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小说 > 王国血脉 > 第141章 棋盘之外
    她不一样了。
    泰尔斯怔怔望着米兰达现在的样子,不由这样想道。
    从在龙霄城的牢房里作为狱友相遇,又目睹她在英灵宫里仗剑纵横,泰尔斯已经认识米兰达很久了。
    毫无疑问,眼前的女人是冷静的战士,强大的剑士,坚强的斗士,谨慎而可靠,还带着点拒人千里的冷漠。
    就像雪山绝壁上的花朵。
    不愧为白鹰的后人,亚伦德的血裔。
    但是这一刻,这一刻……
    泰尔斯望着她的背影,第一次感应到她血管里散发的滚烫和生机,以及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那不是寒堡的亚伦德家族,也不是终结之塔,甚至不是要塞之花能教给她的东西。
    而是……
    泰尔斯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回到现实。
    “如果是这样,那你为何不直接去找我父亲,去找陛下,对他许下相同的承诺?”
    米兰达整理鞘环的手不由一滞。
    只见泰尔斯缓缓睁眼:
    “只要,只要你把对我说的话再对凯瑟尔王说一遍,只要你愿意放弃你父亲和他那一辈人所不愿放弃的东西……”
    星湖公爵咬牙道:
    “我相信,头衔也好,地位也罢,我将来能给你的东西,铁腕之王现在就能给。”
    也一定很乐意给。
    泰尔斯抄起那张可笑的问候函,眼神逼人:
    “所以,为什么不呢?”
    米兰达没有说话,她重新开始整理腰带和鞘环。
    “因为你才是那个闯宫造反的人。”
    泰尔斯的表情一动。
    “科恩素来很迟钝,但塔里的老师都说,愚顽如他,却有着超乎预料的剑士直觉。”
    米兰达没有抬头,她细心调校着剑带的松紧和剑柄的高度角度。
    “而那个白痴说,之所以愿意跟你赌上性命强闯宫禁,是因为他那天在下城区里,看到了你的眼神。”
    泰尔斯一怔:“什么?什么眼神?”
    米兰达轻笑一声:
    “他说他相信你,相信你那时像圣骑士堂·吉诃德一样,向着不可能的目标冲锋。”
    泰尔斯一愣:
    “堂——堂什么?”
    米兰达整理好了剑带,无谓地耸耸肩:
    “不知道,我也没听过这个骑士。但科恩说这话时熬了一夜没睡,正打着瞌睡翻档案,大概是跟某个卷宗里的名字搞混了。”
    那一刻,泰尔斯表情僵硬。
    “但科恩说了,他相信你那时要做的,是比忠君勤王更正确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哪怕是要闯复兴宫,他虽犹豫,却也没有拒绝。”
    “就像当年在龙霄城。”
    泰尔斯微微一颤。
    米兰达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目:
    “因此我知道了,哪怕过了七年,你也和你父亲不一样。”
    “你不认可国王的手段——无论是倒逼我父亲行谋反之事,还是在龙霄城布下血债累累的惊天阴谋,抑或几个月前西荒那次内幕不祥的边境冲突,或者其他我所不知道的污糟事。”
    女剑士认真地望着泰尔斯。
    “你,泰尔斯·璨星,你想要成为不一样的人。”
    那一刻,泰尔斯只觉心脏漏了一拍。
    不一样?
    【泰尔斯,成为一个国王……因为我相信,你会比他们,比其他的国王们更好。】
    【你能证明:即便在权力的枷锁中……也能有不一样的活法。】
    泰尔斯看着眼前的米兰达,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去你的,快绳。
    你这个混蛋,不一样的活法,说得倒是简单。
    泰尔斯深深呼吸。
    他试过了,他努力了,他试着摒弃感情与软弱,只把米兰达看作一个普普通通的贵胄之后,野心封臣。
    他以为那样,他就可以不受谴责地把她拉进陷阱。
    但是,但是现在,现在的米兰达……
    【届时,璨星之贵,救不得你,星辰之大,容不下你,即便国王之尊,亦保不住你。】
    泰尔斯目光苦涩,原本下定的决心,此刻竟又出现几分动摇。
    公爵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平复烦躁的心情:
    “你认为,我能最终带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不,你不能,”出乎意料,米兰达摇了摇头,“这是独属于我的战斗,你充其量只是块垫脚石。”
    垫脚石,哼。
    泰尔斯讽刺地点点头。
    你他妈的真会说话。
    “但跟你父亲比起来,”女剑士冷冷道,“也许你这块石头,更硬实一些。”
    “顺便一句,你刚刚的演技糟透了——‘我亲爱的米拉,想参与游戏,你要付出更多’?”
    “连装色狼都不会,”说到这里,米兰达鄙夷道:“处男。”
    但泰尔斯没有兴趣跟她斗嘴。
    此刻的他心情复杂,闷闷不乐地低头。
    “米拉,”泰尔斯痴痴地道,“这些年,你都遇到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你成为现在的你?”
    米兰达闻言一滞。
    “很多。”
    她缓声开口,目光里闪过无数场景。
    “多得我都不愿去数了。”
    但这只是一瞬,她很快回复了坚毅,重新变成那个倔强的女剑士。
    “但当我回首过去,我就发现,一切都始于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
    泰尔斯想起了什么,惊异抬头。
    米兰达轻轻颔首,证实他的疑问:
    “龙霄城之夜。”
    泰尔斯的眼睛倏然睁大。
    龙血。
    “无论是那天所遇的人,”米兰达直勾勾地看着他,“还是我们所做的事。”
    “还有,别叫我米拉。”
    但泰尔斯没有听见她后面说的话。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米兰达。
    人生中是否总有那么一刻,你不经意间回首往事,才意识到当初因地制宜随机应变而作出的决定,会带来如此重大、深远,甚至改变一切的影响?
    不知不觉间,遮挡天空的乌云已经散去。
    星湖重新变得蔚蓝清澈,波光粼粼。
    不知多久之后,泰尔斯方才呼出一口气,带着他自己也无法全然明白的情绪,或苦涩,或释然,或无奈地道:
    “但你刚刚才说过,米拉,你要跟我做交易,要留下最功利的部分?”
    米兰达想了想,突然一笑:
    “对,我要拿自己最功利的部分,换取你最理想的部分,这么一算,还是你比较亏。”
    “现在——除了别再叫我米拉——你还有别的疑问吗?”
    但泰尔斯只是出神地盯着她的佩剑:
    “米拉?”
    米兰达叹了口气,正要开口。
    “我这趟去翡翠城办差,其实别有所图,乃至居心不良。”泰尔斯恍惚道。
    米兰达一怔,但还是点点头:“我知道。别叫我米拉——”
    “我要去对付詹恩,把他头朝下塞进我的马桶里冲进护城河。”
    米兰达皱起眉头:“我知道。我说了别——”
    “所以,如果你跟我来,那就很有可能要去做一些,嗯,不那么光彩的事情。”
    “我知道!”
    米兰达忍不住提高音量,但最后还是不禁叹息:
    “别再叫——罢了,所以你这算是答应了吗?”
    泰尔斯缓缓抬头,释放出一个憔悴但是释然的笑容。
    这让米兰达有些惊讶。
    “我明白了,米拉,你一进门就问我的问题。”公爵轻声道。
    米兰达一愣:“什么问题?”
    星湖公爵同样来到窗口,伸了伸懒腰。
    “关于罗珊娜·亚伦德,她的故事,我刚刚想起来了。”
    米兰达眼神微动。
    只见泰尔斯望着无边的星湖,叹息道:
    “历史上,‘算术家’罗珊娜进了复兴宫廷,最终成为贤君闵迪思三世的王后,掌管王室财务,甚至帮新成立的财税厅核算收支,跟贤君的债主们掰扯账目,为此人们称她‘精明王后’,从而成就一段君后相知,琴瑟和谐的千古佳话。”
    泰尔斯默默望着眼前熏人迷醉的美景。
    我说呢,为什么之前基尔伯特上课时总喜欢给我讲这些有的没的,搞了半天,是催婚啊。
    “可那不是她自愿的。”女剑士的声音传来。
    泰尔斯一怔。
    米兰达跟他一起撑上窗台,望着中央领的蓝天:
    “自从幼子出世,老公爵既担心长女的身份太高,能力和个性又太强,会让她日后的夫家得益太多,又担心她会因失去继承权而记恨,将来对幼弟和家族不利。”
    “因此,他给了罗珊娜两个选择。”
    米兰达话音缥缈:
    “要么,带着大批的嫁妆,嫁给一个出身低微的寒门骑士,消解她日后夫家的威胁;要么,直接抛弃姓氏和继承权,就此离开寒堡,剥夺她从血缘插手家族的可能。”
    泰尔斯吃了一惊。
    关于精明王后的记载里,有这一段吗?
    米兰达目有凄色:
    “生性要强的罗珊娜选了第二条,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她并不是因为出身亚伦德,才成为王后的,而是因为她成了王后,亚伦德家族才突然记起了她,争先恐后地把她加回到家谱里,昭告世人:新王后姓亚伦德。”
    泰尔斯诧异地听完这段故事:“我……我不知道还有这一段。”
    米兰达点点头:
    “白鹰素以团结一心甚少内斗为荣,但是……这段不甚光彩的历史,仅仅记载在当时为这个约定作秘密见证的落日祭祀笔下,深藏在落日神殿的禁书区里,久不为外人所知。”
    或者说,历史上亚伦德家族所为人称道的“家族团结”,究竟有多少,是在像那位老公爵这样流放至亲,打压儿女,以免手足相残的“未雨绸缪”下形成的呢?
    泰尔斯眼睛一转,拍了拍手掌:
    “难怪,难怪贤君在位的时候,亚伦德家作为北境第一家族,被复兴宫和御前会议打压得这么惨,还被当做贤君改革的典型例子。”
    该死,基尔伯特还就此跟他分析了一大堆‘外戚与廷臣的权力平衡’之类冠冕堂皇的题目,相关论文叠起来足足有三尺厚。
    米兰达无所谓地笑了笑:
    “就这样,第一位北境女公爵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精明王后’,这才是世人能接受的,父慈女孝,兄友弟悌,夫家有力,幸福美丽的故事。”
    女剑士抱起手臂:“可我觉得,相较于千古佳话里的‘罗珊娜王后’……”
    泰尔斯接过话头:
    “还是‘罗珊娜女公爵’更适合被吟游者传唱四方?”
    米兰达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但你准备好了吗?”王子轻声道。
    下一秒,泰尔斯没有预兆地伸手,摸向米兰达的腰际!
    女剑士目光一厉,瞬间出手,牢牢按住泰尔斯的左手!
    但她随即皱起眉头:泰尔斯伸出的手掌,按在她腰间佩剑的剑柄上。
    泰尔斯对她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她警惕地看着泰尔斯,但还是缓缓放手。
    泰尔斯这才慢慢抬手,从她的剑鞘里抽出“鹰翔”。
    “我想,你祖先——不,罗珊娜是王后,也是我祖先——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跟埃克斯特不同,相比起经验不足,措手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一位女大公的北地人而言,星辰人可是有前车之鉴:他们习惯了,也知道该如何对付这样的情况。”
    鹰翔的剑刃与皮革摩擦,逐渐显露出来。
    它跟七年前一样,寒光四射。
    又跟七年前不同,历经风霜。
    泰尔斯看着剑刃,缓缓道:
    “看看刀锋领的莱安娜女公爵就知道了,相比起直接大声反对,他们更知道如何在现行的规则体系内,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地……撕碎你。”
    王子叹了口气:
    “要知道,就连三百年前,登临至高王座的征北者女王,她的下场也不太妙。”
    啪!
    就在剑刃被抽出三分之一的时候,米兰达重新按住泰尔斯的手,缓缓发力,不容置疑地将鹰翔送回剑鞘:
    “那是因为她不够强。”
    泰尔斯一挑眉毛:
    “不够强?艾丽嘉女王可是六度进军强夺寒堡,打得埃克斯特大败亏输的存在。”
    米兰达眯起眼睛:
    “至少没有强到让反对她的人低头俯首,比如她的弟弟。”
    一声轻响,鹰翔全身没入剑鞘,泰尔斯只能叹息放手。
    米兰达对他摇了摇头。
    “我有个问题,”王子沉吟道,“如果我刚刚真的要你嫁给我,成为我的王后,我才会接纳你,才会愿意帮你拿回北境……”
    米兰达略一思索:
    “你是想说,我自荐枕席让你操爽了,你才肯帮我拿回北境?”
    米拉,星湖堡不是断龙要塞,我们有空得来聊聊你在王子面前的用词问题。
    泰尔斯叹了口气:
    “如果是呢?”
    米兰达冷笑一声。
    “你若真的那么做了,那就证明了你的品性,也就证明了科恩是错的,那我无论向你父亲屈服还是向你投诚,都是一样的。”
    她毫不在意地道:“所以,我会先把你的腿打断,然后带着被王子‘强占未遂’的冤屈,去复兴宫。”
    泰尔斯皱起眉头:
    “去求我父亲主持公道?”
    女剑士摇摇头:
    “不,我会向他和王国证明,经此一事,我与王子交恶,不共戴天,因此在两位璨星的对抗中,我必须站在国王那一边。然后,我会顺势给你父亲提出相同的条件:我为他献出北境,他许我公爵之位——我照样能得偿所愿。”
    泰尔斯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如我所言,”米兰达晃晃脑袋,“无论如何,我得自寻出路。”
    就是……少了一块垫脚石。
    泰尔斯咽了咽喉咙。
    果然。
    管住下半身,幸福下半生。
    “那么,米兰达·亚伦德女士。”
    泰尔斯叹了口气,转过身正色道: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米兰达闻言一怔,但她看了他很久,明白了什么:
    “不,我不愿意。”
    泰尔斯点点头。
    “那么,你愿意做我的王后吗?”
    “不,我也不愿意。”
    泰尔斯与她四目对视。
    “既然如此,米兰达·亚伦德,你愿意做我的骑士吗?”
    星湖堡的书房里,少年与女剑士默默相对。
    片刻之后,米兰达笑了。
    她退后一步,面朝泰尔斯:
    “我愿意,殿下。”
    泰尔斯眯起眼:“即便我有可能命令你做不那么愉快的事情,比如,对拉斐尔挥剑?“
    米兰达沉默了一瞬。
    “拉斐尔对我很重要,殿下。”
    泰尔斯轻笑着摇头,摆手道:“我知道,米拉。所以我只是开玩——”
    “但他不是我人生的全部。”
    米兰达打断了他,目光锐利:
    “远远不是。”
    这倒是出乎泰尔斯的意料,他不无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女剑士。
    “所以,殿下,如果他阻碍了您的道路,阻碍了我们的道路,我会伤心。”
    那一刻,断龙要塞的无冬利剑伸手握住腰间剑柄,杀气四溢。
    “但绝不犹豫。”
    泰尔斯顿时凛然。
    他凝望着她,很久,很久。
    米兰达·亚伦德。
    她是什么?
    一柄利剑?
    是的,但不全是。
    一枚棋子?
    也许,但有出入。
    一份筹码?
    可能,但究竟是轻是重?
    你说呢,凯瑟尔王?
    泰尔斯握住衣襟里的骨戒。
    她就像我们所计划的那样,聚集到了我的旗下。
    但又不像我们所想的,为——至少不是我们印象中的——权力而来。
    怎么看,都不像是你棋盘里的,你规则下的存在。
    泰尔斯勾起嘴角。
    因为她是个人。
    该死的,棋盘之外的……人。
    你说呢,父亲?
    思绪如电光火石一闪即过,下一秒,泰尔斯微微一笑:
    “那么,米拉,欢迎来到星湖堡。”
    尽管我们很快就要踏上旅途。
    米兰达也笑了。
    “等等。”
    她摇了摇头,将鹰翔从腰间抽出,贴上手掌:“北地古礼。”
    泰尔斯一怔,旋即叹了口气。
    他拔出后腰的JC匕首,同样按上手掌,只觉眼前有种令人头疼的熟悉感:“掌誓为盟?”
    “不愧是北方归来的王子,”米兰达眼前一亮,“见识不少嘛。”
    何止不少。
    泰尔斯无奈地想。
    多得你想象不到。
    下一秒,两人同时用力,感受到手掌与剑刃间的痛楚。
    “所以,泰尔斯·璨星,从今天起,我向你效忠,为你效劳。”
    米兰达放下鹰翔,庄重地伸出手,血液从她掌心流下:
    “作为回报,你将全力支持我的继承正统,必要时不惜亲自下场,公告王国:你所认可的北境之主只有一位……”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同样伸出满手的猩红,接过她的话头:
    “米兰达·亚伦德女公爵。”
    啪地一声,两人的手掌牢牢握紧。
    “所以,从今天起,我……”
    泰尔斯话到一半,突然想起“廓尔塔克萨”那段令人不快的回忆。
    他不由叹气道:
    “我要说的你都说了,至于我没说的……”
    血液从他们的手腕上流下。
    泰尔斯无精打采地努了努嘴:
    “喏,都在血里了。”
    米兰达皱起眉头,但还是不爽地摇了摇手掌,达成盟誓。
    但思绪一起,泰尔斯还是忍不住问道:
    “有制约措施吗,比如发个毒誓,下个诅咒什么的——要是有人背叛呢?“
    米兰达不屑摇头,手掌用力:
    “只在一种情况下,我会背约。”
    “当你不够强的时候。”
    该死,有点疼。
    泰尔斯怀疑地望着她。
    “别误会,虽然我们达成了盟誓,殿下,但如果你未达到我的期望,甚至拖了我后腿的话,”米兰达一反常态,不怀好意地眨眨眼睛,“我会抛弃你,毫不犹豫。”
    泰尔斯的笑容有些僵硬。
    真是暖心呢。
    王子眼珠一转:
    “那如果是我背叛了你?”
    下一秒,米兰达手掌一抽,泰尔斯不由得被她向前拉去!
    王子好不容易站住了脚步,正待吐槽,却发现米兰达此刻就在眼前。
    而他们的距离近得几乎能亲吻彼此,泰尔斯甚至能看清女剑士的眼睫毛,也看见藏在那双眼眸后的决绝。
    “你的眼睛,它们是灰色的,真稀罕。”米兰达仔细观察着他,幽幽道。
    泰尔斯面色古怪:
    “是么,额,你的眼睛也很漂——”
    但米兰达的声音很快变得寒冷:
    “记得,你是璨星的血裔,而我是亚伦德的后代。”
    “很不幸,但是,背叛,注定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
    只见米兰达目光一寒:
    “正如复仇。”
    泰尔斯僵住了。
    “所以咯,小屁孩儿……”
    下一秒,米兰达脸上的戾气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却让人心底生寒的明媚笑容。
    只见她转身离开之前,笑眯眯地捏了捏泰尔斯愣住的脸蛋:
    “乖,别淘气。”
    ————
    在泰尔斯目瞪口呆又气急败坏(“我是你的主人!你得有个下属的态度,知道吗!星湖堡不是法外之地!”)的表情下,D.D走进书房,惊讶地目送脸含笑意的米兰达离去。
    难,难道说……
    “哇哦,殿下!”
    多伊尔想明白了什么,一脸惊喜,啧声连连:“啧啧啧啧啧,恭喜哟!”
    泰尔斯狐疑地看着他:
    “怎么了?恭喜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嘿嘿……”
    下一秒,D.D悄悄指了指米兰达的背影,得意地支棱起大拇指,露出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邪恶笑容:
    “牛逼啊!!!”
    那一刻,D.D的笑容是如此灿烂,如此耀眼,如此真心诚意。
    以至于他没注意到,泰尔斯殿下的表情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可怕。
    “D.D,我听索尼娅长官说,你在之前巡夜的时候遇到了她?”
    “啊?噢,是的!殿下,要塞之花啊,嘿,那时她正跟僵尸在谈论一些学术课题,你懂的,‘学术’课题!您放心啊,我可没打扰哦,嘿嘿嘿,毕竟也算是我们星湖堡的重要外交胜利嘛……”
    “……“
    那天晚上,星湖堡并不平静。
    据说,一向好脾气的公爵大人发了雷霆之怒,他罕见地亲自吩咐帕特森刑罚官,让他从严从速对卫队一等先锋官丹尼·多伊尔,简称D.D,执行了星湖卫队建立以来,最恐怖恶劣又惨无人道的残酷刑罚:
    没收了他床头的布偶小熊。