继而高声说道:“女皇陛下驾到,所有人立刻迎接!”
    话音一落,因哈赞出现而大感震撼的贵族们便一下回过神来,随即便有一个中年模样的贵族怒气冲冲地冲出列,指着哈赞便怒喝道:“放屁!哈赞,你身为深蓝禁卫统领,无缘无故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做出来一个交代呢,现在一回来就要捧一个没名堂的女人当女皇?!谁给你的脸了?!谁给你资格了!?”
    这贵族话音一落,一干贵族便或是冷笑或是愤怒地紧盯着哈赞,一句话就想要从他们手里把皇位给抢走,门都没有!
    这时,康帝斯等人看到哈赞之后,已经满脸惊喜地迎了上前,尽管被告知了哈赞还活着,但没有亲眼见到哈赞,终究还是有些让人担心,现在看到哈赞安然无恙地回来,他们这一系的人马就别提多惊喜了!
    “哈赞大哥!”
    看到迎上前的康帝斯等人,哈赞那严肃的面孔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意,微笑着便对他们点了点头。而一旁的大贵族们见状却是都露出了嘲讽轻蔑的表情。
    “就凭你们几个破落户,也有资格自立女皇?!哈赞,你这白日梦做得有点早了!”
    哈赞无视了这些家伙的嘲讽,旋即让开路便道:“恭迎女皇陛下回宫!”
    随着哈赞一拜,康帝斯等人立刻便很是默契的对着门口一拜,这完全不当回事儿的反应,顿时便把那些大贵族给噎得脸色一片涨红!旋即一个个便咬牙切齿地朝门口望去,他们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儿来的野女人,竟然敢妄称是女皇!
    明媚的光芒笼罩之下,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缓缓地从议政大殿门口出现,不是艾希儿又能是谁呢?!
    看到现身的竟然是艾希儿,不少认得她的大贵族顿时便瞪大了眼睛,而艾希儿则无视了这些家伙,优雅地抬起扇子说道:“都平身吧!”
    “谢陛下——!”
    随着哈赞等人整齐的声音落下,被震撼的大贵族们终于回过神来,旋即便有一个大腹便便的贵族愤怒地咆哮了起来!
    “我不承认——!!我绝对不承认这个女人是女皇!”
    “对——!我也不承认!”
    “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她有什么资格成为女皇?!”
    “哈赞!别以为你是深蓝禁卫统领就能够为所欲为了,让这种女人成为女皇,我们谁都不服!!”
    听着这些家伙的叫唤,艾希儿老神在在的毫不在意,而哈赞却瞬间迸发出了凶戾的气势并大声呵斥:“都给我闭嘴!!”
    强者的威严,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非常管用的,哈赞这一声呵斥,效果是立竿见影,本来宛若菜市场一般的大殿,顿时就宁静了下来。但最后那个大腹便便的贵族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说道:“哈赞!别以为你本事高就了不起,就你还吓不到我们这么多人!”
    听罢,哈赞神色平静地就说道:“我哈赞这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干任何仗势欺人之事,我问你,我这话,你认可不?”
    那贵族顿时就给哈赞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仅是他,其他人也说不出半句不是,因为哈赞这一生,实在是太过刚正了,谁也没办法从他的人生中找到一个污点。
    就在这些家伙搜肠刮肚地思索着有没有什么能够用来驳斥哈赞的事情时,哈赞抬手就亮出来一本金灿灿的书册,继而高声说道:“我此前受皇帝陛下之命,率领深蓝禁卫精锐前往圣城卡兰迪尔,迎接皇妃艾希儿·布鲁艾斯·怀特·多拉贡,途中虽然偶发意外,不过总算不负陛下所托,成功地迎接到了皇妃殿下!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未曾想皇帝陛下竟然会遭到艾琳纳王国的袭击而陨落!”
    说着哈赞的神色便随之一暗,虽然是演戏,但演戏那就得演全套,他怎么着也是盖多的深蓝禁卫统领,盖多死了他要是一点儿表示都没有的话,那也不太合适!酝酿好了情绪之后,哈赞便接着说道:“陛下陨落此事的确令人悲痛万分,但,国不可一日无君,艾德兰尼亚无数的民众,还在等着新皇的恩泽庇佑,我们只能跨越悲伤,尽快地重立新皇,以稳定国家的局势!而按照我艾德兰尼亚的法律,在皇帝陛下已经陨落的现在,由于皇帝陛下并没有后代子嗣,所以,他的皇位,将自动由皇帝陛下的皇妃,艾希儿·布鲁艾斯·怀特·多拉贡所继承!艾希儿陛下正是我艾德兰尼亚法律所承认的、也是我们所有人所应该宣誓效忠的女皇陛下!”
    哈赞这一番话说出来,大贵族们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因为如果遵照艾德兰尼亚的法律,那么艾希儿便是毋庸置疑的女皇陛下!可是,这到了嘴边的肥肉,要他们就这么白白地放弃,那是说什么也无法甘心的!
    凭什么?!凭什么皇位得是这个女人的?!她不过只是一个死了好几任丈夫的寡妇而已,就因为她正巧被皇帝给看上了,这就成了女皇?!狗屎!
    当即便有一个大贵族愤然出列,大声对着哈赞吼道:“皇帝陛下从来没有举行过任何婚礼,你说的这个皇妃的身份,根本就是无效的!她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这话音一落,哈赞便是一声冷哼,瞬间镇住了所有想要开口的贵族,随即他提起手中的金册便道:“这是皇帝陛下所亲手写下的婚书,就算婚礼没有举行,在陛下下下婚书的那一刻起,皇妃就是皇妃!身为帝国肱骨,你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皇帝陛下已经陨落了!”一大贵族声音低沉地说道,“现在死无对证,谁知道你手上的婚书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可以证明,哈赞大人手上的婚书,的确是真的!”
    这忽然响起的声音,顿时便让大贵族们怒目而视,但是当他们朝声音的主人望去之后,顿时心下便“咯噔”了一下,因为说话的,正是艾娜!
    艾娜看了半天的戏,此时终于带着她所属一系的贵族们,面带微笑地来到了艾希儿面前,旋即忽然就率领贵族们向艾希儿拜了下去,“参见女皇陛下!”
    “艾娜——!”艾希儿有些无奈地看着拜倒的艾娜,“你这太多礼了。”
    但艾娜听完却道:“婚书是真的,那么皇妃的身份自然也是真的,所以,您现在就是真真正正的艾德兰尼亚女皇,是我们所应效忠的君主,身为臣子,这是最基本的礼节!”
    “算了,总而言之,你们都先起来吧!”
    “谢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